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中新报 > 六版 > 正文

一家百年老字号 就是一部浙中百年商业史

从兰溪“祝裕隆”留存档案看“金华商道”

记者 王志坚

金华百年老字号“祝裕隆”家族文书展台,同样展出了大量珍贵的历史资料,如道光十七年祝氏家族购买土地的契约文书、光绪三十二年祝氏家族购地契纸、民国五年祝氏家族购地的财政部执照、同治五年祝氏家族购地赁条和契约文书、民国二十三年祝氏家族购买土地契约合同以及祝氏家族修字辈的祝修椿致祝修槐关于土地买卖事宜的信件等。让人在了解百年老字号“祝裕隆”的经营传奇同时,也感受到早年金华商人的为商之道和商业精神。

实行“两权分离”制度

“祝裕隆”至少早西方一百年

“祝裕隆”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多年前,当时海宁商贩祝丹山沿钱塘江、富春江、兰江流落兰溪。清乾隆二十四年,他在沿江西门开设祝裕隆建记布店,生意兴隆。后又在金华西市街开设祝裕隆泰记布店,再在兰溪游埠开设祝裕隆成记布店。“建、泰、成”三地祝裕隆,三店鼎立,“联号”经营,并在上海、宁波设坐庄,专事采购。

据悉,“祝裕隆”是解放前金、衢、严三府最大的布店,居金华商业之霸首,声名显赫,全盛时资金超百万银两。“祝裕隆”三个字在浙中大地可谓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尤其是在浙江中西部,老百姓几乎无人不晓,“祝裕隆”是一个受人尊崇的百年老字号。

作为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祝裕隆却早在西方资本主义尚在萌芽时期就形成了一套完善的所有权与经营权两权分离制度。据专家考证,祝氏业两权分离,委托经理经营制度,要比西方资本主义社会股份公司董事会委任经理负责制,至少早一百年。祝氏家族企业约在乾隆五十四年在金华开设祝裕隆泰记时,就建立了店主所有权与委托经理的经营权分离制度——店主全权委托徽州商人经营,立下了两条规约:一是祝氏店主除年终由八房推举的代表(董事)来店议事,听取经理的经营情况报告,决定经理的去留外,平时一切经营权、人事任免权、奖罚权,均由经理行使,店主一概不加干涉;二是祝氏店主亲属一律不得在店内任职,包括在店当学徒,祝氏家庭成员不得在店中赊欠货款或拿取店中一丝半缕,在乡区的祝氏家庭成员因事来城,只允许在店中一宿两餐,不得多作滞留。

曾任兰溪祝裕隆布号副经理的方念裕认为,祝裕隆之所以一直能立于不败之地,且生意越做越兴隆,良好的雇主与雇员关系、委托经营、雇员为其效力是主要因素。祝氏自第二代起(约在乾隆四五十年间),知人善任、慕徽州商人之善贾,且讲究商业道德,以诚待人,以信接物,以义为利的传统,具有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骆驼精神,时称“徽骆驼”。聘用“徽骆驼”为员工,委托徽商全权经营店业,祝裕隆创业近二百年,传至七代,无论是金华祝裕隆泰记、兰溪祝裕隆建记、游埠祝裕隆成记、祝氏所属三家布店,从业员工中,除炊事员、栈司、染坊工人是义乌人外,店内从经理阿大到店员学徒均为清一色的徽州人,店内通行徽州方言,如入徽州领地。祝氏家族雇用徽商,用不疑,用必信,徽商雇员代代相传,诚信守职,历任经理均从本店出身的学徒提升。雇主与雇员代代一脉相承,近两个世纪,受委托经营者中无一贪污渎职之人,实为古今中外商业史上的一段令人难以置信的佳话。

企业鼎盛时期

不忘投资教育事业

兰溪“祝裕隆”祝氏家族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献赠土地给兰溪和平路小学的一份赠契,还原了当时“祝裕隆”捐资助学的一段佳话。展出赠契中的和平路小学即如今的兰溪兰江小学,兰江小学的前身是由祝家五房孙祝绍政创办的私立湘嵒学堂(清光绪三十二年,即1906年,祝绍政倡议、家族出资,在兰溪北门创办了祝氏私立湘嵒学堂,开创了兰溪私立小学之先河)。民国十一年,总统徐世昌为表彰祝家捐资助学,还专门赠予“敬教劝学”匾额一块。

据《金华市志》记载,祝绍政(1863-1916),字苇生。先世自海宁迁兰溪,为布商。天资颖异,初业儒,中秀才,游学于杭州紫阳书院。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乡试领副贡,与绍兴徐锡麟同榜,交谊甚笃。三十一年清廷废科举,返乡筹集经费创办私立湘嵒学堂,一切章程悉为手订,翌年被推为堂长,为兰溪捐资兴学之首倡者。

资料显示,兰溪祝氏家族向来重视教育,不仅办有私立湘嵒学堂,还有金华市区的湘嵒试馆。抗战胜利后,私立湘嵒学堂重回祝家怀抱,但经费很是紧张,当时祝氏的当家人祝张秀琳即把自己名下位于龙游的田产赠于学堂作为校产。祝张秀琳是祝氏二房祝亦平(祝达)的继配,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后期被推举为祝家的族长。解放后,作为工商业主代表,祝张秀琳被推举为政协浙江省委员会第一届委员会委员(1955年2月—1958年11月)。

“祝裕隆”留给后人的启示

展出的不少历史资料显示,“祝裕隆”在企业鼎盛时期,不断开拓创业思路,开发多种经营。如清咸丰后,兰、金、游三家祝裕隆抽出部分积累,组成“三合庄”“善德仓”等置业机构,在龙游、游埠购置良田200余亩,在兰溪购进多处市口房产。正是这些“炸不烂、抢不走”的“三合庄”田地房产,避免了日寇入侵、物价飞涨的天灾人祸,使“祝裕隆”始终是四府绸布业的巨擘与盟主。

很多企业家都把打造百年企业作为自己一生的目标和追求,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于产业周期性及企业领袖变更等原因,“富不过三代”往往成为企业和企业家的噩梦。然而“祝裕隆”自创始起,横跨鸦片战争、太平天国起义、八国联军入侵、抗日战争等战乱年代,又历经几度通货膨胀、物价飞涨,百业凋零。祝氏家族期间虽有一度疏散迁徙、脱货求财的经历,但在世道恢复太平重新开业后,很快便又重振当年雄风,直到1956年的公私合营,祝氏家业一脉相承,绵延七代人,繁荣近两百年,始终屹立不倒,打破了“富不过三代”的说法,为旧中国商史所罕见。

一家百年老字号,一部百年商业史。作为一个百年前就实行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由徽商全权经营并获得极大成功的企业,“祝裕隆”这个百年老字号无疑是婺商、徽商研究中一个非常值得深入探究的典型案例。

当然,此次展出的兰溪徽商“新安会馆”的产据文书——会馆文化史料,也很有研究价值。兰溪“新安会馆”创建于明初,盛行于明清和民国时期的一种地缘或业缘性的传统社会组织,是同乡人或同业人在京城或都市里创建的“聚会寄居场所”。旧时的学子、商人或进城闯荡的漂泊者,都可凭同乡或同业的关系免费或少费寄居在这里,形成了一种独特的“会馆文化”。

位于三江之汇的兰溪,自古以来商业繁荣,被列为浙江七大商埠之一。城西的兰江,终年樯帆林立,客商云集,而街市喧腾,肩相摩而踵相接,俨然为东南之都会。各帮客籍商人因得兰溪天时、地利、人和,旅居经营者也多致富,为谋联络商谊,保护各籍商帮之自身利益,纷纷捐资兴建同乡会馆。“新安会馆”留存的产据文书原件,历经百年,保存依然完好,这些文献对于历史的研究考证是极为重要的第一手原始资料,实为珍稀的地方乡邦文献。这些历经百年仓桑的古旧文书上一板一眼书写着的契约、执照、允单、税票,使我们有可能去追索古徽州商人的发展轨迹,去探寻当年他们成功的辉煌和衰落的无奈。

有人说,回眸历史,并不只是为了守望传统,更重要的是弘扬历代商人的精神和文化,前人那种肯吃苦、勤进取的经商之道,对当前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搞好经营有着不可低估的借鉴价值。

来源: 作者:王志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