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一版 > 正文

徐诚10年编撰完成《永康方言词通》

为了一组永康文化的密码

昨天,帮忙完善、校对《永康方言词通》的永康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胡德伟,文化人项端英、吕七成、陈文有等人的校对稿陆续回到了自己手上,徐诚很是感动。

“他们的校对稿上,写了很多注解,从中看得出他们的用心。”徐诚说,《永康方言词通》是永康的一项文化大工程,不仅可以查阅永康方言和普通话之间的互译读法,也包含了永康人的衣食住行、风土人情、风俗习惯、历史地理等等。仅凭一己之力,不可能详尽,只有更多人的参与,才编得更好。

编撰《永康方言词通》,徐诚已足足花了10年时间,目前已到收尾阶段。

徐诚生于1955年,原来在国营企业工作,后来辞职创办装潢公司,对永康松石产生深厚兴趣,著有《永康松石》一书。

2009年,徐诚与正在编撰《永康市志》的项瑞英见面时,谈到关于永康方言研究的书籍和资料少之又少,无疑是永康文化上的一件憾事。这次不经意的谈话,激活了徐诚埋在心里的那颗种子。

方言拼音方案引起较大反响

研究一种方言,无论如何都是一项浩瀚的工程。从何入手呢?为此,徐诚特地登门请教了《永康县志》中同音字汇的作者傅国通教授和中国语言学家、汉语音韵学专家潘悟云教授,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和鼓励。

“永康话属汉语系吴方言区、婺城片方言,在吴方言区中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语种,大致有28个声母,41个韵母。” 徐诚介绍,永康方言的声调大概有六个主调,两个变调,主调分别是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变调是阴变、阳变。地方方言因为扎根乡土,沿用口口相传的传播形式,在流传过程中,许多方言对照的字已经很难考据,只留下约定俗成的读音和释义,念得出而写不出。

“有音无字可不行,既然要做方言词典,就要把这些空缺补上。” 经过初步探索,徐诚有了编撰方向。他翻阅了《汉语大字典》《汉语方言大词典》《唐韵》《集韵》《越语》《康熙大字典》等大量关于方言的书籍,逐字逐句地考证每个方言对照的汉字,包括许多生僻字、罕见字。如“扽”,在永康方言中念作neng,意为“将一叠东西提起向下轻磕,使之整齐平整”。

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徐诚从清音、浊音的声调入手,进行大胆的归纳整理,以汉语拼音方案为蓝本,整理出了一套“永康方言拼音方案”。拼音方案一出,不仅在社会上引起了较大反响,傅国通、潘悟云等教授也给予了肯定。

总计80万字收录方言词汇8000条

“永康方言拼音方案”的形成,是《永康方言词通》编撰走出的重要一步。然而,徐诚不久后又发现,光有拼音,没有词汇又不行。为此,他联系了永康周边县市从事同样工作的文化工作人员,在他们的编撰经验基础上,开始收录永康方言词汇。

前前后后经过10年的努力,徐诚现已收录了5000多个单字和8000多条永康方言基本词汇,编撰了总计80万字的《永康方言词通》。有了这本《永康方言词通》,即便是外地人,也能够对照词通读懂永康话。对于土生土长的永康人,对照《永康方言词通》,不仅会“说”永康话,还能“写”永康话。

填补永康方言一项空白

如今,这本《永康方言词通》引起永康文化界的关注,许多人都参与进来帮忙,该书将在今年年底完稿。

是什么动力支持徐诚花费十年编撰一部书呢?“《永康方言词通》是一项大文化,是永康历史文化的基础,它是一本工具书,也是一本历史书,将填补永康方言的一项空白,并产生深远的影响。”徐诚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永康独有的方言和古老的生活方式会慢慢淡出现代人的生活。《永康方言词通》在一定程度上是追寻还原永康方言和历史文化的一组密码,从而可以对接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发生过的那些人那些事。

为什么取名《永康方言词通》而不叫《永康方言词典》?徐诚说,“典”是很神圣的,而他自知能力有限。

本报记者 胡哲南

来源: 作者:胡哲南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徐诚 方言词 永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