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中新报 > 六版 > 正文

一座小车站 一群守望记忆之人

铁路飞速发展,浙赣线上的一座小车站——位于义乌市义亭镇车站村的义亭火车站,除了站台上方隐约可见“义亭站”三个字外,其他已面目全非。随着人、车、货的撤退,义亭老车站繁荣不在,杂草蔓延开来,渐渐覆盖了这里的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历史,留下一队“铁路人”,驻守在岁月撤退的路口。如今,这些“铁路人”,也走的走搬的搬,只剩下了五户家庭。老人们用一日三餐的平静生活,对抗着记忆。

“老范是个很有范儿的上海人,老来上过抗美援朝战场,老雷他们人也很不错……但他们的居住环境实在差了点。”在前往探访前,知情者这样介绍。

记者来到他们的住所,这里偏居车站村一隅,是曾经的铁路局宿舍,一层半平房,约30几平方米。

见到范文权时,他穿着宽松衣裤,头戴草编小礼帽,正与邻居在菜地里聊天。1957年,他作为铁路文化宫下放干部来到义乌,今年88岁了依然腰杆笔挺,举手投足和言语间还依稀保留着上海人的范儿。

儿女都有了各自的生活,与老伴郑秀兰生活在拥挤破败的房子里,有抱怨,但两老的心态不错。郑秀兰因为糖尿病几乎失明,但洗衣做饭不在话下。“‘只要我有得吃,你就有得吃,我的劳保就是你的劳保。’是他这句话让我的心安定下来的。”郑秀兰说,当年为照顾丈夫的生活起居,她辞掉南京的工作,到义亭站当了一名临时工,忙时还要帮忙检票。“印象中,义亭站当时客流量高达5000人次,节假日就更忙了。上世纪90年代,义亭往返义乌,火车票大概是8毛钱,有人为了省钱,还逃票。”

“哟,今天饭被我烧硬了,不过你喜欢吃硬的。”赶上中饭时间,郑秀兰扒了一口米饭,笑着对范文权说道。桌上的南瓜,是范文权在门口的菜地里种的。“年纪大了,种不了多少菜,邻居老何家儿子人很好,经常他们种了送来。”

说话间,邻居听闻老范家来了记者,都过来看看,并带记者到这片区域转转。

交谈中,记者了解到,同样留居于此的“铁路人”来观兴是铁路工务段的退休职员,曾上过抗美援朝战场。如今94岁高龄,四世同堂,其三儿子退休后特地搬来此地照顾两老。

火车的这头是乡愁,另一头是梦想,曾经承载的记忆正在消逝,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车站村处于正加紧建设的国贸大道义亭段区域,规划建设中的金义东轻轨也将穿村而过,这里或将成为义亭的重要门面,建好这个门面,也是所有曾奋斗付出的人们的期盼。愿他们安好!

记者 俞萍/文 杨霄/摄

来源: 作者: 俞萍 责任编辑: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