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亲述背后故事 各级人大代表呼吁人人参与公共政策推动

金华新闻客户端12月5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季俊磊

    12月2日,由金华市人大代表胡芳所发起的《我不是药神背后的故事——人人参与的公共政策推动》研讨会在杭州举行。会上,特邀《我不是药神》原型人物陆勇,全国、省、市各级人大代表,公益人士,知名学者等共同参会。“《我不是药神》带给大家很多思考,从中也反映出公共政策需要人人参与和推动。”胡芳说。

17种肿瘤高价药物列入医保 ,这样的局面会越来越好

“风波已经过去很久,现在依然经营着自己的工厂,也在医药方面做努力。”如今的陆勇淡定自若,讲述着自己背后的故事。陆勇曾多次赴印度,希望与当地的药企谈合作,让患者都能吃得起一些昂贵的新药。

2002年,陆勇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当时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服用这种药品,可以稳定病情、正常生活,但售价高达23500元一盒,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盒,药费加治疗费用几乎掏空了他的家底。

“当时有些绝望,但偶然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抗癌药,药效几乎相同,一盒仅售4000元,我看到了希望。”陆勇首先在自己身上“做实验”,并进行药品的成分检测,发现药性相似度99.9%,服药后的感觉差不多。当年8月,他在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随后,很多病友让其帮忙购买此药,人数达数千人。2004年9月,“团购价”已经降到每盒200元左右。

2013年11月23日,46岁的白血病患者陆勇在协助病友从印度购买廉价仿制药过程中,因涉嫌“销售假药罪”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被逮捕。按照法律规定,未取得中国进口药品的销售许可,均会被认定为‘假药’。陆勇虽然知道会触犯法律,但为了自己和那么多的病友能够活着,不惜铤而走险。“当时300多名病友给司法机关联名写信,让我很感动。” 2015年2月26日,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检察院对陆勇案做出不起诉决定,此事引起社会广泛对于高价抗癌药的关注。

“现在好了,国家已经将17种肿瘤高价药物列入医保,让大家都能安心吃上药了。”陆勇认为,这样的局面将会越来越好。同时,陆勇现在正与印度方面进行交流,希望引进仿制药的技术团队,成立药品研发中心,研制新药,从而降低某些特定种类药物的药价。

“其实,我的事件只是个例,发生在特定群体中,很多以点到面的改变还需要人人参与去做。”陆勇说,比如他,只能将药品分享给千余名网友,很多志愿服务也只能涉及万人,但无法惠及全国,需要依靠国家和大众的力量推动,才能让病人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

从药品到其他,公共政策需要人人参与推动

从陆勇抗癌药事件发生,到金华市人大代表胡芳主动参与调研,就其中所折射的社会问题提出了减轻国内类似癌症患者高价药负担的问题,提出《关于启用药物强制许可制度以保护患者群体利益的建议》,并在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把接力棒交给了全国人大代表、康恩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季强,全国政协委员祝连庆,由他们提交。通过努力,2015年,抗癌药“格列宁”被列入全国大多数省市医保;2016年,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原研药降价50%,颁布《建立药品价格谈判机制试点工作方案》;2017年,中央出台《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2018年,调整进口药品注册管理,5月1日实行抗癌药品零关税,17种抗癌药列入医保……

当天,胡季强列席研讨会,并分享了自己的一些观点。“在世界处方药50强的名录中,中国至今还未列入,我们需要做更大的努力,特别是创新方面。”他说,作为人大代表、行业代表和民企老板的三重身份,将会积极推动更合理的社会公共制度的形成。

“作为市一级的基层代表,需要做的是在发现问题后进行深入调研,不然就没有发言权。”胡芳认为,调研是第一步的,然后是提出可行性建议或提案来推动问题的解决。她说,很多问题都与大众密切相关,需要各界共同参与和探讨,这也是此次研讨会的目的所在。

“我之前提了三年的‘礼让斑马线’和‘不滥用远光灯’问题,除了职能部门的督促和监管外,更需要公民多点意识和自觉。”她说,公共政策并不遥远。此外,胡芳表示之前所提的“浙江省电动自行车立法”以及“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等议案,也需要人人参与。“市一级的代表力量有限,对于影响涉及全省甚至全国的问题,我会把接力棒给到上级人大代表。”

“每个人大代表都有自己所要承担的责任,对于一些公共事件要及时有效地进行响应。”浙江省人大代表、浙江省爱心事业基金会秘书长张炳钩说,比如“重庆万州公交车”事件,他就在第一时间向省人大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在公交车上加装“守护员专座”。此外,他还积极联系浙江省内各县市区的公益组织,进行联动,在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前就把这项工作开展起来。“人大代表可以从下到上传接力棒,也可以自上而下传递,省人大代表可以联系市人大、区人大甚至是镇人大代表,让他们给地方上提建议,加快事情解决的速度。”

“因为地域、行业等方面的不同,每个代表都有其不同的代表性,不了解情况的人很难提出建设性的意见。”胡季强表示,每年他都会带着十几件议案去北京,其中有自己调研收集的,也有从省代表、市代表处收集整理的涉及全国问题的议案。他说:“不论是从下到上,还是自上而下,需要的都是人人参与,形成合力,共同推动问题的解决。”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傅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