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十版 > 正文

做一个穿越在乡野的快乐学者

游历乡土山川 致力乡村建设

生活服务纪实类节目《向往的生活》已经热播到第二季,给观众营造了一幅“自力更生、完美生活”的田园画面。

有调查显示,近40.4%的人希望远离城市的压力和喧嚣,向往农村的安宁与自在。金华也有这么一名乡野爱好者,把对乡野的喜爱变成自己的专业和事业。他叫何龙翔,1988年生,目前是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的国际合作协调员。他深入乡村做调研,走过了国内外30多个村庄,如今又做起了乡村教育学者,努力将梦想与现实编织成一个“田园梦”。

心怀乡野,让梦想照进现实

何龙翔从小就有个田园牧歌梦,“像梭罗一样居住在树林中,与山川草木为友邻,过自给自足的生活”。8年前,何龙翔在金华职业技术学院担任学生辅导员兼摄影课老师,真正投身到乡村建设运动是在2012年。在学习了民国时期乡村建设先贤梁漱溟、“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教授等“大咖”的著作以后,他决定追随前辈“用脚做学问”的理念,加入了由中国人民大学发起的“农村可持续发展人才培养计划”。

他走访调研了安徽、河南、山西、重庆、四川等地的乡村,每到一个地方,工作一周到三个月不等,收集了大量乡村建设基础素材,帮助农民开展文化活动和科技学习。他学着老农挽起裤腿育种插秧,也曾一招一式学习传统纺织,还习得了挖水塘、通水渠和修缮房屋的技能。他远赴具有“生态教育界的霍格沃兹魔法学校”之称的英国舒马赫学院攻读硕士。在那里,学生、老师乃至校长,每天都要参与到烹饪、农耕、清扫、堆肥等日常劳作中。作为学院唯一的中国人,他在体验自然教育深层次内涵的同时,重新审视了古老的东方文化。

很多人不明白何龙翔为何辞了大学的工作跑到“穷山僻壤”里过苦日子。他笑着说:“我是在寻找更合适的生活方式。我所说的更好的生活,不是要每个人都回到过去或回到乡村,而是在感知高速运转的生命状态里,重新建立‘人与自我、人与他人、人与自然’的信任关系,恢复‘土地、心灵和社会’的生机。”

扎根基层,沉到底出效果

2015-2016年间,他多次去往重庆市胜天湖村调研、培训,为该村的规划和发展出谋划策。乡村和城市的文化肌理和节奏感不同,“做基层工作是细微又缓慢的,必须要沉下去,下到底,才可能产生效果。”除了调研和分析,他和同事也一同开展乡村生活实验,他们引进了生态污水处理系统,推广发酵床养猪方式,为农户提供生态农耕技术,整理乡土文化,组织合作社,建立起城乡互助体系。

在何龙翔曾调研和工作的村庄中,他非常推崇山西永济蒲韩乡村社区的发展经验。当地农民以“生活第一”的原则,通过组织农民协会,为村民提供生产生活资料的共同购买、共同运销、农技推广、文化教育等综合性服务,代表了当前我国农村合作组织的主要发展方向。他们所有工作的基础就是深入农户了解各家各户的信息,“这种充满了生活化、日常化的交流模式,使得村民真正地组织在了一起。”何龙翔把这种“整全调研方法”推介到了很多地方。

2012年,何龙翔初次来到安徽阜阳的南塘村调研时,正是该村的经济建设转型期,在南塘合作社社长的带领下,一起协助村民办起了村集体内部的资金互助和统购统销,恢复了传统的酿酒作坊,利用经济活动上的盈余成立了妇女、儿童和老人协会。何龙翔还给社员们一一拍摄了生产生活中的照片,“很多老农人说从来没有人给他们这样拍过照,定格的劳作瞬间,让他们觉得自己变得更重要了。”

“起初我们带着支援的目的去乡村,结果被改变最大的是自己。”何龙翔希望乡村生产和生活能向生态化转型,不是用现代化去改变乡村,而是恢复乡村应有的尊严。

关注本土,倾心故乡发展

近两年,何龙翔的团队接待了来自“尼泊尔一带一路可持续发展研修班”的十多名代表。他们带着研修团队考察了重庆和四川的农村产业、金融互助和农民组织化工作,将优质的乡村建设经验分享给国外同行。他们也从英国引进“乡村转型城镇”的案例和技术,在昆山和广州等地进行尝试。近期,他们邀请了来自东南亚5个国家的青年人来国内交流,并计划搭建起了“东南亚青年互访交流平台”。

何龙翔说,从前当省外人知道他来自金华,常常提起的是金华火腿,而今天更多的是金华污水治理和垃圾分类的经验。他的朋友圈也时常转发家乡“大调研活动”相关的本地新闻,他为家乡正在发生的每一天转变而感到自豪。他坦言想在适合的时候回金华办个“城市书房”,整理金华文化,举办民间沙龙,提升精神生活。今年1月,何龙翔有了女儿一苇。“芦苇很平凡,但是它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韧性,能当笔写字绘画,又能作乐器演奏,能净化空气,也能制舟渡人过河。我希望她会有这样的气质,乐观、正直、聪慧,懂得使用自身的创造力去帮助身边的人。”

有人评价他是一个具有流浪气质的学者,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对社会真相保留一些好奇心和行动力的爱好者。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乡野 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