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正文

这个长假,我有家难回

提示: “两年多没回老家,我很想念家乡和亲人,中秋节假期短不能回去,便计划着国庆长假趁着给中学的好闺蜜当伴娘、化妆师的机会回趟老家,会会亲友,吃吃万分想念的家乡美食。然而,9月27日,我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说弟弟欠了很多债,为了躲避债主逃出去了,她叫我国庆假期不要回去,免得那些债主问我要钱。末了,她支吾一阵后说这次我不回老家,省下的车马费能不能给家里,他们实在没办法了……”

“两年多没回老家,我很想念家乡和亲人,中秋节假期短不能回去,便计划着国庆长假趁着给中学的好闺蜜当伴娘、化妆师的机会回趟老家,会会亲友,吃吃万分想念的家乡美食。然而,9月27日,我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说弟弟欠了很多债,为了躲避债主逃出去了,她叫我国庆假期不要回去,免得那些债主问我要钱。末了,她支吾一阵后说这次我不回老家,省下的车马费能不能给家里,他们实在没办法了……”

电话里,读者小娅(化名)语带哽咽。她说,父母对弟弟的溺爱让她从小就如鲠在喉,工作后离家越来越远,可心里依然放不下父母家人,总会尽力贴补家里。没想到,因为弟弟的欠债,她如今连老家都不能回了,在父母眼中,她这个女儿到底算什么……

离家远走,多希望能听到一句暖心的惜别

我是四川雅安人,今年25岁。高中毕业,我没考上好大学,先是在成都市区的一家咖啡厅当服务员,后来跟着小姐妹一起到了武汉,当过服装店营业员,帮人卖过家具,再后来又去了杭州学美甲、化妆,去年春节后到了金华,在师姐开的一家形象工作室做造型师。

我父母都是农民,父亲偶尔做点小买卖,家境很一般。我有一个弟弟,比我小3岁,记忆中,有了弟弟之后,父母对他的偏心和溺爱就没有停止过。逢年过节,妈妈给弟弟买新衣鞋袜总是很舍得,而我不是穿表姐、堂姐的旧衣服,就是妈妈用给弟弟买衣物余下的钱挑便宜的给我买两件,她总想着抠点钱给弟弟买玩具或零食。一家四口的餐桌上,好吃的菜总是放在弟弟面前;亲友送的玩具文具和零食,都是弟弟先挑,有时他全都抢走了,父母会拣一样最便宜的安抚性地递给我,弟弟一哭闹,他们就承诺给他买他想要的东西……

那样的成长经历里,我对家人常有一种疏离感,甚至会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有时我也挺讨厌弟弟,却无法从心底憎恨他,也许这就是血脉亲情吧。有时候,同学、亲友给我的新奇文具和新鲜零食,我也会主动给弟弟。

高考那年,因为拉肚子、发烧,我没有考上好学校,想去复读,父母却不同意,说家里太穷,弟弟还要读书呢,女孩子还是早点工作、早点嫁人比较好。那时,我有个堂姐在武汉一家咖啡馆打工,父母觉得那是一份好工作,没有日晒雨淋,四季都有空调,竭力说服我跟堂姐一起去武汉。

还没过完最后一个暑假,我就要第一次离家远走。除了给堂姐车票钱,父母只给了我300元钱,“到那里上班就有工资了,你的工资你自己花,记得给弟弟买点大城市才有的好东西就行。”一直到上火车,我都没有听到一句惜别的暖心话,不让我每月交钱给家里,也许就是父母给我最大的恩宠了。

到了武汉才知道,那300元钱除了途中餐费,连买齐我的日常生活用品都不够,更不要说房租了。我在武汉第一年的房租和押金是堂姐垫付的,上了一年的班才慢慢还清,微薄的工资除了房租和日常开销,根本存不下多少。工作第一年,我常穿堂姐的衣服,却还是在过年时寄了1000元钱给父母,那可真是从牙缝里省出来的。

四处漂泊,每次回家听到最多的就是弟弟的各种不省心

这几年,我四处辗转,离家越来越远,不是不想常常回家,而是怕回家。每次回家待几天,父母只有接过我手中的包裹和钱时眼睛是亮的。带回去的礼物自然主要是给弟弟的,可父母还是会把我给他们的再分出来给弟弟一些,我孝敬他们的钱,估计也都花到弟弟身上了。

我有很多话想跟父母说,可他们听不了几分钟就跟我说弟弟,弟弟成绩不好,弟弟又闯祸了,弟弟缺衣服鞋子了,弟弟把老师得罪了……为了讨好弟弟的老师,父母甚至想找人撮合我跟弟弟班主任的弟弟谈恋爱!班主任的弟弟好吃懒做,30多岁了还没娶上老婆。我很佩服他们的想象力,也很佩服他们想要帮弟弟摆脱困境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和勇气,可我不知道,在他们心目中,我到底算什么。

高中毕业补习了一年,弟弟连个三本都考不上,却异想天开地要开个小网吧,因为他最爱玩游戏。父母把攒了多年、准备盖房子的钱拿出来资助他,还叫我拿出我当时的全部积蓄,帮弟弟在镇上租了房子,置办齐全了网吧设施。可不到半年,网吧就被一帮跟弟弟和小伙伴打群架的男孩砸得稀巴烂。父母四处求人,前前后后忙了一两个月,事情才算勉强解决,双方各有责任,对方责任大一些,赔了点钱,但网吧没法开了。

之后,弟弟去学开车,当过几天货车司机,因为没有责任心货物缺失,父母赔了钱,弟弟丢了工作;后来他又开过一段时间淘宝店,结果自己店里的东西没卖掉多少,却从别人店里买了很多东西,因为他觉得他就要发财变成成功人士,可以随心所欲地买买买了;再后来,弟弟开始交女朋友,仗着长得还有几分帅气,经常换女朋友,为了在女朋友面前有面子,不但编理由向我和父母亲友要钱、借钱,还通过网贷借钱……

有家难回,我永远都是那个被父母忽略的孩子

今年8月初,我连续3天接到一家网贷公司的催债电话,因为弟弟借贷时提供了我和父母、亲友共6个人的联系方式,他不还款,网贷公司就轮番打我们的电话催债。实在烦透了,跟弟弟确认过之后,我转给他1.2万元,让他赶快还账,再不要乱花钱、乱借钱了。弟弟答应得好好的,那家网贷公司也不再打我电话,我以为弟弟总算消停了,可9月中旬,我又接到了其他网贷公司的催债电话。

我气急了,打电话回家让父母好好管教弟弟,才知道弟弟靠着刷卡和网贷,过了不到一年的阔绰日子,因为还不上网贷借款,网贷公司的催债电话打到了亲朋好友那里,当地的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也上门催债。起初,那些几千元、1万多元的欠债,父母想方设法帮他还了,没想到,催债的人和电话越来越多,原来弟弟借的钱到了集中还款期……父母说,家里的积蓄全都贴给他了,为了帮他还债,他们也厚着脸皮向亲友借了,可来催账还没还上的已经有七八万元,不知道是否还有没到还款期限的借款。知道弟弟欠下的是吃喝玩乐的消费债后,借钱给我家的亲友也上门来讨债了,弟弟还不出钱,也觉得很没面子,只好逃了出去……

我这几年收入还不错,也攒了点钱,想明年跟男朋友结婚用,得知家里是这个境况,想回家看看,当面跟弟弟好好谈谈,或者干脆把他带到金华来打工,我和男朋友一起好好看着他。可没想到,9月27日,我妈打电话说,上门要债的人和催债电话越来越多,他们已经无力招架了,让我国庆节不要回去,免得那些人找我麻烦。

起初,我心里还有点感动,觉得父母心里还是有我这个女儿的,怕弟弟的事情给我添麻烦。我安抚了我妈几句,想给闺蜜打电话,告诉她国庆我没法回去参加她的婚礼,让她尽快另找一个伴娘和化妆师。我几次想结束跟我妈的通话,说我还要跟闺蜜说明情况,可我妈支支吾吾就是不肯挂电话,我急死了,问她还有什么事,她吞吞吐吐地说,既然国庆节我不回家了,那原来准备的车马费能不能给家里,弟弟惹下这么一摊子事情,家里实在没办法了。

我心里有点凉,倒不是因为父母问我要钱,而是觉得他们肯定会把这钱又给弟弟,他逃到外面,吃住也是要花钱的啊。我问我妈,弟弟到底去哪里了,我要他的新联系方式,让他到金华来打工。我妈立刻很警觉地说,他出去后没跟家里联系过。

我可以肯定,父母跟弟弟是保持联系的,从我这里要去的钱,也是要资助弟弟的。挂了电话,转了钱,我心里拔凉拔凉的——在这个家里,我算什么?自从有了弟弟之后,他们心中就没有我这个女儿,丝毫不考虑我想要回家的渴望,想要参加闺蜜婚礼的欢欣……我拿他们当父母敬重,他们却只拿我当提款机,只有弟弟遇到麻烦,才想到用我的钱去堵漏。

国庆假期,我只休息了一天,其余日子都忙着加班赚钱,虽然心中对父母弟弟有怨气,可还是想,多攒点钱,万一家里急用钱,还能帮上忙。我是不是很贱很可笑?明明知道弟弟就是个无底洞,知道我对父母再好都没有用,却在哭过痛过之后还要给家里钱。都说亲情无价,我没有感受到多少亲情的温暖,只感受到深深的无奈,我该怎么办?难道一辈子都要在这样的痛苦中纠结吗?

世间没有绝对的公平,父母对子女的爱,更是难以做到真正的公平。父母和弟弟那边的真实情况,你不用过多揣测,也没必要费心费力地讨好父母、帮助弟弟,他们都是成年人,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也该咽下自己种下的苦果。抛开这些情感上的纠结与揣测,好好做自己,用心对待自己的工作和恋情,让自己成为一个自食其力而且有能力幸福的人,经营好自己的爱情和将来的小家,对父母和弟弟给予力所能及而且有分寸的援助——不要把你不该承担的责任强加给自己,更不要在一边付出一边抱怨的死循环中失去自己人生的快乐。欢迎读者朋友拨打浓情叙事热线83186292或登录“悠悠的浓情叙事”空间 http://125059335.qzone.qq.com,发表你的意见和见解,讲述你的幸福或者悲欢。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
关键词: 长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