首页 > 金华日报 > 十一版 > 正文

我与金华五中的不解情缘

吴根土

1959年上半年,我即将金师附小毕业,我的梦想是考上当时金华地区的初中名校——金华一初(金华五中前身,那个年代的金华一初是面向金华县招生的)。

那年初夏的一天,创办不久的浙江省戏曲学校(后改名浙江艺校)来金招生。抱着好奇好玩的想法,我和班里几个爱好文艺的同学去报考了浙江省戏曲学校。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几个同学没考上,我却被录取了。

由于我已预先被浙江省戏曲学校录取,按理就不能再参加金华的小升初升学考试,因此我就只能在家带我那只有两三岁的小妹妹。半年后的春节期间,母亲从一位当教师的邻居那里打听到金华的八咏楼有个青少年补习学校,可以去那里补习再参加来年的初中招生考试。

我到青少年补习学校报名时,学校的教导主任宋老师告诉我,该校本学期正好改为金华八咏民办初级中学(这大概是金华地区第一所民办初中),补习班停办改为春季招生初一年级。当时的我只想读书,也就稀里糊涂地进入八咏民办初中,成为该校的首届春季初一新生。好事多磨,因为春季招生无法和教育部门的秋季统一招生匹配,于是八咏民办初中又撤销春季班。不到一个月,当时的教育局从公办学校派张土才来校任校长,算是政府接管了。想不到不过两个月,金华八咏民办初中被上级宣布撤销停办,我非常幸运地被分流选送到早已梦想的金华一初。

当时的金华一初,已有两个校区,坐落在飘萍路(当年的中山路)。天长巷是本部,后城里是分部。我被分到了金华一初分部读初二。当时的金华一初分部校舍,是一所新建在后城里一片农田中间的。我们全住校,每周星期六上午上完课(那时每周五天半工作制),下午放假,星期天傍晚回校晚自修。我才读了三个月不到就放暑假了。等假期结束,金华一初本部与分部又重新调整,一半学生仍然留在后城里校区,而这个时候的分校已挂牌为金华三中,本部仍为金华一初。我真的与五中有不解之缘,非常幸运又分到在天长巷的金华一初本部,成为金华一初初三(甲)班一名学生,班主任仍然是初二时的雷兴老师。

雷兴是一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文化教官,对学生管理是严中有爱。他的语文教学幽默风趣,条理清淅、重难点突出。我对他是满满的“敬畏”。当年的金华一初,师资就很强,以我们班的师资为例,我们数学老师有两个,一个是教代数的王茂荣老师,样子很儒雅。教几何的林启祜老师,他也是一个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文化教官。教我们物理的是黄志诚老师,他后来是金华市(县级市)的副市长,再后来是金华市(地级市)教委主任……这几位理科教师的教学十分严谨,每堂课的教学目标明确,定向点拨,启发思维,分析讲解清晰,教学语言丰富,不仅有师生互动还有学生当堂习作训练。堂堂课有教案,作业批改都很及时仔细。

我们初三甲班的同学来自金华县各地,既有城区市民的孩子,也有来自农村的同学,我班的老师对全班学生都一视同仁,很关心。让我深深体会到金华一初的老师有着成人达己的工匠精神。

尽管我在金华一初只读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但是金华一初的办学思想、教育理念及教师的爱生、敬业、严谨的教风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影响着我的成长。正是这种五中精神,为我30年后(1992年1月)重新踏进母校工作起到了启蒙和传承的作用。

作者简介:吴根土 ,1947年7月出生。 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浙江省特级教师,浙江省著名中学校长,浙师大兼职教授,浙江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曾任金华五中、金华四中、浙江师范大学婺州外国语学校校长。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金华 我与 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