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中新报 > 六版 > 正文

半成品纷纷走俏,小商品出口转向?

老客户开始扯布回国加工,饰配企业数量两年翻一番

记者 方静

以小商品出口闻名于世的义乌,不经意间吹起了半成品出口之风。如今,这股风潮还在持续,在一些行业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市场上,部分反应快的企业迅速调整业务重心,开始涉足半成品。占主导优势的成品出口,会受到冲击吗?

近日来,记者走访义乌市场发现,在各种新的出口变因下,各行业已愈发重视资源整合,企业相继创建自有品牌。一些经营户表示,即便市场风向万变,只要保持核心竞争力,自身的产品便有不可替代的理由。不过,就当下而言,半成品出口已然成为一种订单“新势力”。

老客户开始扯布回国加工

蒋根胜,义乌市红杉树酒店用品有限公司负责人,专业生产销售酒店用品十余年。在踏入酒店用品一行前,他曾经营过毛巾、围巾等生意。2007年,他选择了当时正是朝阳行业的酒店用品,使公司成为行业中较早一批涉足一站式采购的企业。

“酒店用品多且杂,基本日常生活用品都涉及了。”蒋根胜说,比如他自己,所经营的产品包括一次性用品、床上用品、毛巾、浴巾、酒店桑拿用品、洗浴用品等。客户只需跑一家基本能买齐所需商品。

他的样品展示厅设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五区二楼南联接体三街,还未走到店门口,就能被楼道中以及楼梯上的大幅广告所吸引。因为在他的经营理念中,哪怕酒香也怕巷子深。因而一直以来,他都不惜成本在各个显著位置以及各家平台上投放广告。

投入自然就有回报。不少客户就是循着广告慕名而来。目前,该公司的产品大部分销往中东、东南亚、欧美等区域。蒋根胜也积累了一部分忠实的老客户。这些客户也正是蒋根胜改变经营策略的初衷所在。

在其展示厅的一侧,靠墙位置摆挂了不少布料,乍一看与其店中的其余酒店用品有些格格不入。

“都是半成品。”蒋根胜说,两三年前,有一名客户问他,能不能直接出售布料。

“我有一个俄罗斯叶卡捷琳堡的客户,有着多年交情。他开始向我采购半成品。”蒋根胜说,今年初,他受邀去客户所在城市考察旅游,发现他们其实工序特别简单,只要将布料重新裁剪进行粗加工就能打上自己制造的标签上架销售。比起直接从中国进口成品,这样既可节省费用,又能保证供货速度。

之后,不止这名客户,有越来越多的客户转而采购半成品布料。蒋根胜从中得到启发,根据行业风向变化,思虑再三后,在展示厅中专门开辟了这块半成品区域。

“在和其他同行交流时得知,半成品出口行情早已成为一种流行趋势。”蒋根胜说,原先在宾王市场经营布料的只有400多家,几年下来已经发展至两三千家。

饰配企业数量两年翻番

半成品出口行情持续向好,这对很多行业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是全新的机遇。比如饰品配件行业。据义乌市饰品配件行业协会资料显示,义乌饰品配件行业兴起于2000年,当时是得益于广州仰忠街的拆迁,也得益于义乌国际商贸城的兴起。

义乌国杰饰品配件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国杰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入行,当时整个义乌市场上都找不到几家专业从事饰品配件生意的商家,一直到90年代后期,义乌才有20多家经营户。

那时候生意多以内销为主。2000年开始,义乌饰品配件行业开始起步,伴随着国际商贸城外向度提升的东风,饰品配件商户开始向国外拓展市场。

当时,饰品配件外贸出口业务处于上升通道,与众多义乌小商品一道,迅速以极高的性价比、丰富的产品类别占领全球市场。吴国杰有一名来自我国台湾的客户,每次他都来采购一批饰品配件,再运往世界各地。

那几年,巴西市场异常火热,这名客户屡屡来吴国杰这采购,再空运过去。饰品配件大多单价较低,走量为主。而该客户有时候的采购量不大,即便如此,他也要马上寄递给客户。有几次空运费已经远高于货值,客户依旧雷打不动,坚持空运,至今都让吴国杰印象深刻。

如今的国杰饰品配件有限公司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已经成长为一家集生产、研发、销售为一体的多元化企业,吴国杰本人也在今年5月义乌市饰品配件行业协会第二届会员大会上当选为新一届协会会长。

在他看来,经过这么多年发展,义乌饰品配件行业随着外贸大环境起起伏伏,如上述般哪怕运费超过货值也要发货的境况已不在,但总体仍然在发展中。目前,义乌饰品配件产业已经跃居中国饰品产业的龙头地位,内销外贸并重。其中,东南亚、南美等是义乌饰品配件厂商的主要出口目的地。

近两年来,部分国外客户转向采购半成品,而饰品配件易组装,技术门槛低。受此影响,饰品配件行情发展较快。

或许行业从业人数可以成为一个佐证。义乌饰品配件厂商主要分布在国际商贸城一区市场、一区东扩市场以及兴中饰品配件专业街。2016年,时任义乌饰品配件行业协会秘书长的吴国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般都会介绍,“义乌市有饰品配件企业5000~6000家”。

“现在义乌饰品配件企业有一万多家。仅兴中饰品配件专业街就有两三千家。”他说。

行情向好的另一个佐证是店面租金。据义乌饰品配件行业从业人士介绍,目前,具有集聚效应的兴中饰品配件专业街店租逐年上涨,有时候甚至翻倍上涨。比如,原先每年10多万元的店面租金,如今已经涨至每年20多万元。

除酒店用品、饰品配件等行业,箱包类、服装辅料等行业也迎来利好。“现在有土耳其的客户就喜欢自己拿半成品回国组装。”义乌国际商贸城二区一箱包经营户表示,相比我国,他们国家的生产链不够齐全,但胜在人工成本更低,且在他们国内组装好的成品,可以直接作为他们国家制造的产品出口至其他国家,能享受关税等优惠政策。

发展自主品牌是长久之计

半成品出口行情日益向好并非一时之变,是五六年前就开始的缓慢蜕变,它正悄无声息地影响各行各业。

有行业因此受波及,有行业因此获益,但对成品厂商来说,这几年或蛰伏或正面“迎战”,也让他们悟出了应变之道。抱团发展、企业品牌化、提升产品质量、提高产品核心竞争力这几点在各行各业都行得通,冲在变革前列的企业几乎都是如此。

正如上述所言,义乌小商品产业集聚优势明显,已形成完善的产业链,但劳动力优势不再,成品企业如果一味追求价格优势,势必前路艰难。与此同时,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虽然产业配套不够齐全,技术不够先进,但他们的劳动力成本较低,可以完成如饰品加工等最后一道工序。如此一来,我国成品出口的优势将受到极大挑战。

FGB千色玻璃珠的做法是在产品中融入高端设计的元素。该公司起初从日本进口米珠,承接日本米珠品牌的来样加工业务。该公司相关负责人王欢介绍,2014年,有法国的客户向其建议,为何不能生产半成品。自此,FGB千色玻璃珠开始生产米珠半成品。该法国客户采购后,加入法国设计师的创意,一款法国出品的米珠饰品就出炉了。

法国在时尚圈的地位颇高,这款产品很快就在饰品商圈中引起关注,吸引了土耳其、南美等国和地区的客户纷纷采购。这也给FGB千色玻璃珠一个启发,该公司又迎来一个转机。2015年以来,其生产的粗加工半成品饰品配件很受客户欢迎,但仍旧缺乏核心竞争力。

王欢介绍,现在他们自日本进口米珠材料,10克约20元,而国内产品450克仅3~5元。经过专业团队设计、打样后,客户选购下单。

“现在,米珠饰品成品主要出口日本、美国等地。在日本不少城市的商场设有200多个专柜。其中一个商场的专柜曾破了该商场饰品类目的销售记录。”王欢说,他们的产品基本上影响着全球高端米珠饰品品牌市场,非常具有竞争力。

如FGB千色玻璃珠一样,义乌饰品配件行业不少企业也逆风而上,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品牌,专售成品。吴国杰也不例外。在他看来,一家企业要想长远地走下去,必然要拥有不可替代的产品。而半成品价格、门槛都较低,企业想借此做强做大难度较高。

以全球知名度较高的施华洛世奇为例。这家企业于1985年诞生于奥地利,以全球先进的精确切割技术和璀璨夺目的仿水晶产品闻名于世。原是以半成品以及技术起家的施华洛世奇在饰品成品方面起步较晚,但对大部分消费者而言,却是从其同名的饰品成品开始了解该企业。

“全球做半成品突围成功并闻名于世的企业恐怕就只有施华洛世奇等少数几家,但饰品成品品牌却有无数家,且成功者不在少数。所以我们也开始转型。”吴国杰说,去年以来,他也开始布局饰品成品。

除有原料、技术等方面的优势外,让吴国杰有底气闯荡饰品成品市场的是原施华洛世奇大中华区相关负责人的加盟。

“我们分工明确,我负责生产,他负责营销、产品设计等方面。”吴国杰说,他的饰品品牌定位为轻奢礼品,正在全国市场招收代理商。截至目前,这个新生饰品成品品牌获得了不错的反响。让他对成品市场更有信心。

来源: 作者:方静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