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九版 > 正文

严益民:从放牛娃到为景区做营销

金华新闻网6月25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倪燕英

“为了谋生,以前我经常推着独轮车到婺城区沙畈一带做点小买卖,从兰溪来回一趟就要三四天。途中为充饥经常吃饼干,由于饼干没有盐分,接连吃几餐后会让人浑身无力。现在,我去沙畈一带,都是开车去休闲。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全靠改革开放。”上周,兰溪人严益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深有感触地说。

8D2634B372D6E045F8AF952C5BBD492F580F8152_size87_w720_h540

吃不饱辍学去放牛5年

今年60岁的严益民出生于上华街道殿下严村,家有兄妹3个。那时分粮食按工分,父母两人干一天15.5个工分,10个工分0.6元,一年干下来只有180元左右,用这些钱去买粮食,一家人根本不够吃。一个生产队200多人,一半以上的家庭辛苦一年,连吃饱都成问题。

由于家境贫困,营养不良,严益民个子小,10岁才上学。断断续续读了三年小学,到13岁时,可以去生产队放牛赚工分了,懂事的他对父亲说,书不想读了,放牛一年至少有500个工分,可减轻家庭负担。在全家吃不饱的现实下,父亲同意了。之后,他整整放了5年牛。

吃不饱,住得也差,当时他家住茅草房。在他记忆深处,有一件事总是无法忘怀。“我父亲抽烟丝,当时0.22元一包,一斤鸡蛋卖0.65元,卖掉3个鸡蛋还买不回一包烟丝。” 严益民说,由于家里没有钱买烟丝,没有烟丝抽父亲就会流口水,看了那种情景让人非常难受。从那时起,他发誓这辈子都不抽烟。

改革开放给了他商机

在严益民放牛赚工分时,村里来了一批知青。好交友的他,很快和这批知青成了朋友。1977年,这批知青回城,他也有了城里的朋友。和这些朋友交往,不仅开阔了视野,也让自己找到了商机。

1978年改革开放后,严益民在朋友的帮助下,想办法拿到了带鱼、海带等货源,然后推着独轮车到婺城区琅琊、沙畈一带贩卖,出来时又带上毛竹和木材,这样折腾了两年,家里终于造起了木房子。

1980年,头脑聪明的严益民在当时的上华区领了第三本个体户营业执照,在村里开了个小卖部。同时,他还和另外7个同村人合伙承包了村里的大会堂,用来演出、放电影,几乎天天有人向他们租。时间一长,和放电影的人也熟悉了。1981年,他也去电影公司学会了放电影。“那时候看电影也是要买票的,有一部叫《望乡》的日本电影,3元的成本,放两场电影票卖了120元,很赚钱。”严益民说,一直到1986年黑白电视机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他才放弃放电影。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他开始卖农药、肥料等农资,并赚了一笔钱。1990年,把家里的木房子拆了,造了一幢在当时算得上气派的砖瓦房。

1992年,严益民在村里投资了一口水塘养鱼,结果金东区澧浦镇一个养珍珠的找上门和他合作,后来这口塘的珍珠卖了十几万元,他分到了近4万元。这让他看到养珍珠是一条很赚钱的投资渠道。于是,他跑到金华蒋堂包了好几口水塘养珍珠,由于不懂,珍珠蚌都得了病,结果亏了19万元,当时这是一笔大数目。他的头发,这一年掉了一大半。

养珍珠亏了,还好卖农资赚了钱,弥补了一些损失。从养殖业中退出,一心一意继续卖农资。1997年,兰溪发大水,严益民的农资仓库进水,损失了几万元。洪水一退,他萌生了自己买地造仓库的想法。1998年,他花40多万元买了约2亩地。之后,很快有人找上门来,想和他合作开发这块地。2002年,他和别人合作开发了这块地,并留了一些房子自己开宾馆和饭店。开宾馆后,他就把农资店关了,一心一意经营宾馆,每年都有几十万元的收入。

直到2008年,和朋友一起去江苏连云港开发房地产,由于管理不善,这笔投资到2013年共亏损了100多万元。

严益民说,自己有这么丰富的创业经历,得益于改革开放。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致富机会。

为兰溪旅游“吆喝”

连云港投资失败后,严益民在家休养了3年。2016年,兰溪有关部门着手开发诸葛镇长乐村,他组建了兰溪市明乐旅游营销有限公司,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想为兰溪旅游做点贡献。在他的策划下,去年元旦,推出了“游长乐 品长乐长寿宴”活动,打响了长乐景区的知名度。

之后,又和兰溪芝堰景区合作。去年5月1日,严益民策划举办了斗牛节,3天吸引了3万多人次的游客。国庆节,又为芝堰景区推出了快乐七天游活动。今年七夕,将联合有关部门举办手拉手活动。最近,他又跑到横店影视城,希望通过影视带动兰溪的全域旅游发展。

如今,年过六旬的严益民依然奔波在助推兰溪旅游的道路上。他说,这在改革开放前是不可想象的,像他这样的农民,在村里只能是个务农求温饱的老头,而今他依然有奋斗的目标,为兰溪旅游的发展添砖加瓦。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倪燕英 责任编辑:黄小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