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九版 > 正文

葛仙村小人物 历史上大舞台

葛仙村位于义乌市佛堂镇西部,南靠八宝山,山势蜿蜒起伏,势如蛟龙,村因葛洪炼丹而名。2016年,葛仙村被义乌市政府纳入第一批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金华府志》记载:三国吴道士葛玄、晋医道名家葛洪鲍姑伉俪曾在葛仙山炼丹修身,《狄公案之红阁子》描述唐名相狄仁杰破谋杀案于村义乌江畔的金山乐苑,唐末起义领袖黄巢、北宋妙静练师、南宋陆游(详见《渭南文集-入蜀记》)、戚继光等皆与葛仙村留下一面之缘。

南宋咸淳年间,睦州判司信臣公从东阳官桥迁葛仙尊一世祖,历三世祖陈修,仕广州吏目,五世祖陈潭孙,由太学生登制科,仕国子监学录,皆以文秀拔一时者也。明嘉靖朝始,应戚继光募而武备起,数百人先后沿海抗倭,长城戍边,东征援朝。陈良玭授湖广总兵,陈思兰授浙直营副总兵皆军功盖当朝也。自此文武双盛,遂成诗书簪缨之族。

万历抗日援朝 东征最著陈家郎

明万历二十年(1592)四月,日酋丰臣秀吉,出兵朝鲜以窥大明,仅两月,三都(平壤、开城、汉城)尽失,八道(朝鲜国土分为八个道)瓦解,君臣逋亡,人民离散,驰章告急,请兵往援。万历帝念朝鲜世称恭顺,适遭困厄,岂宜坐视,乃遣王师,东征平倭。

此岁冬月初,正千户陈良玑(葛仙人)偕游击将军叶邦荣(叶宅人)提蓟镇三屯右营义乌兵千余轻骑为大军先锋,出山海关,腊月初三渡鸭绿江(义乌兵吴惟忠、王必迪等部后随东征大军跟进)入朝境,次岁初八克平壤,跨大同江,率部南进,席卷二十二州郡,十九日,克开城。此后,协同朝鲜军民,经过七年艰苦卓绝奋战,遂歼侵朝日军,光复全境。义乌兵威震海外,日本胆怯,三百年不敢觊觎中华。

此东征援朝战争中,葛仙村前后有30余族人参战,其中陈良玑血战平壤牡丹峰,与亲家胡大受(上胡人)在朝鲜江原,统一训练朝鲜民兵,开矿筹款,调停建州与朝纠纷,深受国王李昖信仼,为在朝时间最长教官;陈文彦佯攻阻敌于咸镜道,解救被俘王子及大臣,陈文亮教阅之勤,使朝之兵进退有度,俱受国王接见;陈良珙监造火器,陈其正、陈思元等勇冠三军,皆负盛名。

现由韩国历史文献解密,经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杨海英考证,葛仙村陈家众将士因战功卓著,当时被朝鲜人誉为“东征最著陈家郎”。练兵期间的1595年秋,因建州人越朝境采人参,被朝鲜杀了40余人,引起渭源危机,努尔哈赤欲引兵报仇。朝鲜国王李昖求陈良玑与其亲家胡大受调停危机。陈、胡协商后,拟信敕谕努尔哈赤,警告他自守封疆,毋得越境起衅,时努尔哈赤羽翼未丰,只能领命。由此得罪清太祖,后视为“七大恨”起兵叛明理由之一。

陈之俊之奇谋 平台顺道取日本

顺治丙戍(1646)年七月初六,清军围困葛仙,以报当年清太祖受辱之仇。庠生陈茂枝(陈良玑从孙)挺身而出与清将辩理,但愿能用己死换村民生,未遂,当日被清兵炮烙而亡,大屠杀乃延。

当时,庠生陈茂林(茂枝从父兄)写《答客问》,告诫族人此时应明哲保身,以图将来,不必投熛火于巨浪,掷毫毛于炽炉。活着,要有信念活着,坚信机会一定能给予坚守正义的人们。

陈之俊生于1638年,原名陈之焌,陈茂林之侄,幸免于难,乃尊叔茂林意,顺清蛰伏。少年投军于清浙闽清枫营(今江山廿八都),曾随康亲王杰书平定耿精忠之乱,后籍姚启圣入闽,继籍施琅,以复明社,忍矣!

康熙二十年,职中协都司(中军参谋长)随施琅平台功成后奇谋献于施:“郑经,私仇也,满夷,国恨也。公今私仇已了,正宜督水师占倭国,拥台日而自立,清北有蒙患,南人心系明室,反清复明可图也,大丈夫谋世,应创万世之功业,退亦足可自立为王,今虽为靖海侯(施封号),然淮阴侯之祸不远矣”。惜俊有伍员之怨,而为灭楚之谋,独惜台无申胥,不能为复楚之举也,悲夫!后事发而灭门。后康熙下诏:凡官员入台不得携家眷。

陈如恒解囊印传单“轰炸”日本

陈如恒(1904-1979),勤业起家,民国时在金华办汉文印书局,开八婺印刷业之首,因经营有方,渐成村首富。1949年后书局公私合营,1956年起任金华印刷厂副厂长至退休。

1937年8月,日军攻淞沪,沪杭披兵,浙北沦陷,金华成浙江抗战政经重心。国家存亡,匹夫尚有责,况商界巨子乎?如恒悲愤之余,常为抗日建言募捐。次年4月,公变卖家产,慷慨解囊资助国民政府承印抗日传单百万余张,于5月19日自甬起飞,投发日本福冈、长崎等市。传单有书:“尔再不训,则百万传单一变而为万吨炸弹矣。”消息传来,举国欢腾,机组8人,名垂青史,惟公之名,尘封至今。

追昔抚今,忆公之德,非徇私情。历史丹青实不能忘却,亦不应忘却为国家统一和民族独立作出贡献的先贤们。1939年3月18日,周恩来以国民政府政治部副主任身份考察金华,召集过新闻印刷行业人士座谈会,其中就有陈如恒。解放战争期间,曾私下印进步文章《新民主主义论》。在周总理的关怀下,1960年他儿子陈东根从洛阳轴承厂调到外交部工作直到1973年,先后随周总理、陈毅出访多国。

来源: 作者:陈如栋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