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十版 > 正文

离开表情符号 你还能好好聊天吗

每天,全球有超过60亿个表情符号在社交APP上飞着

7月17日是什么日子?

世界表情日——就是你天天在QQ、微信、微博上使用的那些“表情”的节日。是的,这些或微笑或坏笑或龇牙咧嘴地笑,或翻白眼或抠鼻孔或作害羞状的“小黄人”,竟然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节日,并经过官方认定。而且,这个节日已经存在了11年。

这些表情符号有个英文名叫emoji,当然,这是个生造词,来自生造了很多词语的国度日本。1995年,日本人栗田穰崇创造了最初的emoji表情符号,emoji是“绘文字”的意思。当年他造出这些表情符号时不会想到,emoji此后将风靡全球。

据统计,每天,全球有超过60亿个表情符号在社交APP上飞着。emoji不仅从一个生造词变成了一个常规用词,被收入英文词典,它还拥有了自己的百科网站,并且有自己的大电影,叫做《表情奇幻冒险》,去年在美国上映,说的是三个表情符号的“手机APP冒险之旅”。遗憾的是,这部电影真的很烂,一举获得今年金酸莓奖最烂电影、最烂剧本、最烂导演、最烂拍档四项提名,最后“荣获”最烂电影奖(写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起,我们不是曾经说过要拍一部关于新华字典的电影吗,不知进展如何了)。

Emoji的神话还不止于此。曾经有一次,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布国情咨文的时候,英国一个著名媒体就在推特上将国情咨文翻译成了emoji。而一篇发表在《天体物理学杂志》上的论文,公开使用了emoji表情,这篇论文也成了第一篇公开使用emoji表情的文献。更强大的是,还有人用emoji翻译了一整本的《白鲸》……

如果离开了emoji,你还能好好聊天吗?

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用户来说,一个实际的问题是:如果离开了emoji,你还能好好聊天吗?答案不言而喻:不能。大家翻翻自己的微信就知道了,emoji的使用频率有多高,几乎每句话后面都要跟上一个表情。而且,对我来说,这都快成了一种下意识,有时候写稿子写着写着,就忍不住想用一个emoji来表达一下心情。在此容我乐观地想象一下,既然文献中都能公开使用emoji了,那么,有朝一日新闻稿中也有使用的可能吧?

Emoji为什么让人如此欲罢不能?对此已经有许许多多的研究。有研究表明,两人面对面对话时,70%的沟通是通过肢体语言传达,23%是通过语调传达,仅有7%是通过文本传递的。用键盘实现非语言性交流,是emoji给人类带来的重大突破。emoji在文字信息中起到的作用就像打电话时的语气,以及面对面交流时的手势一样。它简单易懂,既省时省力。

当然,用过的人都知道,emoji更重要的是,它能大大缓解聊天中的尴尬。

比如,有时候你收到对方的信息,但是不想回应,怎么办呢?沉默以对好像不太好,“呵呵”的敷衍意图又太明显,那就发一个微笑的表情。如果对方又发来一句,你再微笑一个。一来二去的,人家就懂了。

又比如,好朋友之间就某个问题想表达不同的观点,直接表达吧,有时候容易伤和气;又或者,收到朋友的某个邀请可是你不想去,直接拒绝吧,也容易伤感情。这时候就轮到emoji表情大显身手了。在微信里噼里啪啦表达完不同意见后,加上两个龇牙咧嘴笑的表情,顿时能缓和三分气氛;如果加上的是三个奸笑的表情,那基本能化干戈为玉帛。拒绝别人的时候,加上两个摊手的表情,顿时增加三分无奈感;如果加上三个捂脸哭的表情,那就能达到“不是我不想去但臣妾真是做不到啊”的效果。

那么,最受人欢迎的emoji表情是哪个?曾经有一段时间,那个“笑cry”的表情独占鳌头。这也是我个人最钟爱的表情之一,可以表达赞同、无奈、笑中带泪、“内牛满面”等种种复杂情感。

不过呢,据说,放眼世界,最受欢迎的emoji表情竟然是一颗爱心。这个小小的心形符号每天被使用的频率超过1亿次。2014年,一项全球语言监测调查将“年度词汇”的荣誉颁给了这个爱心符号。

这个世界果然很有爱。

有数据表明,每天在脸书网站上,有7亿个emoji表情分享,每月在推特网站上有2.5亿次emoji表情分享。看似天文数字,但是和我泱泱大国比起来,不过是小菜一碟啦。根据腾讯发布的《2016年度表情大数据》显示,8.77亿QQ用户在2016年全年,聊天表情发送量近3187亿次,换算一下,每天都有8.7亿个表情在QQ上传送……

从emoji到表情包

数据多寡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中国网民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将网络聊天中的表情符号发扬光大。

咣咣咣,接下去是表情包的表演时间。写到这里的时候,我脑海里出现的就是一个表情包——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的达康书记伸出他的左手,并配上一句话:请开始你的表演。

还记得吗?当年《人民的名义》的火爆,病毒式传播的表情包有很大的功劳。该剧刚播出时,达康书记的脸就开始在社交网络上刷屏,除了“请开始你的表演”之外,还有“达康书记的GDP,由我来守护等等”。一夜之间,《人民的名义》迎来了许多90后粉丝。

和emoji的商家定制身份不同,表情包则是任何人都可以制作,它比emoji表情更接地气,更百无禁忌,更个性化更多样化也更娱乐化,创意十足,画风清奇。

其实,表情包的兴起也就短短几年时间,从最初的“表情包三巨头”姚明、金馆长、花泽香菜开始,到现在,表情包已经形成了一个大产业。

网络中的年轻人用表情包建立了具有独特审美和价值体系的专属表达交流系统,都快成了一种亚文化。比如,一言不合就斗图。

而老年人也有自己的专属表情包。老年人和年轻人的表情包之间,也正在形成一道表情包鸿沟。

所以,在一个家庭群里,往往会出现两种现象,一是长辈们在互发中老年表情包问候“早上好”“下午好”“晚上好”;二是一群小孩子在斗图刷屏。每当这样的情景出现,我还能怎样?只能当个捂脸哭的“小黄人”,或者像达康书记一样无奈地伸出左手:请开始你的表演。

表情包也开始越来越脱离聊天功能,成为一种娱乐化的工具。比如,一档综艺或者电视剧开播时,往往会制作一些相关的表情包,让粉丝转发,以制造话题。纪录片《二十二》上映时,有好事者为了追热点,竟然将慰安妇的形象制作成表情包,遭到了网友的强烈抨击。

表情包带来的另一种隐忧是:当我们熟练并且过于熟练地使用表情包,我们的语言表达能力是否在下降?就如同我们过多地使用网络语言时,是不是会造成另一种词汇贫乏?有人说,现在一些网友如果要形容内心的惊叹,除了说“厉害了我的哥”之外,就只剩下打出一串666了。而黄执中在《奇葩说》里也说过,现在的年轻人手机里有一大堆表情包,脸上却没有表情……

来源: 作者:章果果 责任编辑:
关键词: 符号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