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永康金报 > 正文

文化礼堂:乡村文化精神新地标

——听孙朝厅讲述塘里村打造文化礼堂的故事

记者 孙武斌 整理

自2013年启动以来,永康市广大农村以“文化礼堂、精神家园”为主题,注重与美丽乡村建设和乡村振兴相结合,加强传统民俗文化与现代文明相融合,建设了217家特色鲜明、内涵丰富的农村文化礼堂,积极打好文化礼堂“建管用育”组合拳,推动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多样化、特色化、精细化发展,成为彰显永康文化特色的“文化地标”。

塘里文化礼堂无疑是“精神家园”中耀眼灿烂的一个,它的做法和效果是农村文化礼堂的一个鲜活样本。为探究文化礼堂之“塘里样本”,本报记者特地采访了该村党支部书记孙朝厅,听他讲述建设文化礼堂的故事。

文化礼堂非搞好不可

池塘如镜,绿树婆娑,风光旖旎;茶烟琴韵,翰墨飘香,诗情画意,这便是永康市石柱镇塘里村。在塘里村,用“文化礼堂在村中”几个字来形容,不及“村在文化礼堂中”更贴切些。在这座古村里,山水与人文融为一体,文化礼堂群悄然而起,不仅成为村民百姓的精神家园,而且成为都市文人的文化高地。

提到塘里的文化礼堂,村民们都会自豪地说:“我家住塘里,文化融堂里,生活享糖里。”谁能想象,这是在9年前“开会掀桌子,做路争高低,无事骂干部”的塘里村呢?回首我们塘里的变化,我的体会是文化的力量功不可没。

塘里的新农村建设始于2012年,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在2013年开始。塘里村距城区10公里,全村有360余人,村集体经济收入几乎为零,全村不仅没有“高大上”的建筑,就连大会堂等稍微像样的基础设施也没有。开始之初,对文化礼堂建设,自己心里也是一片茫然。

建设文化礼堂,需要资金投入。村里没钱怎么办?我就带领村班子一帮人动员党员捐款,乡贤赞助,此外还积极争取宣传、文化、农办等部门在政策、资金、项目等方面的支持。村里穷,所以我们都是先做事,再去争取资金,做不好无法向大家交代。我经常跟人说,有钱好办事,没钱也要办事。只有把村里的事当成自己家里的事去做,群众才会服你,村里才有希望。

五年的塘里文化礼堂建设,我们没有请过一个设计师,没有出过任何一项设计费用,所有真正意义上的项目,都是我自己定位和设计的。但这并不是说我自己简单的拍脑袋而成,凡事都是经过缜密分析、反复论证和精心谋划。为什么我年纪不大却成了满头白发的“老孙头”,从这点上可以找到答案。

比如把旧学校改造成了如今的村民活动中心,把塘边走道、路边围墙等建设成各类的文化长廊,甚至老村的泥巴房也被加载了文化符号,成为村里“三巷九院”。这些都是因地制宜、合理利用,尽量做到少花钱多办事。

顾盼廊是我用附近村废旧的葡萄架做廊道主架,将村民亲手种的多肉植物摆在长廊中当作装饰,用来种植多肉的容器则由废旧烂木头改造而成。同文书局是民国时期塘里乡贤孙肖贤创办的,它是永康民国时期规模最大的印刷企业,集印刷、图书发行和文具经销于一体。如今,在其创始人旧居开设同文书局是最合适不过了。

“书画中心”外观与地板以木质结构为主,主体大厅则是时尚新潮的玻璃房,中西合璧相得益彰。不瞒你们,这个“书画中心”连施工图纸都是我画的,建设工期仅仅用了短短74天,投入资金不到100万元。

“孙权文化园”曾经是一片40多亩的自留山,分属20户村民。当我提出向村民“借地”造景时,村民们纷纷表态:“村里发展到今天不容易,文化园是为大家建的,自留山无偿给村里使用。”

(上接第1版)回忆五年来的过往,虽有一些牺牲和遗憾,但更多的是满足和欣慰。领导和群众曾用调侃的口吻说“老孙头是为塘里的新农村建设熬白了头”,我既感动又感激,工作得到市领导高度肯定,做事得到村民拥护,是我最大的欣慰和最大的幸福。

要讲好“塘里故事”

文化是要挖掘的,文化是要塑造的,但不能凭空而来,塘里就要讲好“塘里故事”。

由老屋改造成的“手艺技艺雕塑展示馆”,展示着各种传统手艺的模型。箍桶、钉秤、做篾……重现祖辈的手艺,传承艰苦创业的历史。“百工馆”里,一个个生动的形象造型演绎着老手艺人的执着与艰辛,传统手艺成了不会消失的记忆。

同文书局可能是塘里文化礼堂最具文化气息的一个部分。两层的小木楼里,下面是放有许多图书和木质桌椅的阅览室,上面则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印刷展馆,专门展示和介绍雕印、木印、石印等技术,这在国内也是少见的。在刊印室,则陈列了1990年至今出版的永康各类报刊,村民和游客都可以看到这几十年来永康发生的大小事,感受永康的巨大变化。

“顾盼廊”是一条50米的长廊。取名“顾盼”二字,寓意“上顾先人,下盼后辈”。长廊一侧是供游人歇脚的长木椅,另一侧是图文并茂的村史,道出了塘里村的前世今生:1977年,村民孙昌均购买了全村第一辆自行车,将其视如珍宝;1982年,村民孙汝法买了第一台黑白电视机,家里天天门庭若市。后来,永久牌自行车、凤凰牌缝纫机、12寸黑白电视机成了塘里村娶媳妇的三件宝;喇叭裤、爆炸头、墨镜也成了村子里小伙、姑娘的最爱……在“顾盼廊”的一侧,写满了这些接地气的“村史”。

走进“家训馆”,“循规蹈矩”四个大字以及一幅幅生动的家训插画配以文字最先映入眼帘。“不许不叫尊称就说话”“不许瞎说话”“吃饭不许咬着筷子” ……这些不失传统礼仪文化的家训语句,会令人印象深刻。家训馆的一面墙上挂满了近年来由省市颁发给塘里村的20多份荣誉证书,一个屋子里挂满了塘里村优秀家庭以及党员干部家庭的合照,照片下方写着朴实的家风家训。

掌声工坊是国家级高级技师、永康十大匠人程志芳落户在塘里的名家工作坊。它不仅展示了程志芳的手工制作银壶,还有其打制的银制屏风、餐具及各类银工艺品。它以动态、活的方式比较生动地展示了手工制银工艺的文化。

诗歌巷是一群全国知名诗人共同打造的一个亮点,在里面可以欣赏到他们在塘里采风后所创作的一首首赞美诗。诗歌墙则是一群书画家以塘里诗歌为内容,以几段泥墙为介质的一场即兴涂鸦,随性放旷,极富视觉冲击和美好感受,还成了当今年轻人口中的“网红墙”。这些文化景点演绎着不一样的塘里故事,发挥了不同的文化功用。

让“礼堂文化”活起来

塘里村文化礼堂群不仅设施遍布全村,文化活动也融入村民生活。每天,塘里村总是热热闹闹,村民络绎不绝,看书、读报、唱鼓词、练村歌、广场舞等活动应接不暇。周五晚开办国学课堂;周日开办书法班;每年清明,全村村民会举行公祭祖先活动;每年的农历八月初八举行打罗汉、敲花鼓等传统文艺活动;每年举办一次“永康侬讲大话”方言比赛;每到春节,又有那么一群志愿者出现,挨家挨户写对联送春联……塘里村还成立了5支队伍:唱歌队、广场舞队、罗汉队、腰鼓队、美食队,把思想文化与娱乐活动有机结合起来,成为寓教于乐的“快乐大本营”。可以说,“如今的塘里,处处洋溢文化气息,人人体现文化素质”。

“塘里文化”不仅让村民找到了自信,还带动了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如今,塘里的文化礼堂像一张金名片,正吸引着众多游人。以文化滋养村民,以文化反哺经济。村民纷纷开起了农庄、私厨、民宿、咖啡馆、牦牛奶吧、茶馆……与此同时,村里还积极与性关系外界知名文化工作室,为其提供免费“入驻”塘里村的政策。目前,已引进和入驻文化业态13个,直接拉动了村集体经济发展。村上的“私厨”得提前3天预订才能吃上一顿饭;有了“孙家金团”这块金字招牌,外来游客免不了会来尝一尝鲜;村上的民宿、农庄纷纷尝到了文化反哺经济的甜头。

“书画中心”可以举办各类文化活动、会务活动。村里争取今后每个季度定一个文化主题活动,这一期可以是书画展,下一期可以是百工展。对内,“村晚”、集体活动甚至是婚礼都可以在中心举办;对外,可以承接各种展出活动以及会务活动。

我相信,塘里村用文化吸引人才,用人才培养文化,再用文化吸引游客,以乡村文化的振兴,一定能实现产业发展、生态宜居、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目标。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