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暖新闻】母亲高龄,两个儿子十年如一日服侍在身旁

金华新闻网11月1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张海滨 通讯员 蒋永兴

近日,东阳市画水镇许宅村最年长老人、98岁的陆爱卿出殡,前来送行的有400多人。很多人称这是一次“弘扬孝文化、传播正能量”的送行,因为陆爱卿的两个儿子孝敬母亲的事迹让人感动,在他们身上,大家看到了“孝”字当头的家风,看到了榜样的力量。

母亲住院 儿子“上班”

7月19日,因发低烧、不思进食,陆爱卿被两个儿子送进了镇卫生院。

陆爱卿的两个儿子,老大叫许锡宝,今年70岁;老二叫许锡良,63岁。他们还有一个妹妹叫许锡芳,今年59岁。

住院一个月,30个日日夜夜,陆爱卿的病床前每天24小时都有人侍候。两个儿子隔天一轮换,兄弟俩每天早上六点半至七点在医院病房“交接班”,谁也不会迟到早退,交班以后还要在医院里多待一会多陪陪妈妈。同病房的人说,他们就像是到单位里上班一样,很守时很负责。

因治疗需要,陆爱卿有好多天白天、晚上都要挂吊针,一挂就是三、四瓶。怕陆爱卿无意识拔了针头,打点滴时兄弟俩都时刻盯着,须臾不敢走开。

与医生、护士的沟通工作,兄弟俩也做得特别好。妈妈发烧反反复复,兄弟俩发现了苗头就及时跟医生说。妈妈长时间卧床脚上有了烂疤,兄弟俩到处寻医问药效果不佳。后来,许锡芳去武义要到了祖传秘方,。根据医嘱,兄弟俩轮流着给妈妈泡脚、清创、用药,前后四个月,终于治愈。

陆爱卿要少吃多餐,妯娌俩千方百计给奶奶弄好吃的能吃的,尽可能地变换花样、增加营养。光是蒸蛋,就做了加盐的、加肉松的。想吃龟苓膏、择子豆腐就去市场上买。兄弟俩则像在家里一样负责喂给妈妈吃。老人家有时不想吃,有时还耍孩子气,紧闭嘴巴就是不张口,喂进去了不咀嚼不下咽会长时间含在嘴巴里,兄弟俩就要凑到妈妈的耳朵旁哄她开心劝她吃。

住院期间,四代同堂的陆爱卿尽享天伦之乐。除了两个儿子两个儿媳、一个女儿和女婿,她的两个孙子两个孙媳妇、四个孙女孙女婿……都隔三差五前来看望。深受家人爱戴的老太太,一人生病牵动了三代人的心。

“父母在,不远游”

这一次陆爱卿住院,许锡宝、许锡良分别在外头住了十多夜,就是在医院里陪护着妈妈。自2001年爸爸许先光因病去世以来,兄弟俩就很少出远门极少在外住宿。最近10年,兄弟俩就没有离开过妈妈。

许远航是许锡宝的大女儿,与丈夫都在东阳市区工作。2007年,许远航在工作单位附近买了房子,爸爸、妈妈喝喜酒都来了。客人送走,已经夜深,女儿、女婿恳请爸爸妈妈留下,可是爸爸执意要回,说是奶奶一个人在家不放心。其时,许锡良在义乌电信局工作还没有退休。

许远航说,那个时候,奶奶虽然不方便出远门了,但是身体状况还是不错的。她们的儿子今年都18岁考上大学了,爸爸一天也没在她们家里住过,到的次数也十分有限,屈指可数。爸爸总是说,奶奶在家里,他走不开,更不能在外面过夜,女儿家也不例外。

这些事情,许锡良碰到要少一些。因为他的女儿许含情就嫁在同一个行政村,走个2000来步就到了,来去很是方便。许含情也深知爸爸的性格,把奶奶看得比谁都重要。“好在我的婆婆会给我带小孩,要叫我自己的妈妈过来带,看样子我爸爸就不会同意。”许含情说,妈妈也跟爸爸一样,对奶奶比谁都好。

许锡良在义乌电信局退休,有一套房子,工资关系、医保关系仍在义乌。可是自2007年退休以后,他就没在义乌住过一天。局里有事,五一有活动,高血压要配药,许锡良都是当天去当天回。老同事、老朋友再怎么挽留,许锡良都一概谢绝。刚退休的那年,有单位想聘请他,许锡良不为所动,宁可回家种菜陪着妈妈也不被高薪所吸引。曾任洪塘初中副校长的许锡宝退休以后,先有复习班后有企业都想聘请他去协助管理,他也都毫不犹豫回绝了。对于自己的选择,许锡宝、许锡良无怨无悔。

许锡宝、许锡良有不少爱好旅游的老同事、老同学,有时候也会叫他们一起出去玩玩。许锡宝、许锡良总是说,妈妈在,他们走不开。也有人建议,你们可以一个星期或十天半个月轮流照顾妈妈。许锡宝说那样时间长了会疲劳的,还是一天一天轮换比较好。许锡良则把单位组织的和劳模福利的疗休养都推掉,一心一意在家里陪着妈妈。这么多年了,兄弟俩真正做到了“父母在,不远游”。

陆爱卿2014年5月摔了一跤以后生活不能自理,照顾母亲的饮食起居就成了兄弟俩的日常工作。早上扶起床、穿衣、洗脸、洗手,洗假牙,一日三餐、上轮椅、晒太阳、聊家常,擦洗身子、晚上温水洗脚、伺候睡下、排大小便,都是兄弟俩每天必做的功课,都做得耐心细致。早餐吃稀的,需要喂半个小时。中晚餐,都要吃饭还要有荤菜,一餐喂下来至少需要五十分钟。一天光是花在陆爱卿吃饭上的时间就要两个多小时。许锡宝、许锡良都是让妈妈先吃好了,他们自己才去吃,经常吃的是冷饭菜。

这个“活”不轻松,端碗拿汤勺的手都会酸。妈妈有时候不想吃,需要劝需要哄,需要苦口婆心,需要耐心也需要技术。天长日久,兄弟俩都学会了,都做到了,都习惯了。

兄弟俩不让各自的妻子给妈妈喂食,让她们只管做好妈妈吃的饭菜。陆爱卿吃饭也是在两个儿子家隔天一轮,妯娌俩都尽可能地给婆婆做好吃的做她喜欢吃也能吃的,无形中开展了服侍老人的竞赛。

人们都说,久病床前多恶臭。但是前来看望陆爱卿的亲戚、友人都说,陆爱卿的房间里没有那种特有的气味,老人家身上也没有一点臭味,衣服每天都是干干净净的。人们都说一天两天容易做到,年复一年就难了。兄弟俩做到了,这么多年如一日,真不简单。

“孝”风传承 来自榜样的力量

大家称赞兄弟俩不简单,兄弟俩说这是他们应该做的,还做得很不够。最大的遗憾是没能陪母亲到杭州看看西湖。据兄弟俩说,许氏家族一代一代形成了“孝”字当头的家风,他们的爷爷许开上、奶奶金清凤就是四村八乡扬名的大孝子。他们在爸爸、妈妈面前也都是唯唯诺诺,叫声应声。爷爷是远近闻名的种田能手,把重活、累活全拿下;奶奶是村里公认的持家一把手,把家务活全撂下。那个年代,温饱是个问题,如果家里只有两个人能吃饱,这两个人必定是爸妈无疑。

许锡宝、许锡良的爸爸许先光在义乌邮政局工作,每次回家都要给爸爸妈妈带喜欢吃的东西。一到村口,就先叫爸爸、妈妈;一踩进家门,就先去看望父母。爸爸许开上1959年去世后,许先光生怕妈妈想不开,回来总是陪在妈妈的床前,给她讲开心话。那些年,陆爱卿既当媳妇又做婆,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子十余人,还养了鸡鸭鹅和母猪、生猪,每天起早落夜,埋头苦干,任劳任怨,在婆婆面前从来没有一句重话。

许锡宝、许锡良、许锡芳小的时候,受父母亲的影响,对奶奶格外尊敬亲近,放学回家第一声总是先叫“阿奶”。每次外出都要辞行,在外都向家里报平安。晚上,许锡芳一直陪着奶奶睡。她记得很清楚,1976年农历12月23日的前夜,学校已经放了寒假,奶奶要她第二天陪去镇上赶集,谁知早上起床奶奶脑溢血,已经安然去世了。

现如今三兄妹都已经升级做了外公或奶奶,都已经三代同堂。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在祖传的家风规范下,他们的儿女也都十分孝顺,不仅叫得很甜,而且做得实在。许锡宝三个子女,节假日就要过来看看,一来就是九个人,坐下来吃饭就是一大桌。厨房里,主厨总是儿子许远征,帮厨则是儿媳朱春梅, 几乎不让妈妈王菊香插手。许晓航的丈夫蒋洋弘开了药店,老人家伤风咳嗽就送药过去。许锡良、金志芳的儿子许远超在附近工厂上班,老人家病了上医院,他就请假了开车送。女儿女婿携家带口来到爸妈家,都要先去问候一下老人家。对老人尊称、遵从,出门辞行、报平安,吃饭坐上横头坐交椅(主座)、老人不到不动筷子,这些都已经成为许氏家族成员自觉遵守的规矩。

他们家的孝行特别好。村里人说,上行下效,这正是榜样的力量。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张海滨 蒋永兴 责任编辑:黄晓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