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走向富强·金华人的春天故事㉔ 】驶入高速时代 开启时空飞越

——洪叶南讲述从“杭金衢”起步的金华高速公路建设

金华新闻网11月12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盛游 通讯员 徐益丰/文  洪兵/摄

2002年12月28日,在位于赤松仙桥的高速公路金华枢纽,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宣布:“杭金衢和金丽温高速正式开通!”

“回想起那天,我仍然会热血沸腾。”原金华市杭金衢高速公路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洪叶南回忆起当年全程参与杭金衢高速公路金华段建设说,杭金衢高速通车,标志浙江“四小时公路交通圈”的发展愿景顺利实现,八婺大地也开始感受高速公路带来的变化、享受高速公路带来的便捷。由杭金衢拉开金华高速公路建设大幕,之后数年间我市境内7条高速公路陆续开通,交通区位优势日益突出,金华承东启西的交通枢纽地位更加显著。

“半小时经济圈”的诞生

杭金衢高速公路是国家规划国道主干线“五纵七横”中的一横——上海至瑞丽高速公路的组成部分,也是我省跨世纪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全长290.5公里。其中,杭金衢高速金华段长99.242公里,起于浦江县郑家坞镇,止于兰溪市游埠镇,贯穿浦江县、义乌市、金东区、婺城区、兰溪市,是金华高速公路建设历史上的第一个大手笔。

当时,金华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高速公路是如此与众不同:双向四车道,来往分开;不左右摆绕,各行其道。每隔一段有路程标示,警示超车距离。路况更不用说,几乎没有颠簸之感。由于是全封闭,两边架有钢质护栏,汽车待遇比火车待遇还高。

然而此般好评如潮的高速公路,在建设之初也有一些“插曲”。

“当时地方上有两种意见。除了积极主张修建高速公路的,也有部分人以修建高速公路投资大、占地多,不符合中国国情为由而反对。”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张序锁回忆。

张序锁说,由于认识上的不一致,那时还不敢叫“高速公路”,只说是“汽车专用路”,但具备随时改成高速公路的必要条件。因此,高速公路发展不得不经历了由汽车一级专用路到高速公路的一段曲折过程。

对此,洪叶南也有体会。1997年,他在省里挂职,经历了沪杭甬高速公路建设。次年,有经验的他从磐安被调至金华,进入杭金衢高速公路金华指挥部。

“大家对修建这条高速路的观念慢慢产生转变。”他说,以前从金华去杭州,没个大半天根本到不了,光从交通方面考虑,杭金衢高速就能带来时间效率和行驶体验上的显著改变,何况建成之后还有接轨长三角,拉近国际良港(上海港、宁波港),呼应闽粤、直通边贸经济走廊的作用。

“回顾杭金衢高速的诞生史,时间轴还要拉得更久一些。”洪叶南说,1989年,中、日两国政府在科技合作项目《浙江省干线公路规划调查》中,把杭金衢高速公路列入课题。从那之后,我市随即组织人员进行工程预可行性研究,为立项前期工作作准备。1995年3月,市委市政府成立由当时主要市领导挂帅的市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并多方努力争取项目立项。

洪叶南回忆,为能顺利批下项目还有些波折。1995年,国家实行宏观调控政策,高速公路项目就要拖下去。而正是当年3月,在全国人大会议期间,金华的全国人大代表朱洪法、倪长生、童克祖联合省里30余名代表递交议案,要求加快金衢高速公路立项工作。1998年2月11日,杭金衢高速公路项目建议书终于获得国务院批准。

项目获批后,杭金衢高速公路建设进入准备阶段。1998年9月13日,市政府召开杭金衢高速公路建设动员大会,部署开工前的各项工作。同年11月10日,我市在曹宅镇召开杭金衢高速公路建设征地、拆迁千人誓师动员大会:杭金衢高速公路建设将使金华的高速公路成网,实现从“一小时经济圈”到“半小时经济圈”的跃升。

搭建“大动脉”的金华速度

“1999年7月30日,杭金衢高速公路在它的起点萧山红垦农场正式动工,金华段的7个土建合同段同时开工。”洪叶南说,开工建设前的各项筹备工作至今深深印在他心中:

杭金衢金华段涉及征地拆迁面积12414.56亩,拆迁房屋10.25万平方米,迁移坟墓9767穴,迁移或砍伐各种树木40.9万株,搬迁苗木、茶园、花圃204.9亩,迁移各类电杆2560根,迁移11万伏以上高压铁塔28座,搬迁工厂14家、水库31座……

一连串数据足以说明当时征地拆迁工作的艰难,但项目建设得到了群众的鼎力支持。“都说修路好呀,要致富先修路嘛!”这是洪叶南从群众中听到最多、也是最朴实的话。而令他至今难忘的,还有农民纷纷卷起裤腿、拿着皮尺在地里主动配合指挥部测量的场景。

群众对修建高速公路日益迫切的希望,很大程度上成就了杭金衢高速金华段3年多建设的“无障碍施工”。

与此同时,金华段在杭金衢高速建设中创下最快速度。

洪叶南回忆,建设过程中,市指挥部在工程建设管理方面实行责任制、征地拆迁落实承包制、安全施工执行一票否决制,通过这三项制度筛除建设当中可能涉及的滞缓因素和质量漏洞,做到清爽作业。

在省指挥部组织的立功竞赛活动中,我市沿线单位共夺得第一名8次、第二名7次、第三名5次,不仅速度最快,在工程质量和安全施工方面都走在前列,实现了市委、市政府提出的“优质工程、样板工程、廉政工程、窗口工程”目标。

3年多的建设时光,多的是指挥部人员夜以继日奋战在施工一线的身影。“我们那时经常就在工地周边过夜,土地测量放样没法直接开车进场,到了农村公路边上就只能靠步行。但是那些日子,现在回想很有意义。”洪叶南说。

然而,发展的速度实在超出想象。2002年底杭金衢高速公路通车。 随着杭金衢经济的快速发展,“高速”已经不敌车流的“增速”。运行才6年的杭金衢高速公路,已成为浙江最繁忙的高速公路之一。尽管有28米宽、双向四车道,但车流量之大已不堪重负,尤其是萧山至金华路段,常会排起车龙,严重制约目前已建成的高速公路路网运行效率。杭金衢高速公路扩容箭在弦上。

2008年5月20日,杭金衢高速公路杭州至金华段拓宽工程“预可”报告通过省内预评审,该项目的前期工作拉开帷幕。2012年9月4日,“工可”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这意味着杭金衢高速公路拓宽工程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杭金衢高速公路杭州至金华段改扩建工程起于杭州红垦互通立交南,终点为金华互通南,全长151公里,金华段全长63.595公里,涉及浦江县、义乌市、金东区、婺城区等4个县(市、区)的路段、互通和枢纽。这次拓宽改造,两边道路各增加7米宽,每边增加2个车道,成为双向8车道,路面将达到42米宽。

从无到有、从建到扩,洪叶南一直与杭金衢打着交道。“2014年4月15日,杭金衢高速浦江王市岭隧道口,施工人员拆除高速公路绿化带的隔离带,标志该项目破土动工。”担任杭金衢高速公路指挥部副指挥长的洪叶南说。

与建设时期相比,拓宽改造给洪叶南带来新认识。“施工水平方面有了极大提升,但是沿线群众对环保方面的要求越来越高,地方道路与高速公路在连接方面的处理也有了更多要求。”他说,这些都是顺应时代发展必须相匹配的内容。

今年9月21日15时许,随着新拓宽的萧山西小江和浦阳江大桥8车道路面的开通,历时近6年的杭金衢高速公路改扩建一期工程全线通车,这条省内曾经最拥堵的高速公路从此一马平川,杭州到金华实现全程8车道通行。

“拓宽后,杭金衢高速也成为沪杭甬之后,浙江第二条双向8车道的高速公路。”洪叶南介绍,按照国家标准,它适应小汽车的年平均日交通量为6万~10万辆,是现行设计流量的两倍以上,大大缓解了交通压力。

“接藤生花”的金华实践

洪叶南常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杭金衢高速给金华带来了什么?

他给出的答案很接地气:“就像往自家田地接了一根藤。”

这根“藤”上,连接着金丽温、甬金、诸永等高速公路,铺就金华“外交通”的康庄大道;也衍生出东永、义东两条区域高速公路,加速了金华“内交通”的“血液循环”。

“比如诸永高速,就是一条名符其实、惠及千万群众的小康之路。”担任过诸永高速公路金华段总指挥的张序锁说,诸永高速改写了从杭州到东阳要往义乌、郑家坞绕行的历史。而且对磐安来说,更是“千年等一回”的机遇。因为它吸纳东仙线、磐缙线、大科线、磐新线“一纵三横”骨架公路的车流,有利于加快磐安新城区开发,促进沿线工业生产,以及带动香菇、茶叶、中药材、香榧等地方农特产业。

再如义东高速建成,与杭金衢、甬金并网通车,标志着义乌绕城高速大交通时代开启,极大加强了义乌港集装箱的输送能力,缓解义乌城区周边道路的交通压力。它是义乌全面建设“大通关”城市,推进义乌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打造“大物流”系统,构建畅通“义乌港”的重要举措,对构筑浙中城市群、增强义乌对外经济辐射具有重大意义。

“亲历高速公路的建设发展,才真正体会到高速公路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单一到通达的过程,自豪感油然而生。”洪叶南说。

由杭金衢驶入高速时代的金华人,正不断延续着时空飞跃:2005年12月28日,甬金高速公路金华段建成通车;2008年1月26日,台缙高速公路金华段建成通车;2008年12月31日,诸永高速公路金华段建成通车;2015年7月6日,东永高速全线通车试运营;2018年1月12日,金华开建的第二条区域高速公路义东高速公路开通……由此,金华境内已有7条高速公路建成通车。此外,建金、杭绍台2条高速公路正建设当中,武松龙、甬台金衢、金千、义东永北延4条高速公路正在谋划中。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盛游 徐益丰 洪兵 责任编辑:吴慧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