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三版 > 正文

婺江上每天要捞出四五吨水葫芦

有关人士建议:源头抓起 联合剿灭

本报讯(记者何思涵)“你看看,像不像一块绿色的地毯?”最近几天,一些细心的市民可能已经注意到,市区八咏桥边上,原本碧波荡漾的婺江江面两边,全被密密麻麻的水草和水葫芦覆盖,看上去就像是一大片绿草坪。

如此之多的水草水葫芦究竟从哪里来?

婺江水生植物泛滥

打捞速度赶不上繁殖速度

“这样的情况有好几个月了。”市民周先生住在八咏桥边,这两天,他常常看到东阳江和义乌江交汇处的河道两侧被密密麻麻的水葫芦覆盖,往婺江下游方向缓缓流去,一些水草被堵塞在河道转弯处和桥墩上方,随着阵阵微风吹起不停转悠,在江面上激起一个个绿色漩涡。

“今年的水草和水葫芦爆发得特别猛,给我们的打捞清理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开发区分局人工湖中队中队长潘斌向记者确认了水草水葫芦泛滥的情况。

婺江人工湖西起橡皮坝上游,东至东关大桥,南到武义江上的洪坞大桥,囊括了金华三江交汇的核心江域,共有290多公顷,河岸线长达30公里。这段时间,东阳江的水草和武义江的水葫芦都呈大量生长繁殖态势。打捞中队一共只有2条船和4名打捞员,每天巡回打捞,日均工作时间差不多要10个小时。

“这些水葫芦主要是从上游漂下来的。”潘斌介绍,他们曾前往上游追根溯源,发现有不少水生植物是因为捞螺蛳时被破坏才流入城区水域的。

据了解,每年的4月至11月是水葫芦生长期,其中9月和10月是生长旺季。由于河道中的水葫芦是流动的,在适宜的条件下,即使只有少量的“漏网之鱼”,水葫芦仍有可能凭借其极快的繁殖速度在河道内蔓延。

“水葫芦本身就繁殖特别快,再加上高温影响,清理速度很难赶上生长速度。”潘斌说,现在日均打捞量在4~5吨。

同时,打捞工作还受风向影响,风向下游吹时,打捞工作就相对轻松一些,但如果风向上游吹,水葫芦的叠加密度小,花去的人工以及时间成本就更高。

水葫芦危害强

剿灭还需源头做起

“哪怕今天处理了很多,第二天又会长出来。尤其是人工湖之外,从婺江上游到两个水库之间的水域缺乏清理,水生植物恐怕还会更多。”潘斌说,大面积的水葫芦会挡住阳光,导致水下植物得不到充足的光照,影响植物的光合作用,从而破坏水下动物的食物链,也挤占了它们的活动空间。另外,水葫芦具有富集重金属的功能,一旦腐烂,对水的生态环境破坏比较大。

水葫芦的治理方法主要为及时组织船只和人工进行打捞,并对打捞上岸的水葫芦及时进行处理。但如果要彻底根治,仍要从上游源头抓起。

“希望每一段河道都建立起相应的管理机制,一旦发现水葫芦立即清除,争取不让其露头。”潘斌表示,目前,他们也将河道出现大量水生植物的情况进行了上报,希望多部门加强联合,共建共管,从根本上控制水生植物蔓延的势头。

同时,打捞队也呼吁广大市民,自觉保护上游的水源地,不随意破坏水体环境,随意捕捞水生生物,以免因人为污染影响整段婺江水域。

来源: 作者:何思涵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水葫芦 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