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八版 > 正文

金东傅村:一双智障儿,父母不离不弃40余年

见习记者 季俊磊

在金东区傅村镇上沈村杨宅自然村,有一对智障儿,老大43岁,老二40岁。据杨宅村主任滕秀花说,兄弟俩只有五六岁小孩的智商,平常与人交流都是难题,更别说工作生活了。老父为了一家生计,70岁高龄仍在外面打零工。

父母40多年陪伴终有尽头

近日,记者在杨宅村看到,他们家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小路边,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造的矮房子,家中陈设简单,没什么像样的家具。家门口一排红砖矮墙,也就七八片砖的样子,据说是为了“拦着”兄弟俩出门,防止他们走失。

老大出生后不久,母亲傅秀莲就发现孩子的身体比一般人软很多。“刚开始我也没太在意,以为是孩子体质不同,慢慢长大就会好的。”傅秀莲说,老大两三岁的时候,其他人的孩子都是又跑又跳,他却连爬都很吃力,更别说开口讲话了,直到14岁才站起来走路,智力发育也没有跟上。

“其实,在孩子2岁时,我就感觉他有些不一样,但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看到老大发育如此迟缓,龚锦良夫妇准备再要一个孩子。1979年,老二出生了,没想到的是,老二的情况和老大一模一样……如今的傅秀莲说起往事,心里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在当时的条件下,去大医院看病是一种奢侈,但为了孩子也愿意倾家荡产,不过现实的压力还是让夫妇俩有点透不过气。“两个孩子除了智力低下以外,手脚的骨头还软软的,老二从小就得了白内障,我们从小就开始为他们寻访名医,但始终没有成效。”傅秀莲说,记得在老大8岁、老二5岁的时候,他们去杭州求医,但走得匆忙,没有去大队里开证明(当年去外地留宿需要大队证明),近两个星期都只能睡在医院的走廊里,而最终的结果还是无能为力。

据了解,为了给孩子看病,龚锦良夫妇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看病的钱都是找亲戚朋友借的,后来实在无能为力了,只能把孩子带回家先养着。为了照顾孩子,同时兼顾生产队里的农活,我一般把孩子一边一个放在箩筐里,把他们带在身边干活,孩子就在边上玩泥巴。”傅秀莲说,那时候孩子看病让他们不堪重负,有时候连饭都吃不上。

“现在我们老了,都已经干不动活儿,大半截已经埋到土里,只有这对傻儿子让我们放心不下。”傅秀莲说。

本应安享天年的老父母依然奔波

记者去采访时,老父亲龚锦良一早就已出门打工,是去工地里挑沙子。老母亲傅秀莲穿着一件80年代的中山装,上面沾满了泥土。她听到记者来采访,刚刚从地里跑回来。

“地里种了黄瓜、茄子、四季豆等蔬菜,趁天气好去地里除草施肥。”傅秀莲说,一年里她很少去菜市场买菜,都是吃自己种的蔬菜,还会把吃不完的菜晒成干,留到下半年吃。偶尔有客人或是节日里就去买点肉吃。她说想过得省一点,年纪大了赚钱不容易,也想给完全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孩子存点钱。

村主任滕秀花说:“龚锦良这么大的年纪很难到厂里打工,只能四处打零工为生,包括工地里挑砖挑沙,帮人种苗木等,只要有活什么都干。”即使如此,单靠他一人每月3000元左右的收入,也只够勉强维持一家的日常开支。

“我老伴年纪大了,干完活儿回来都会感觉腰酸背痛,但他一直为了这个家在坚持。”傅秀莲说,她很心疼龚锦良,他为这个家为孩子付出了太多,有时候还在想,等有钱了以后再带孩子去看病。记者曾尝试着与两兄弟进行交流,但是他们除了自己的名字外,其他事情很难清楚地表达出来,甚至连自己的年龄都记不清楚。

针对这一家的情况,生产队队长金江生看在眼里,他联系了民间公益组织——大堰河公益,希望通过公益的力量帮助他们。今年5月,大堰河公益为他们家送去了大米、食用油等日常用品以及2000元现金。滕秀花表示,镇上只要有任何的困难补助,都会优先考虑他们一家。但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只是杯水车薪,等龚锦良夫妻百年以后,如何解决两兄弟的去处才是关键所在。

为此,记者咨询了金东区民政局。“兄弟俩的供养问题,政府不会放任不管的。”金东区民政局社救科科长伊顺阳说,兄弟俩这样的情况符合《农村五保供养工作条例》规定,在吃、穿、住、医、葬方面给予生活照顾和物质帮助。等兄弟俩的父母百年之后,他们就可以与乡镇签订供养协议,乡镇将会安排他们进入养老机构或是就近安排在村上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并为他们提供生活保障。

来源: 作者:季俊磊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