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东阳有所神奇的“魔法”学校 全国各地学子纷至沓来

规章制度都由学生讨论制定、家族式管理培养“社会人”能力

金华新闻客户端6月5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陆雍蓉

在东阳市东阳江镇,有一所很神奇的学校。它虽然地处小乡镇,但学生却来自全国各地,涵盖北京、上海、广东、浙江、黑龙江等全国10多个省(市)。

为什么这些大城市学子纷纷要涌向这所看去并不起眼的学校?因为被它的教学理念所吸引。它的教学和管理,可以说是半颠覆了传统模式。比如,在学习上,学生以自学为主,老师仅负责答疑解惑,并且只有表现好的学生才有作业;在管理上,模拟社会环境,以“家族”的方式培养学生“社会人”的能力。

父爱如山

为儿子创办“尚学传麒”

这所学校叫做尚学传麒实验学校,坐落在东阳江镇三甲院村。昨日,记者走进这所学校,里面的树木葱郁,空气清新,让人心生宁静。随着脚步的移动,记者处处感受到了它的不同:迎面碰到的学生都会主动问好;学校贴的春联全都是学生和家长的原创作品;行政楼一楼整齐地放着不少食材,孩子们周末又要到白泉去露营了;通往食堂的道路,学生们则给它取名叫“饥肠辘路”;校长办公室精致的小盆景,全都是老师们就地取材制作……充满灵气、活力和有趣的气息,这是学校无形中散发出的气质。

在记者的好奇和讶异中,学校的创始人董振纲讲述了这所学校的故事。董振纲出生于1978年,他之所以牵头创办这所学校,出发点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提供一个更好的教育环境。

“几年前,我工作调动到杭州,儿子也在杭州求学。上了小学一年级后,他每天都要写作业要晚上9点半,虽然成绩是不错的,但对上学变得不那么向往了,脾气也开始变得急躁,我们之间的亲子关系也变得越来越紧张。”董振纲说,从小学阶段,他就可以预见孩子今后的求学生涯肯定缺乏幸福感。

“为什么幸福感会这么低?有没有更好的教育环境?”带着这些疑惑,董振纲开始背着双肩包,去全国各地拜访大家口中的名校、乡村私塾、国学经典班,以寻求一个适合孩子的教育环境,同时他还积极参加各类家庭教育知识讲座学习,阅读相关书籍。

“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光机票就花了近36万元。”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和思考,让曾经在磐安县团委从事多项教育领域相关工作的董振纲,对教育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更高的期待。

“我这一路上看到的学校,大部分都是在向西方学习,或者是有些偏离这个时代的读经班,那符合当下时代的中国自己的教育又在哪里?”董振纲想,如果能够打造出一所既能走国内的高考路线,又能结合真正意义上的素质教育,具有明显当今时代性特色的精致学校,以能培养出内心充盈、积极正向、博爱灵动的有中国灵魂有世界眼光的孩子,这应该是所有追求新教育、真教育的家庭的福音、孩子的福音甚至是全国教育界的一件重大事情。

于是2014年,董振纲做出了一个决定:组建团队创办一所新的学校。对拜访过的名校、私塾,董振纲及他的父之爱团队博采众长,并结合自己对教育的理解融会贯通,站在各名校“巨人的肩膀上”,尚学传麒就这样出发了。

“玩滑板”发生3起摔伤事故

学生“头脑风暴”制定考级制度

创办第一年,学校一共招了18个孩子,校址是永康市一所民办小学中的一个楼层。

一年后,尚学传麒来到东阳江镇,学校终于有了一方自己的天地。几年过去,这所学校的“魔力”日渐凸显,全国各地的家长纷纷带着孩子慕名前来,为了彰显自己的诚意,有的家长甚至在学校外面租好房子,静待学校的面试通知,并表示“如果没通过,那就下一次再试,直到通过为止”。

那学校的“魔力”体现在什么方面?通过几个具体的例子,就可以深刻感受到。比如,学校的教室外面都摆放着许多滑板车,学生们都喜欢玩滑板。那对“滑板”这种有一定危险系数的运动,学校是怎么管理的呢?刚开始,学校没有表态,放任孩子们玩,随后一段时间,学校接连发生了3起玩滑板摔伤的小事故。

对此,学校组织召开了学生大会,让学生们开展“头脑风暴”,对“玩滑板”这件事进行讨论。在学生们激烈的探讨下,最终结果出炉——实行“滑板”考级制度。学生们在操场上画了一个比较复杂的图案,只有在操场上考试合格的同学们,才能在学校自由玩耍。没通过的同学,要一直练习,直到通过为止。

可以说,学校所有的规章制度,学生都是制定的主体,他们既是制定者、也是执行者。这样民主的模式,充分尊重了学生的个性和想法,规章制度执行起来也特别到位。

同样,在管理上,学校采取的是“族长”式方式。学校的创校校长朱庆云介绍:每一个家族有6个人,一到六年级的孩子各一个,除了上课以外,吃饭睡觉外出都以家族为单位行动。

朱庆云说,每个家族都“模拟经营”着一家公司,六年级的学生是“董事长”;五年级的是“族长”,相当于“总经理”;三年级的孩子叫“账房先生”;一年级的孩子叫“小豆丁”。

家族公司可以通过竞标方式完成学校安排的工作来赚工资。学校一共有22个家族,每次的岗位都只安排20个,这就需要各个家族写出详细的标书进行竞标。不同的竞标任务工资也不一样,打扫一周教学楼的三、四楼工资是50元左右,打扫一周厕所则能赚到70元左右。赚到的工资会存入“家族银行”,等到家族集体外出社会实践需要开销那天,大家再一起去把钱取出来。

每个家族都配有一名老师,老师的身份是“史官”,只负责记录,不参与家族的任何事务,但对家族成员提供托底服务。

作业当奖励

激发孩子学习的兴趣

在课程设置上,国家要求开设的课程学校都一应俱全,此外还有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选修课供学生选择。让人惊讶的是,在学校里,只有表现好的学生才有作业,而且学校鼓励胆小的孩子打架。

董振纲解释道,家长都希望孩子好好学习,却往往达不到预期效果,这是因为家长给孩子强加的意愿太多,而不是孩子自己主动想去吸收知识,因此孩子往往会产生逆反抵触心理。“所以孩子进入我们学校后,我们会花很多时间来激发孩子这种‘想要’的心理。比如做作业,我们把它从一种负担变成一种好孩子才能拥有的荣誉,孩子们变得都想去争取它。”

而关于打架,学校里的同学们商量出来一套“三不打”原则:不打女生,不打脸和头,不打隐私部位,并且打架的时候,老师和其他同学也会在一旁做裁判。

“对于胆小怕事的孩子,学校会鼓励孩子去打一架,因为如果一个人受到别人伤害时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那他将来如何去保护自己的爱人,民族和国家?对于那些好斗的孩子,老师会让他们感受到打完架后应承担的责任,以及让他们知道打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通常小学部孩子们会有个别的打架现象,但到了初中,孩子们都经历过了,知道打架解决不了问题,很少有人打架。”董振纲如是说。

如今,这所“魔法学校”的规模已经发展到了176个学生,师生的配比是1:5。学校从不盲目扩张,虽然申请入学的孩子很多,但都按照老师的比例进行招生,老师成熟一个才增加5个就学名额。现在,学校也获批成为12年制的学校,拥有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学段。今年9月,位于杭州的幼儿园也将正式开学。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陆雍蓉 责任编辑:吴慧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