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这味民间中药有望开辟新产业

“云实蛀虫”市场价格不断攀升

一只乍看像桑蚕般大小、其貌不扬的小虫子,却身价不菲。

它叫“云实蛀虫”(斗米虫),据《浙江中医》记载,是一种寄生于豆科植物云实树茎中的昆虫幼虫。由于寄生树心中,一般不易被抓,即使抓到也很少。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市场价根据体积大小每条10元至100元不等。

近年来,这种虫子通过互联网、农博会和农交会等途径逐渐推广至全国各地,销量逐年递增,甚至供不应求。

价格最高卖到100元一条

如此价格不菲的“云实蛀虫”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们小时候玩的昆虫——天牛,就是长大后的‘云实蛀虫’。”金华市中医医院主管中药师祝浩东说,这是“完全变态发育”的过程,就像蚕宝宝长大后会变成蚕蛾一样的道理。

从事这项研究10余年的金华市森林之宝农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叶卫邦介绍,经烘烤后,这种虫子香味浓郁,口感极好,易入口,是药食兼用的天然食品。

查询各大网站,关于“云实蛀虫”的新闻报道大多集中在浙江,其中以宁波和慈溪最为流行。一到深秋,便市集盛行,选虫挑虫,价格最高时达100元/条。

“咱们金华一带吃的人还不算多,在邻近的宁波、温州、台州一带,吃的人特别多,这周刚有客人从我这买走总价2.9万元的虫子。”叶卫邦说,别看它销售火爆,在农业生产中却是害虫,“云实蛀虫”也是因喜欢啃食云实树的树心而得名。因为喜欢生活在云实树干或枝条内,以蛀食树心为生,它能有效躲避鸟类这个最大天敌。人们想捉住它也不容易,只能把树木劈开才看得见。

昨日,记者跟随叶卫邦来到他的研究基地,发现18亩基地里长满云实树。按照一亩地种240棵云实树的规模来算,整个基地有近5000棵云实树。叶卫邦说,随着市场对“云实蛀虫”的需求量日益增长,他从山间移栽了大批云实树,通过多年摸索,创新发明了“云实蛀虫”的仿野生繁殖技术。

如今,按照每条虫30元的平均售价计算,种植一亩云实树的经济效益可达3万至10万元不等,收入可观。2012年起,叶卫邦开始通过微商、淘宝、阿里巴巴等电商平台销售“云实蛀虫”,年销售额也从起初的2万多元增加至现在的100万元。目前,除烘干后的虫子销售火爆外,叶卫邦还对云实树苗进行销售,并考虑在婺城区安地找一块土地,带动库区农民共同致富。

食疗功效民间流传已久

“云实蛀虫”还有许多别名。由于喜欢藏匿于树干和枝条内,连啄木鸟都无可奈何,绰号“鸟不踏刺虫”。在古代,也曾有“一斗米换一条虫”(古时的一斗米等于现在的12.5斤米)的说法,因此民间称之为“斗米虫”。在《浙江中医》中,其名为“黄牛刺虫”,是寄生在黄牛刺(云实)木干内的蠹虫,色淡黄;《浙江天目山药植志》中,它又有“黄寮刺虫”“天牛幼虫”的别称;江西的《草药手册》中则被叫做云实蠹虫。

虽然是农业生产中的害虫,却不妨碍有人对它宠爱有加。“这种虫不仅无毒,更是一味极有价值的民间中药,适于3至10岁的儿童食用。”祝浩东说。“云实蛀虫”在我国民间食用历史悠久,据《周礼》记载,最早始于唐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尤其在浙江各地、江西上饶、湖北黄冈、皖南较为普遍,主要用于小孩因脾胃虚弱“疳积”而导致厌食偏食、消化不良等症状,故该虫食疗从古至今一直广泛流传并应用于民间。早在公元1615年,徐霞客从江阴出发途经浙江杭州、宁波一带时,就发现浙江民间有这个乡俗,并写入《徐霞客游记》。

《浙江天目山药植志》中也有记载,黄牛刺虫10至20条,焙研细末,不拘用量及次数,掺入粥内拌食,暂时忌吃不易消化食物,可治疗小儿疳积;天牛幼虫二条,捣碎,泡开水送服,可治小儿麻疹失透;在《中药大辞典》中,它还有改善透疹透发不快、筋骨痛的疗效。

祝浩东也表示,“云实蛀虫”疗效虽好,用于治疗疾病时也需要一定量,也就是说,不是简单地吃一两根虫子,就能治好儿童厌食、疳积、消化不良等疾病。一般食用方法是,先用微波炉小火加热一至两分钟,然后磨成细粉,用开水或米汤送服,也可掺入粥内拌食。从用量来说,一般3至5天为一疗程。3至5岁儿童一般每次2至3条,一天两次;5岁以上儿童一般每次5条左右,一天两次。

叶卫邦建议,微波炉加热前要用高度白酒对虫子进行消毒,再用清水洗净,加热时还须控制好温度和时间。

小虫子有望做成大产业

标题

作为一味民间用药,“云实蛀虫”在民间地摊一直都有零售。通过网络销售的,除金华的森林之宝,全省还有两三家个体户,各大医院药房却基本难寻其踪迹。

身为一名农产品代购代批经纪人,叶卫邦早在十几年前的一次行业转型中就嗅到这个商机,并先后前往全国7个图书馆查阅上千本古籍医书。2011年,省科技厅通过了叶卫邦申报的《云实蛀虫的新工艺与质量控制标准研究》项目,报告中证实该幼虫属无毒级食品。2016年,他又先后获得两项相关国家发明专利。今年,叶卫邦还带着他的研究成果参加了浙江省第五届农民创富大赛。

为进一步推进研究,省林科院也与其公司在去年5月签约《“斗米虫”等森林药食昆虫资源调查及规模化繁育技术研究》项目,希望通过3年研究,研制出适用于儿童、富有高营养价值的保健类产品。

“考虑到虫子本身的形态,一般人普遍难以接受,我们计划将其制成片剂等系列。”浙江省林科院森林食品研究所研究员钱华说,双方将进一步对其有效成分进行分析,看除蛋白质以外,虫体中是否还存在其他有益的类酯成分。

钱华认为,目前昆虫食品在我国处于起步阶段,发展空间较大,如蜂蛹、蚕蛹、知了等。而与其相比,“云实蛀虫”属幼虫,尚未发育,体内激素变化较小,安全性相对更高。“云实蛀虫”的仿野生培育与产品研究也属于新兴产业,从农村经济发展和开发特色农林产业的角度看,前途光明,也符合国家乡村振兴战略。

叶卫邦也提醒市民,中国天牛有3300多种,与“云实蛀虫”形态相似的不下几百种。由于消费者对众多天牛幼虫形态的鉴别知识不够、商贩收购过程把控不严等因素,市场上存在良莠不齐、真假难辨现象,需格外留意。此外,部分消费者偏爱活虫,却不知活虫中携有大量致病菌和细菌,建议买消毒处理好的成品虫。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中药 民间 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