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一版 > 正文

王厚鑫:56岁依然战斗在排爆一线

15年排爆,58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记者 张黎明 通讯员 周静莉

穿着厚重的排爆服,右手拿钳、左手触线,眼睛死死盯着飞速倒计时的秒表屏幕,大汗淋漓,“滴、滴、滴……”在倒计时归零前一刻,找到那根“救命”导线,一刀剪下……成功排险!脱下排爆服,他说,感觉真好。

“当一枚炸弹真实地出现在眼前,我知道自己没得选择,生死较量就此展开,而且结果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我赢!”面对死亡的威胁,面对生死的考验,他不曾有过退缩。

15年排爆生涯,58次现场排爆。56岁的他两鬓花白,却依然战斗在排爆一线,诠释着一名退伍军人的英雄本色。

他就是王厚鑫,昔日在部队当爆破手,如今在公安当排爆手,现为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三大队排爆民警、实战技能型狙击排爆类专家。

近日,市公安局党委作出在全市公安机关开展向王厚鑫同志学习的决定。

58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脱下排爆服的感觉真好”

排爆手是“距离危险最近”的那个人。35公斤重的排爆服,看似坚不可摧,但只经得起1米开外、1公斤TNT当量的杀伤力。为了精准操作,排爆手的双手必须裸露或者只戴一副薄手套。从国内外一些失败的排爆任务来看,一旦遇到专业级爆炸装置爆炸,强大冲击波可以摧毁一切,排爆服也只能保证排爆手“留有全尸”。“一脚踏在人间,一脚踩在地狱”是排爆手真实的写照。王厚鑫就是其中一员。

58次真枪实弹现场排爆,背后是58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例如:处置岭下朱三汶塘村施工现场战争遗留地雷、申达山庄战争遗留125公斤航弹、市区两家酒店两个定时炸弹、婺城区琅琊镇上盛村未爆航空穿爆弹……一次次排爆经历中,让王厚鑫留下最深印象的,还是2008年的那个“生死5分钟”。

那次,王厚鑫没穿排爆服,工具也只有一把剪刀。

摆在王厚鑫面前的是用黄色胶带纸包着的爆炸可疑物,上面绑着一个石英钟。

石英钟“嘀嗒、嘀嗒”地走着,似乎随时都有起爆的可能。

将可疑物放到防爆罐里,运到城外。在一块空地上,王厚鑫准备“肢解”这个物体。

把石英钟与爆炸可疑物分离,这里面的不可控因素太多了,很可能一分离就直接触发爆炸。王厚鑫找了一块砖,压在石英钟上方,让钟和爆炸可疑物之间保持紧压状。

会不会是松发式炸弹?王厚鑫作出判断后,决定动手排爆。他先是用绳系住砖,然后拿着剪刀,迅速剪断石英钟和爆炸可疑物之间的黄色胶带纸,随即快速后退到安全地带,拉动绳子。砖块落地,石英钟分离出来,所有能触动爆炸的可能性都被排除。

尽管整个排爆过程仅用了5分钟,但在王厚鑫看来,这却是人生最漫长的5分钟。

排爆,一份与死神较量的高危职业;拆弹,也绝非剪黄线还是剪红线那么简单。不是每一次排爆都能快速完成。2012年6月29日,一场与死神拉锯的战斗来了。这一次,王厚鑫面对的是一具尸体的“示威”。

一辆轿车里,自杀在驾驶位置的冯某头枕在汽油桶上,此前扬言要炸平永康青山口村的他,死后手里仍紧握着未打着的打火机,同时还留下了一个悬念——他究竟设置了多少爆炸物?

副驾驶和后排位置被填满,表面可见的是棉被,后排隐约可见一只煤气钢瓶。

王厚鑫层层剥离,层层寻找。其间,危机四伏。每一床棉被,每一只钢瓶,每一桶汽油的移动都可能引发爆炸。

移出一只钢瓶,发现还有3只钢瓶;4只钢瓶被移到车外,却又发现了两只。此时,王厚鑫几乎崩溃!经验告诉他,这种心理状态已不适宜战斗,调整成当务之急。

当天气温较高,排爆服里的王厚鑫已被汗水浸透,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现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在队友们的帮助下,王厚鑫的心境渐渐恢复。

当最后一个钢瓶被移出时,在场所有人松了一口气。6只钢瓶、4桶汽油,这次与死神的较量,花了125分钟。

这还不是最长的。“5个小时,他一直穿着排爆服,足足35公斤,小伙子穿着它走路都费劲,更别说50多岁的人。”民警徐亮回忆王厚鑫2016年接连处置两个涉爆酒店的情景——换上排爆服,拎上X光机,在一个可疑大箱子前面,时而弯腰,时而起身,时而后退,时而前进,时而侧着头。“是枚定时炸弹。”王厚鑫表情凝重地作出判断,先转移再拆除!于是,他拎上排爆杆,带上绳子,在大箱子上系了个结,用排爆杆钩上绳结,缓缓地将炸弹拎进排爆罐里。最后转移至一个废弃的停车场。处理完这边,又赶往另一个现场……

“脱下排爆服的感觉真好!”在排爆成功后,王厚鑫都会这么说。“那种脱下头盔重回人间的感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

在排爆手的世界里,机会永远只有一次,每一次都要竭尽所能做到100%的确定。“要说不怕那是假的。”王厚鑫坦言,每次出征前,都要拍照留念。

58次处置涉爆现场零误差零失手

靠的是技术和心理素质

15年来,58次处置涉爆现场,零误差,零失手,王厚鑫靠的是什么?是精湛的技术和过硬的心理素质。

2002年秋,结束了21载戎马生涯,王厚鑫转业进入市公安局看守所工作。因为曾经的“爆破工兵”身份,一年后,王厚鑫被调到特警支队从事排爆工作。

从一个营级干部到一个普通民警,没有怨言,王厚鑫开始干起来,这一干就是10多年。

“爆破”和“排爆”,一个是让它爆炸,一个是不让它爆炸。一字之差,工作截然相反。面对新的领域,王厚鑫孜孜以求。

他眼观六路:凡是与“排爆”有关的资料、案例他都一一剪辑保存。他耳听八方:每每有什么地方处置过爆炸物的消息,王厚鑫就会千方百计与对方联系,详细了解。

“做炸弹的不一定具备高智商,但每个人思维不同,做法不尽相同。不像在部队里接触的正规的炸弹,规格和型号统一,也就不能按常规的方法去破解。光说控制系统就有遥控、定时、感应等等,或纸或布各种材质的包装外表,很难看出其内脏到底是什么货。每次面对可疑爆炸物,都可能是一个未知数。”王厚鑫找着自己的短板。

2013年6月,他带着问题返回母校国防科技大学“回炉”,后撰文在省公安厅网站上发表,并刊登于《安检与排爆》杂志。同年11月,他到江西广丰烟花爆竹生产基地学习,对烟花爆竹的种类、性能进行分类归纳总结,提出安全管理建议。

他整理了学习笔记和排爆记录13万多字,那是他5次参加公安部组织的专业学习培训的“作业”。

“过去我一度认为,战争年代遗留在地下、河道的炮(炸)弹,当年发生猛烈撞击没有爆炸,现在也不会爆炸了,通过交流发现其实是错误的。”作为全国唯一排爆论坛的副版主,王厚鑫勤于发帖、点评,总结经验与同行共享,取长补短。论坛上的学习让王厚鑫受益匪浅。“如今,他只要看到土制炸弹,就能说出类型、结构、性能及排除方法,涉爆现场指挥自然就得心应手。”副支队长叶骏言语中满是佩服。

王厚鑫的办公室里,有一个书柜,满满的都是他的宝贝——排爆方面的书籍和他收集的资料。近日支队调整办公室。“其他的可以不要,这书柜肯定是要跟着我的。”他对搬“家”的同事说。

“我危险就是为了让

更多人生活在安全中”

3月20日,婺城区琅琊镇上盛村党支部书记来到特警支队,拿着锦旗,声音哽咽:“我们可以安心地生活,他真是功德无量。当时看着他那白发,看着他一个人开着皮卡运炸弹,真的是于心不忍……”

村支书说的是3月12日王厚鑫在村上移炸弹的事。

3月12日,上盛村菜地里突然发现一枚部队演习时未爆航空穿甲弹,大部分弹体已钻入泥土,只有10厘米露在外面,距离最近一幢居民房屋仅3米。据说,人体静电也可能引起该弹发生爆炸。部队专家到达现场勘查后建议“就地引爆”。就地引爆省事、安全,似乎是个不错的决定。“就地引爆?”此时,被邀请来指导的王厚鑫却投了否决票:这个距离引爆,附近老百姓的三栋房子必然成为危房。他坚持挖掘转移后销毁。“他指导着两个徒弟,将弹体周边的泥土一点点剥离,最后放在运输车里转移到安全位置引爆。”亲历现场的王聪聪说有幸跟随王厚鑫一起作战,更真切地感受到作为排爆手的不易。

跟王厚鑫已经6年的徒弟姜文俊说,有很多次排爆任务其实可以选择更加安全的拆除或者引爆方法,但是为了减少人民群众的财产损失,师傅会选择更危险的处置方法。比如2013年申达山庄发现一枚战争遗留125公斤航弹,首尾引信保存完好,操作稍有不当就能引起爆炸。考虑到在现场引爆必然会给周边房屋造成致命影响,师傅毅然决定对它进行转移。

“我上!”危急关头,王厚鑫坚定地对战友说。支队长舒文剑清楚地记得,在转移航弹过程中,王厚鑫要求亲自押车,一路小心翼翼,直到航弹销毁。

年过半百的王厚鑫,如今更操心的是培养更多的排爆手。

如今已是主排手的姜文俊说,师傅的教诲,他句句记在心间。“要想排爆,先会制爆。向每个已有的土制炸弹学习,会有越来越多的知识积累。”姜文俊体会到师傅的良苦用心。

“从师傅身上学到的不仅是技术,还有为人。”付裕说,如今放在床头的《工匠精神》就是师傅推荐他看的。如今,付裕也成长为主排手,还是市公安局聘请教官。

“王厚鑫不仅是一线实干的主排手,还是金华安检排爆队伍建设的带头人。”舒文剑说,王厚鑫不但倾囊相授给自己的战友,衢州、绍兴、丽水等地市的同行也慕名前来求教。

来源: 作者: 张黎明 周静莉 责任编辑:
关键词: 一线 战斗 王厚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