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金华首次对社会组织开展第三方评估,“首刀”乱象探索社会组织信用体系建设

金华新闻客户端12月4日 金华日报记者 章馨予

日前,金华市小脚丫公益基金会等8家社会组织在经单位自评、业务主管单位审核、第三方评估机构现场评估、评估委员会终评等程序后,正式通过今年的社会组织等级评估并公示。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我市首次以第三方评估的方式,依据社会组织的基础条件、内部治理、工作绩效、社会评价等情况,对其进行等级评定。一直以来,全国各地社会组织都或多或少存在着发展不平衡、评估机构独立性不强、专业化水平不高和评估机制不健全等问题。此次第三方评估机制的初步建立,标志着金华在社会组织综合监管和信用体系建设上实现了又一次成功探索。

评估环节的一次“给力尝试”

建立社会组织第三方评估机制,是完善社会组织综合监管体系的重要内容,也是社会组织评估的发展方向。

其实早在2015年,民政部就下发了《关于探索建立社会组织第三方评估机制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建立社会组织第三方评估机构的总体思路、基本原则、政策措施和组织领导等。“说实话,这种方式的采用,就全省来说,金华并不算早。”市民政局行政审批处处长毛洁雯向记者坦言,近年来,社会组织第三方评估已在全国多地得到推广,取得积极成效。

从目前可查记录上看,金华的社会组织评估工作始于2009年。近十年来,此项工作一直由民政局主要牵头负责,过程中一般会邀请1名会计师(有会计资格证即可)、社科联秘书长和经信委工作人员作为业务主管单位组成评估小组。“往年,从申报材料的收集到实地评估行程的安排、档案资料的整理,都得由我们自己完成,工作量很大却不够细致专业,佐证材料也不齐全。”年初,民政局通过招投标确定一家会计事务所为第三方评估机构,加上原评估小组,不仅工作压力大幅减轻,对社会组织财务运行这一重要环节的重视和专业度也更强。

为留足材料准备时间,申报通道今年3月就已开启,期间还会给报名参评的组织展开培训,7月正式评估,最后还增加复核环节,11月公示。可以说在这种模式下,准备更充足,材料更齐全,评估更省心,结果也更权威。评估委员会还根据社会组织的社会团体、社会服务机构(即通常所说的民办非企业单位)和基金会三种不同类型制定细化不同指标,评估结果因此更具说服力和公信力。

采访了解到,等级评定有效期为5年,但每年都会有组织想提升级选择再次申报,但今年评定中却有几家等级不升反降。专业人士表示,这跟评估更加细致化和严格化有很大关系。

社会组织的一次“全身体检”

等级评定由低到高分为1A至5A五个等级,而金华市小脚丫公益基金会获得了今年参评组织中的最高评级4A。

“公开募捐资格对基金会的发展至关重要。”小脚丫公益基金会秘书长程青梅说,2016年《国家慈善法》出台,规定慈善组织必须评级3A以上才能申请公募,因此小脚丫满足申报条件后一直在积极筹备等级评定。

有意思的是,今年评估中还发生了一起“有趣”的乌龙事件。一家不愿透露名称的社会组织表示很冤枉,原因是其监事在接到第三方评估机构的抽查电话后,以为是诈骗挂了电话,导致测评被扣分。

程青梅回忆,期间确实有服务对象和监事反映接到了抽查电话,问题非常详细。“这对我们来说倒是个提醒”,程青梅说,组织的社会影响力和社会反馈情况今年也被列入测评指标,虽说抽查结果不错,但小脚丫此前也确实有所忽视,今后将更注重与受益人、志愿者和机构成员的沟通交流。

“以前感觉评估就是走个过场,从来没有这么严格仔细过!”金华市体育舞蹈协会的朱欣欣也认为,专业的评估对社会组织能起到震慑作用,有助于今后规范化运作。

事实上,理事监事挂名现象是这个领域中普遍存在的乱象。采访中有组织负责人跟记者透露,以往除每年例行的年检外,社会工作不论做得好还是坏都很少有人“搭理”,而即便是年检,资料也是自行撰写提供,不排除作假的可能性。

“往年的等级评定对社会组织和监管部门来说更多只是知道一个结果,并没有太大实际意义。”参加过两年的社会组织评估工作后,毛洁雯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今年不同的是,第三方机构作出了详细的评估报告,当中囊括评估情况、问题细节以及评估意见,事后还与各组织及时沟通,交流改进方向。这对于社会组织今后发展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监管体系建设仍旧任重道远

第三方评估这一探索在一众社会组织中取得不错反响,但大家也普遍反映,评估细则对标省里要求制定,所设门槛过高跟金华实际有所剥离,而不同类型的社会组织评估细则中,共性个性区分仍不够明显,应结合最新情况和政策背景及时修改。“好的制度可以让坏人做不了坏事。”程青梅对第三方评估模式非常赞同,但她也建议,可适当赋予评估手段以强制性,这样一些社会组织才不至于“闯了祸”却傻傻不自知。

的确,由于评估非强制、直接奖励政策缺失、多数组织运作不规范等现实因素,自主申报积极性并不高。毛洁雯说,金华市本级社会组织有800多家,而这次申报的只有11家,其中有3家还在实地测评时直接弃权,参评率满打满算仅1%。不少组织甚至连先进单位测评和等级评估的概念都有所混淆,可见普及率之低。  

“等级评定不是一项工作任务,相反,它是社会组织的一次‘体检’,通过自查和他查的方式查漏补缺,能为自身发展提供正确导向。”毛洁雯表示,今年是第三方评估首年,许多方面仍待完善。比如,这次评估就让她萌生了“将本土社会组织打造成本土评估机构”的想法。一来,社会组织属非营利性,能节省评估成本。再来,会计事务所虽专业但却更侧重于财务领域,相比之下,社会组织这个载体或许能整合到更全面的社会资源,有望成为给本地社会组织提供长期性专业化评估服务的枢纽型平台。

只是目前,政府财政资金对民政业务的支持力度不大是工作开展的一个显著短板。除此前提到的慈善组织需3A以上可申请公募外,金华评级3A以上的社会组织可优先享受政府购买服务、第二年年检免检、公益创投倾斜等“优惠”,但相比嘉兴、宁波等地的资金直接奖励政策,对社会组织的“诱惑”并不大,第三方评估手段的完善和普及仍旧任重道远。今后,我市也将积极争取更多与评估结果挂钩的激励政策,与业务主管部门合作增强普及参评率,并鼓励把评估结果作为社会组织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傅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