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东阳金报 > 正文

“东阳法院举全院之力攻坚克难”

“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进入决胜之年

2016年3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报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时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向‘执行难’全面宣战。”“转眼已到承诺的决胜之年,今年东阳法院将全力以赴,举全院之力攻坚克难。”昨日,东阳市人民法院院长鲍大兵说。

误解:“执行难”不是“执行不能”

很多人或许并不知道“执行难”指的是什么。在民间有个说法“打了官司输了钱,赢了官司赢张纸,要判决书有什么用”。当法院已最大限度利用已有的资源进行查控,并对被执行人穷尽所有执行措施后仍无法执行到位时,一些当事人会觉得法院“执行不力”,他们的合法权益没有得到保障。“之所以产生这样的误解,是因为混淆了两个关键的概念:‘执行难’与‘执行不能’。”东阳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葛正林解释。

“执行难”是指判决以后被执行人有财产、有履行能力,但因种种原因执行不了的情形。例如,被执行人千方百计逃避隐匿财产,导致法院查控困难,或者被执行人下落不明难以找到等。

“执行不能”有三种情况:一是法院用尽了各种执行措施,最后没有找到可供执行的财产。二是找到部分财产,但是仍有部分得不到履行,对剩余部分仍然执行不能。三是确实找到财产,但是该财产基于法定事由确实不能处置。在当前经济形势不容乐观的情况下,“执行不能”情况愈加普遍,执行不能实际上是民事行为本身蕴含的交易风险,当事人应当在交易前采取有力手段来降低此种风险。

葛正林说,对于“执行不能”的案子,法院只能暂作程序性终结,但一旦发现被执行人有新的财产线索,法院可以随时恢复执行,继续保障申请执行人的胜诉权益。

解决之路:做好四个“基本”

“执行难”一直是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顽疾”。要基本解决“执行难”,就要做到以下四个基本:基本遏制被执行人规避执行、抗拒执行和外界干预执行现象;基本消除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等情形;基本解决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标准和实质标准把握不严、恢复执行等相关配套机制应用不畅等问题;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在法定期限内基本执行完毕。

“为有效破解‘执行难’,做好四个‘基本’,东阳市人民法院内挖潜力、外聚合力,多措并举打响执行攻坚战。”鲍大兵说,首先是加大对拒执罪的打击力度。5—12月在东阳开展惩治拒执犯罪专项活动。将存在规避执行、抗拒执行情形的执行案件,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计划在6月集中审判一批拒执案件,有效保障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然后是加大强制腾空力度。东阳市人民法院确定了6月份为强制腾空月,计划集全院之力,腾空东阳各地房产80余处,强力解决一批涉民生、涉金融案件的腾房难问题。

此外,东阳市人民法院加强部门联动。加强与镇(乡、街道)协调,对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法院生效裁判文书并受到法律处罚的村干部实施免职或依法罢免;加强与信用办对接,发布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开展联合惩戒。

法院采取了多种有力的举措破难,但“基本解决执行难”并非老百姓想象中那样只要申请执行,就坐等法官把钱送上门。法院工作人员表示,法院执行工作离不开申请执行人的配合和理解,申请执行人如果能够积极提供被执行人财产线索,将对执行工作大有帮助。 (下转2版)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东阳 全院 攻坚 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