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一版 > 正文

改革发源地 创业新时代

——永康一对父子亲历从“墁塘之路”到先进制造业基地的故事

759061_ligenrong_1536829841379

758744_yangzhun_1536827100374

 

1981年底,金华地区农村基本上完成土地联产承包到户的改革。如何寻找农村经济新增长点成为摆在各级党委政府面前的一项重要课题。

1982年秋,时任金华地委书记厉德馨来到永康县胡库公社墁塘大队(现为永康市古山镇墁塘村)调研,当他看到该村“庭前院后响叮当、家家户户致富忙”的闹猛场景,了解到全村农工副总收入从1979年的16万元猛增到1982年前三季度50余万元,4年翻了两番多,兴奋不已,认为“墁塘村的经验是农村致富奔小康的经验,值得大大提倡”。回地委后,厉德馨撰写了《墁塘之路》的典型材料,向全地区推广墁塘经验。

1983年1月20日,《金华日报》一版刊发长篇通讯《墁塘之路》,称赞“‘墁塘之路’是一条改革之路、富裕之路、光明之路。”而对于亲历这场变革的墁塘村应高明、应鹏父子来说,“墁塘之路”则是让他们的目光从三分田里转到广阔的商品市场,实现创业致富梦想的道路。

小小“木杆秤” 架起“小康路”

墁塘村坐落在永康江支流的南边。自清光绪年间以来,墁塘村的先辈们就靠制作木杆秤为生,制秤手艺代代相传。

改革开放之初,墁塘村只有182户、854人,人均口粮田0.37亩,只有邻村的1/3。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长久蓄积在心头的渴望喷薄而出。1980年,这个小村庄一下子冒出170多个手工作坊,70%劳动力“一个铁墩一个锤,家家户户干起来”。

应高明就是其中一户制作木杆秤配件的村民。1978年,对于应高明来说,可谓人逢喜事精神爽,不仅喜得贵子,还光明正大地办起了家庭工厂。“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躲在家里干了。”应高明说,当时的墁塘村是“家家户户设工厂,男女老少日夜忙”,看不到一个闲人,六七岁的小孩放学回家就帮着大人干活。

“1983年,我靠着办厂也成了村里的万元户。”应高明说,随着技术改进,墁塘村制作的衡器品种也由单一的杆秤,发展到磅秤、弹簧秤以及其他衡器零配件等几大品种,并完成了由手工敲打、借外地冲床加工、买冲床加工的“三级跳”,工业化程度和劳动生产率迅速提高,产品销往全国各地。

为了提高衡器质量和市场竞争力,村里还把分散的家庭工厂统一到“墁塘五金衡器厂”的大牌子下,定下票据、税收、介绍信、检验标准、生产单位等“五统一”的管理制度,按每户销售额计算,6%上缴国家税收,1%上交厂里作管理费,3%作为村集体积累。一时间,墁塘村80%以上的农户开出衡器制造作坊。几乎是家家办工厂,户户有厂长,人人跑业务。

据统计,1994年墁塘村的工业产值已跃上2000万元的台阶。村里产值上百万元的衡器厂达到四五家,墁塘村人均收入已突破5000元大关。彩电、冰箱、洗衣机已在全村普及,空调、电话机、摩托车等高档消费品也不断飞入墁塘农民家庭。墁塘不仅成为全国有名的衡器生产专业村,同时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冒富村”。当地人唱起了劳动致富的赞歌:“方岩山下墁塘村,衡器之乡远扬名,多亏党的政策好,劳动致富开闸门。”

行担走天下 五金汇全球

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永康五金文化,孕育了永康人吃苦耐劳、务实创新、敢为人先的精气神。墁塘村无疑就是永康改革开放的发源地之一。

“我们这一辈人没什么文化,单凭着一门手艺来养活一家人。”应高明回忆,为了谋生,村里和他一样的手艺人,都有挑着行担,背井离乡,打铜打铁走四方的经历。这些被称为“行担人”的工匠走街串巷,足迹遍及全国城乡。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永康“行担人”纷纷回乡经商办厂,成为永康市先闯先富的“创一代”。在应高明的记忆中,从1978年开始,永康兴工富农的政策和动作就一个接一个:1978年10月,永康就举办全县第一次企业产品展览会;1983年,永康县户办工业企业4000多家,生产千余种日用小商品,行销全国29个省市;1991年10月,永康举办商交会,有259家企业参展,342个系列产品,展品5000余件,规模空前;1992年12月,永康五金城建成开业,祖祖辈辈“行担”走四方的永康五金人,终于可以在家门口做五金生意了;1996年,永康举办首届中国五金新产品博览会,永康五金也由此吸引了全球关注的目光。如今,永康五金产业已拥有超过10万个市场主体,从业人员30多万人,拥有上万个品种的五金产品,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五金之都”。

来源: 作者:孙武斌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