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金华乡村研学游兴旺背后的隐忧

低门槛体验项目打价格战,深度体验项目稀缺——

911437_zps_1542101087973

 

最近,“安乐椅太太”天天关注天气预报,希望周日能放晴。“周日计划和朋友们一起带着孩子去体验割稻子,让孩子体验一下农活。”

随着乡村研学游的兴起,当下的秋收时节,越来越多的学生春秋游走进乡村,体验乡土文化。一些村庄还专门成了研学游的接待团队,提供规范规模的服务。

乡村研学游依托巨大的学生市场红红火火,同时也存在着隐忧。“大家都提供割稻子、挖地瓜、活字印刷、蜡染这些活动,同质化严重的同时,价格战也打得很凶。”金华开发区汤溪镇某村干部说。

记者 钱增 文/摄

体验割稻子的快乐

上周六,在市中医医院工作的陈医生带着读四年级的孩子和其他11名小朋友一起去汤溪镇上境村体验了割稻子、活字印刷、蜡染。“在割稻子现场,先是有农民手把手演示如何收割,孩子们干得热火朝天、满头大汗,没想到在家里做事情有点磨磨唧唧的儿子,割起稻子来特别认真。当天,他是割得最多最快的,堆了满满一堆。连反对参加这次活动的爸爸都连声说意想不到。”

“有个周末坐高铁回金华,发现窗外成片成片金灿灿的稻田,突然就想起小时候暑假经常去外婆家,还写了篇作文《收稻子》,成了人生中得奖的第一篇作文。而现在的孩子周末往往被兴趣班占领,就想到能否组织孩子们去体验一下收割稻子。通过辗转介绍找到了汤溪镇上境村,正好村里有专门的接待团队,能提供服务。”活动组织者“A妈”说。

12名小朋友割完稻子后,还在农民伯伯的指导下,尝试了用老式脱粒机打稻谷。“打稻比割稻子要难一点,既要控制滚轮转动的速度,又要将手中的稻谷匀速翻动,让尽量多的稻谷能都脱粒。”在市区站前小学读五年级的孟欣恬说。

“因为卖力干活,中午吃饭时,孩子们吃得特别香甜,连饭都多吃了一碗。”7岁孩子的妈妈“狼牙月”说。

饭后又体验了活字印刷、蜡染等活动,大家尝试用油墨在活字板上印出古诗和《三字经》《弟子规》等。蜡染体验主要在扎花环节,大家用橡皮筋在小手帕上随意打结,经过去浆、植物染料上色工序后,一块由自己创作图案的小手帕就诞生了。

因为活动体验效果好,在“辣妈群”里分享图文后,好多妈妈希望天公作美能趁着秋收的尾巴,再组织一次活动。

乡村研学游活动受欢迎

“我们成了旅游接待团队,专门招聘了一批向导,带着大家游览参观,组织协调农事活动等体验。村里平整了停车场,大巴停放毫无压力,腊梅厅、枫林庄都能接待团队用餐。我们实行统一结算,活动体验和餐饮打包对外报价。”上境村村委会主任刘叶生说。

湖北姑娘小吴就是上境村接待团队中的一员。“平时主要接待一些老年旅游团队,带领他们参观村里一些古建筑。最近,学校来联系的研学游以体验收稻子、挖地瓜等活动居多。”

汤溪镇的寺平村、上境村、白鹤殿口等几个村庄地处粮食主产区,自然环境优越,而且村里古建筑保存较好,历史文化底蕴丰厚。其中寺平村和上境村依托明清古建筑数量众多的优势,“海外学子走进金华古村落系列活动”更是走出了金华、迈出了浙江,并声名远播海外20多个国家。

近期,金华开发区金西区块的几个村子在乡村研学游方面异军突起。从3月底起到“五一”小长假,一个月时间,上境古村迎来了来自金华、兰溪、武义、永康、龙游等地50多所幼儿园、小学和初中4万多名学生的“研学游”。“五一”小长假期间,上境村也是游人如织,不断接待来自周边以及市区的游客,游客接待量逾2万人次,再一次刷新小长假的游客接待量。

知名“网红”旅游村白鹤殿口村尽管受地理环境及现有土地政策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约,发展空间一时难以拓展。“我们就‘螺蛳壳里做道场’‘资源不足用脑补’,在软件上增强活动体验的舒适度。”该村党支部书记陈定粮说。

11月2日有近1400学生前来白鹤殿口村开展研学活动,不仅创造了白鹤殿口村单日开展研学游人数的最高纪录,同时也创造了金华开发区一日内到同一村开展研学活动人数最多的纪录。

深度体验研学游

依然稀缺

2016年底,教育部等11部委发布《关于推进中小学研学旅行的意见》,提出要把研学旅行摆在更重要的位置,推动研学旅行快速发展。今年7月,省教育厅、省旅游局等十多个部门又联合推出研学旅行实施意见,相关政策的频出,对研学旅行和营地教育行业发展形成极大政策利好。

“可以说研学游正处在最好的发展时机,传统旅游模式逐渐淘汰,现在很多学生离农村、离土地越来越远,将春秋游活动与农事体验结合起来,正好满足玩中学的需求。”市区某旅行社负责人田侃说。

面对研学游爆发的巨大市场,市区不少旅行机构也摩拳擦掌想要介入。“但真正研究之后发现,产品同质化竞争严重,虽然很多乡村都在做研学游,但体验雷同度很高,像割稻子、活字印刷、蜡染、挖地瓜、乡土美食制作,谁都能提供,因此价格战难以避免。”田侃说。

价格战的苦恼已逐渐显现。“像割稻子我们村报价25元一人,但有的村报价20元一人,如果客源多,价格还能更低。”某村干部说,“而且客源又往往垄断在一些旅行社和研学机构手里,他们赚去更多差价。”

家长的吐槽也有不少。“130元的费用不包含午饭,说好去挖地瓜的,结果连地瓜都不能带回来,这不是让孩子当免费劳动力嘛。”

因此,在旺盛的研学游需求中,深度研学体验项目的开发和设计迫在眉睫,让研学的意义更加深刻,让学生更有获得感。

“之前有客人向我们建议,区别提供初级和深度的农事体验项目,由村里牵线和农户谈妥,开辟一块地,孩子和家长以社群的方式组织起来,从春耕开始,深入体验种子成长为稻谷的过程,真正让孩子理解土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来走个过场,拿起塑料镰刀割几下,出点汗、拍几张照片就当是体验过农事了。”上境村讲解员小吴说。

来源: 作者:钱增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金华 隐忧 乡村 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