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踏上滑板,像少年啦飞驰

856144_zps_1540448012217

 

856141_zps_1540447984390

 

856169_zps_1540448030370

 

记者 陈丽媛 文并摄

韩寒又拍新电影了,他的畅销长篇小说《像少年啦飞驰》将被搬上大银幕。金华青年刘毅虽然不玩赛车,但他很喜欢这本书的名字,它让他想起踏上滑板的感觉——天马行空,无惧挫败。

26岁的刘毅是金华滑板界的“老炮儿”。7年前,在大学里偶然接触到滑板时,他未曾想过这样一项街头运动竟然会登入奥运会的大雅之堂,也没想到自己会因为它而放弃朝九晚五的工作。从去年开始,他在市区进行滑板运动推广和培训,迅速拥有了600多名会员。这些来自各行各业的爱好者几乎每天都要赴一场和滑板的约会,他们把各种创意动作制作成抖音视频上传,有的播放量已经超过了500万。00后也是其中的主力,他们在父母的支持下接触滑板,参与培训课程,最小的练习者仅3周岁。

“说起滑板,很多人想到的是酷和叛逆。其实真正热爱滑板的人,不会用它来耍酷,我们在滑板上向往自由,挑战自己。”刘毅说,“我觉得滑板最酷的地方不是风驰电掣、随心所欲,而恰恰是失败了跌倒在地,翻转滑板继续挑战的那一刻。”

练习场被当成滑梯,和广场舞大妈抢地盘

晚上8点,解放东路银泰天地连廊下的那片水泥地,成了滑板青年们battle(较量)的舞台。这里云集着逛街的市民、散步的路人、唱红歌的大爷、跳广场舞的大妈,一半是时尚,一半是喧嚣。滑板青年们见缝插针地找到几处稍显僻静的角落,开始尝试不同的动作。加速、腾空、翻板、踩稳、落地……广场上不断响起轮子急速滑动、木板碰撞地面的声音,引来诸多侧目和围观。众目睽睽之下,无论动作是成功还是失败,潇洒还是狼狈,滑板青年们都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世界里。

“有了滑板鞋天黑都不怕,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神曲《我的滑板鞋》曾经在广场舞大妈的演绎下在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里热播。说起滑板,很少有人不知道,但不踏上滑板,就很难了解它的魔力。即使在《我的滑板鞋》伴奏下跳过广场舞,大爷大妈们看到滑板青年,依然会嫌弃对方莽撞嘈杂。大半年时间过去了,如今在银泰天地连廊下,广场舞大妈和滑板青年已经有了默契,岔开时间分头活动,抢地盘式的剑拔弩张也就没有必要了。

在湖海塘公园,滑板青年们的活动空间更大,无奈反倒更明显了。要不是被刘毅带到这里“刷街”,记者都不知道原来金华已经有了一块滑板练习场。它由四组不同形状的蓝色金属体组合而成,坡度、高度、弧度各异,滑板运动员可以在上面纵横驰骋、自由发挥,玩出比平地更有可看性和挑战性的动作。不过,很多时候,这里的幼童比滑板青年更多,他们有的把坡面当成滑梯,大一点的孩子则在上面骑自行车、平衡车。大部分家长也不知道这些坡面的用途,反而把滑板爱好者当成另类闯入者。运动过程中的滑板冲击力不小,为了防止发生意外伤害,看到练习场里嬉戏者过多时,大部分滑板爱好者会忍痛割爱地另觅空地。

“刚开始玩滑板的时候只是觉得玩滑板挺帅,后面玩久了,就会发现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每当你完成了一个动作,滑板带来那种成就感是难以言表的,非常减压,而且让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80后小伙胤深是金华滑板爱好者中的“老同志”,也是个新手奶爸。每天只能趁带女儿饭后散步的时间玩会儿滑板,他已经觉得过瘾:“这是一项阳光进取的运动,需要克服心理障碍,激发潜能,才会越玩越自信。我们这里有好几对亲子一起玩的,等我女儿再大些,我也想让她来体验一下。”

来不及成为滑板运动员 至少还有赞助

刘毅和滑板结缘始于2011年,当时还是大学生的他看见校园里有人在玩滑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就尝试了一下。没想到就此上瘾,不但和几个同学组织了滑板社团,还组织了数次校园滑板赛事。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毕业后,他进入一家电子公司上班,每天仍要抽出两三个小时玩滑板。

“脚尖翻”“脚跟翻”“豚跳”“大乱”……这些看起来惊险刺激令人眼花缭乱的滑板动作,刘毅早已挑战成功了。与别的运动不同,那时候的滑板人比较迷茫,既没有训练,也没有课程,就连想找个人来比赛,也得自己呼朋引伴。

2016年8月,国际奥委会全会表决通过滑板、冲浪、攀岩、棒垒球和空手道等5个大项进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后来,全运会上有滑板项目了,再后来,认识的朋友里有人注册为滑板运动员了。成为滑板运动员,年龄是有限制的,大龄玩家刘毅显然已经错过了从事专业滑板运动的奥运时机。“失落总是有的,但迟到总比不到要好。至少,现在家人不会再反对我玩滑板了,国内的滑板产业也会越来越好。”

去年,刘毅辞职了,在市区开起了滑板店,开始推广这项运动。在刘毅的滑板店里,除了五颜六色的各式滑板,一叠厚厚的废板也很引人注意。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摩擦摩擦,几乎每个滑板动作都需要鞋子和滑板的摩擦,既费鞋又费板。平均每个月,刘毅都要消耗一双鞋、一块板。读大学的时候,他常常为此而节衣缩食,甚至还掌握了补鞋技能。即使现在有了收入来源,玩滑板的损耗对刘毅来说,也是一项不小的开支。他粗粗算了一下,这些年光是滑板他就玩坏了80多块。

滑板是一项高度商业化的运动,滑板的赞助文化在国外已经非常发达,不仅是滑板运动员,民间滑板高手也有自己的赞助。现在在国内,滑板选手也可以通过自己表现去博得滑板店、品牌方青睐,赢得赞助。前不久,刘毅试着把自己的滑板视频发给一家国内滑板品牌,没多久对方就给出了赞助方案。通过这样的方式,他把会员中的一名佼佼者推荐了出去,赞助商认可后,他的滑板店也有了一名赞助对象。这个过程比刘毅想象得的顺利,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激励——把兴趣变成事业,至少有了一个不错的开端。

摔倒并不可怕 重要的是能重新站起来

和很多90后不一样,刘毅的手机里没有游戏APP,空下来的时候,他不是在网店上接单,就是在视频软件上研究滑板视频。对他们这一代滑板爱好者来说,拥有教练是奢望,网络是他们学习技术的主要途径。刘毅喜欢看高手云集的滑板赛事,他从小就是体育特长生,从事过的运动项目,一只手都数不过来,他认为没有一项赛事比滑板更令人心潮澎湃。除此之外,他最爱看的是失败视频集锦。“开始看会觉得搞笑,看着看着就沉默了,再看下去就满心敬畏了。”他知道,一个小小的翻板动作,背后也许要经历成百上千次的失败,还有人为了一个动作,一练就是好几年。滑板运动不同于传统运动项目,不拘泥于固定的模式,滑板爱好者可以创造自己的动作,有了创意和想法,就不断努力去挑战。

“跌倒了不放弃,再次爬起来挑战自己”正是滑板人的精神。一名圈内昵称为“师妹”的女性滑板爱好者说,她是一名英语老师,白天她在课堂上教孩子,晚上来到滑板场,她就会拜很多孩子为师,向他们学习动作,她享受这样的角色转换。看着她笑着在孩子们的围观中一次次摔倒又站起来,刘毅觉得她其实并不是这项运动的“菜鸟”。

“我已经离不开滑板了,过去觉得玩滑板很炫酷,现在它教会了我什么是坚持。”当年和刘毅一起玩滑板的同学,大多数已经把滑板束之高阁,刘毅也感觉到“年纪大了,动作跳得不够高了”,但他依然乐此不疲。他忙碌地奔走在商场、户外和学校之间推广滑板运动,挖空心思地组织兼具娱乐性和可看性的滑板活动。闲暇时,他和小伙伴们也会制作滑板视频上传到网上。开店还不到一年,他在抖音、快手、微博等平台上的粉丝已有近5万名。其中最火的一个视频已有500多万播放量,点赞量超过30万。视频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滑板教练为一个年幼的学员穿好护具,击打拳头准备出发的画面。“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就火了,我想也许是人们通过它感受到了这项运动朝气蓬勃、积极向上的一面吧。”

眼前的这个滑板青年没有染发,不穿耳洞,T恤上也没有街头文化的痕迹,给人干净清爽的感觉。他说,不需要通过外表来张扬个性,不希望让围观者对滑板的认识停留在吊儿郎当、不务正业上。事实上,他周围玩滑板的年轻人大都有着稳定的职业,他们白天是医生、工程师、咖啡师、英语老师,晚上在滑板上脑洞大开地挑战自己的创意和技术。

刘毅说话的速度比较慢,站上滑板,就立马提速了。踩着滑板来回滑动热身后,他来到一个锥形的坡面上,在快滑到坡顶时,脚掌朝下一点,伴随着上跳动作,整个人腾跃起一米多高,滑板也随着身体朝上飞腾。旋转了360度后,伴随着下落动作,滑板乖乖回到了他的脚下。虽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但这也是滑板的乐趣所在。

来源: 作者:陈丽媛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滑板 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