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中新报 > 三版 > 正文

建筑工人脚踩“火盆”赶工忙

在骄阳流火、热浪灼人的工地上

记者 王志坚 文/摄

昨天上午10点,烈日当空,记者走进位于义乌西城路边的义乌市职工活动中心建设工程现场,近距离接触在高温下坚持一线的劳动者,感受他们的酸甜苦辣和劳动的幸福。

架子工陈世国:比起炎热,更烦恼的是下雨

45岁的陈世国来自重庆,1991年来义乌,一直在建筑工地上干搭架子的活。

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10多米的高空上与工友们搭建主体工程的支模架。等他下来休息时,只见其身上早已被汗水浸透,豆大的汗滴顺着黝黑的脸庞滴下来,他顺手拿起一瓶矿泉水,1000毫升的水几乎被他一饮而尽。

“架子工属于高空作业,危险性肯定会比其他工种大一些,不过干习惯了也就不觉得危险了。”陈世国说,为安全起见,大热天干活也得戴上安全帽、穿上棉制服、戴上厚厚的手套。“一上架子,立杆、上扣、加固等,干的都是力气活,过不了几分钟,汗水就会止不住地往下淌。”

“总体来说,上午还好点,但下午钢管被太阳晒得发烫,需要将手套打湿才能作业。”他说,有时候为了赶工期,架子工每天清晨5点半上工,要到晚上7点左右才下班,一般只有中午休息时才下来。

陈世国说,以往他上午11点半到下午3点都会回家休息,但最近只能在项目部办公室打个盹,因为两个儿子来义乌了。“大儿子考上大学了,小儿子还在读初中,两人成绩都还可以,回家怕影响他们学习。”

陈世国说,他小时候家里穷,没好好上过学,也没啥技能,一辈子只能在工地上干点体力活来养家。不过,往后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因为两个儿子很争气。

“现在我干一天能赚300元钱,每个月能领到七八千元工资,收入还可以。” 陈世国笑称,比起炎热,他更怕的是下雨。“下雨天,不能搭架子,我就只能休息了。”

钢筋工余守金:比起炎热,晚上“汗蒸”更难受

35℃以上的高温天气对成天跟钢筋打交道的工人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在太阳的照射下,钢筋上的温度上升很快,十分烫手。而经过几个小时的工作,余师傅的衣裤早已湿透。

“最烫的时候,衣服基本上都是湿的,能拧出水来。” 余师傅全名叫余守金,今年47岁,河南人,在义乌当钢筋工已有10多年。他说, 烈日下,他每天要加工半吨以上的钢筋,同时还要用直螺纹套筒把工地上长短不一的钢筋连接起来,再由吊车运到其他作业区。

高温下,不停地和滚烫的钢筋打“交道”,余师傅却早已不觉得辛苦。“晚上最难熬,热得根本睡不着觉,躺在床上就像在做‘汗蒸’,电风扇吹过来的全是暖风。”余师傅说,他租的地方很小,晚上特别闷热。为了“逃避”睡觉,晚上9点下班后,他就先到租房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碗面食,然后到公园逛,一般都要快到凌晨才回租房。“第二天凌晨4点多就起床,因为清晨5点要上班,晚上很少睡觉,中午休息时间就到项目部有空调的房间里美美补一觉。”

来源: 作者:王志坚 责任编辑:
关键词: 火盆 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