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在现场 > 正文

​ “脱发大军”主力人群年轻化 防脱发消费渐成“吸金”市场

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6日消息  记者 朱静怡 文/摄

前几天有这么一条新闻火了,24岁的南京小伙子小张有熬夜习惯早早开始脱发,头顶秃得还挺严重。最近小张相亲了一个女孩子,当时他戴着帽子,双方感觉不错,可等女孩子看到他不戴帽子的照片后,就不理他了。这个94年生的小伙子,最后在父母的催促下,花了3万元进行植发……

脱发,似乎本该是“中年哀事”,如今却悄悄盯上了80后、90后。去年“双11”期间,淘宝平台用户调查报告显示,购买护发和植发产品的人群中,80后占38.5%,90后占了36.1%。今年“双11”近在眼前,社交平台针对年轻人分享的防脱生发类产品信息层出不穷,金华本地与之相关的消费业态亦新增不少。随着美妆行业细分,防脱发消费正在逐渐形成一个“吸金”能力强大的蓝海市场。

80后成脱发主力军

说到脱发,89年的金华姑娘小涂有一肚子的烦恼,翻翻前两年的照片感觉头发还挺茂盛的,随着换了需频繁加班的工作岗位,又面临被催婚,顶着“大龄剩女”的巨大压力,这两年她头顶的头发明显稀疏了,拍照的时候头顶有一块空白特别扎眼,不得不用美图秀秀 “P”一下。

“秋天到了天气干燥,感觉掉发更明显了,每次洗澡都能抓下来一把,害得我长头发都不敢留了。”小涂无奈地说,自己这次“双11”第一要紧的囤货,就是一款号称能防脱的生姜洗发水,一瓶药100多元,不便宜。

前段时间,知名电器品牌戴森推出了一款多功能网红卷发棒,一套售价3000多元。不少金华网友都在自己朋友圈里转发调侃说,“自己的发量太少,用不上这么贵的卷发棒。”

金华网友@柒岐super77今年33岁,银行业人士,额头已经脱发脱成了“M”字型。“我家可能有点脱发遗传,再加上工作压力大,大学以来的生活习惯就不是很健康,发际线一年比一年靠后。”他说,自己喜欢看球赛、打网游,熬夜是常事,中午又经常吃油腻的外卖,估计都有关系。“现在已经尽量调整生活习惯了,近期准备去大医院看看,调理一下。”

90年的小董从事汽车销售,他说自己爷爷、爸爸都有脱发问题,但都是四十多岁时出现的,他是25岁左右开始脱发的。 “脱发影响我在女朋友和客户面前的形象,真是给生活和工作带来双重烦恼。”小董说。

金华市中医院皮肤科主任胡匡骏告诉记者,机体因正常的新陈代谢,每天都会有头发脱落,只不过脱落量不多,每天脱落头发不超过70根,一般问题不大。病理性的脱发分斑秃、全秃两种,除了遗传性因素外,不良的饮食、作息习惯及工作生活压力也是主要原因。与过去相比,近年来,他接诊的脱发病人年龄越来越轻,30多岁很常见,25、6岁的也不少,女性患者的比例也在上升。

胡匡骏建议,脱发不严重的首先要调整自己的饮食和作息,少吃甜食、油腻食品,减少熬夜,多运动增强抵抗力。如果是病理性脱发要及时到正规医院就医,接受对症治疗。

围绕“防脱”消费门类多

目前,全球美业市场开始细分,毛发市场势头强劲。据财经媒体报道,仅在中国市场,脱发产业价值就已经突破1000亿元,并且稳定增长率保持在22%,市场规模直逼2000亿元。欧莱雅、联合利华、保洁、资生堂、云南白药等美业大鳄开始注重头皮健康和防脱市场,大量热钱开始涌入这个蓝海市场,市场反应极为强烈。

在今年最新一季的阿里健康报告中,广东、浙江、江苏、山东、上海五个东部地区购买防脱发产品的数量占了前五名。防脱止脱产品成为琳琅商品中一匹黑马,成功杀出重围,一跃成为销售榜首。

打开淘宝搜索关键词“脱发”,相关产品五花八门,有防脱洗发水、生发液、育发膏、密发水等等,其中一款热门防脱洗发水月销量超过2万笔,类似洗发水每瓶单价从6、70元到200多元都有,至于有没有效果,用户反馈意见不一,看得人眼花缭乱。

除了线上消费,线下的门道也不少,如整形医院有植发项目、美容院的生发、育发套餐等等,此外,直接选择做假发套、仿真头皮的也不少。万达附近今年下半年新开了一家专营仿真头皮的店,开业时还给90后打9折,80后打8折。

市区工商城有一家“百髪百种”,主营假发业务,已经开了13年了。店主叶玉梅介绍,男性客户以遮盖脱发为主要目的,而上了年纪的女性大多是为了遮盖白发。现在年轻客户越来越多了。有一个在杭州某互联网企业工作的90后女生,因工作压力太大头顶头发稀疏,就来定制了一片遮盖头顶的假发片,还有年轻男性为了拍婚纱照、办婚礼形象好看,也要求定制假发。最年轻的是一个高中毕业生,因高考压力大脱发严重,上大学前定做了一套假发,不过随着开学后心情愉快,作息步入正轨,头发生长又恢复了正常。

叶玉梅说,假发根据消费者的脸型、气质、职业需求来设计,根据头发长短、发质等级、网料透气性和手工艺不同,价格从800元到5000多元不等。有的客户为了造型百变,先后定制了十几个假发。“现在消费者对假发的接受度高了,尤其是女性,更多的把它当做一种变美的手段,跟去理发店做头发一样,越来越像一种大众化消费了。”叶玉梅说。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黄雪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