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九版 > 正文

“请救救我的父亲,以后我会扛起家庭的担子”

在金打工10多年,不久前触电摔伤,ICU躺了一个多月

记者 汪 蕾

曹焕民和王洪仙是仙居人,在金华打工10多年,经济条件一直不好,多年来也没能买下房子,但他们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王洪仙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家人平静的生活突然被打破。

10月27日,在金华开发区苏孟乡七一农场的烟道场打零工的曹焕民,在变压器旁上工时不幸触电,伤势严重。他在市人民医院ICU病房躺了一个多月,雇主在拿出8.3万元费用后再不支付医疗费用。如今,面临高额的手术及治疗费用,曹焕民一家愁眉不展。

前天下午,记者在市人民医院ICU重症病房门口,见到了曹焕民的家人。

在金打工10多年,不想却遭遇不幸

这几天,王洪仙一直以医院为家,守着在ICU里的丈夫以泪洗面。“一家四口以前就靠曹焕民打零工支撑,现在发生这样的不幸,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王洪仙说,因为自己身体不好,丈夫曹焕民是一家人的主心骨。去年之前,他们一家人还带着她的老母亲和曹家老父亲一起生活,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好在曹焕民勤恳肯干,每天在各家厂里做工停不下来。两个孩子一个读大学,一个还在上小学,也懂事争气。

可是,去年4月起,家里就遭遇了不少事:先是曹家老父生病去世,老人在广福医院治疗,几乎花掉了曹家兄弟几个全部的积蓄;后来,王家老母紧接着也生病住院,“当时给她治病的钱还是管兄弟姐妹凑的”。为了给家里减负,19岁的大儿子小曹才上大一就开始半工半读,到市区一家物管公司做迎宾礼仪,赚钱补贴家用。

“我们总想着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捱一捱总是能过去的。”王洪仙怎么也想不到,平静的日子才过了一年不到,丈夫曹焕民又出事了。

上工时遭电击伤,后续治疗费用仍是未知数

出事时,曹焕民从一米多高的地方摔下来,导致全身烧伤和多处骨折,并且颅脑伤势严重。

王洪仙的叔叔杨万人说,一开始出事,厂区负责人还是积极配合的,也支付了前期的医药费,但因为曹焕民伤势较重,治疗费用让人看不到头,目前已经暂停支付接下来的治疗费,希望通过走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

“这家厂还没有正式开工,厂是五六个合本开的。出事后其他几个合资人几乎没有露过面,就苏孟乡本地的这个负责人陆陆续续拿出了8.3万元。”

一个多月下来,曹焕民光是医疗费就已经花了18万多元,其中大部分是一家人东拼西凑借来的。“一家人条件都不好,老家那边也都想尽了办法,现在借钱都借不出了;我们还欠医院3万多元的医药费……”说着,王洪仙就开始抹眼泪。

金华市人民医院ICU相关医生介绍,曹焕民刚送到医院时情况危急,他们也很担心人能不能救回来。经过一个多月的抢救,曹焕民目前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生命体征稳定;但他的后续治疗很可能还是“无底洞”。曹焕民头部、颈部的电击烧伤需要植皮治疗,要转移到有烧伤专科的医院进行后续治疗。10日下午,医生特意帮忙联系了杭州浙二医院烧伤科,以便接收伤者。“后续费用方面,需要到那边组织专家会诊后再估算。”

事发后,社会各界的爱心不断。小曹所在盛全物业浙中区域公司是最先行动起来的,连扫地的阿姨、门卫大叔也加入募捐队伍,大家先后捐款一万多元。他们也在轻松筹发起求助,目前已获得5万多元爱心款。

采访当天,记者遇到小曹的同事来送爱心款,她们说,小曹是整个公司年龄最小的员工,但一直很勤奋、懂事,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成熟,很让人心疼。“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就不得不面对生活的压力。他说‘请救救我的父亲,以后我会扛起家庭的担子’,我们听了都特别心酸。”

“零工族”维权难,签订劳动合同保障双方

王洪仙介绍,曹焕民是从去年8月起在该厂区负责人处打工的,“工资是一年一结,平时可以提前预支现金”。今年过年时,曹焕民拿到了去年的4万多元工资,之后陆续预支过两次(3000元和5000元的)工资,没想到还没到再结工资的时候,曹焕民就出事了。

因为事先没有签订相关用工合同,而所在的烟道场目前尚处筹备阶段,未正式开工,一家人的维权陷入难题。

记者了解到,场址所在的苏孟乡相关部门此前已组织过调查、调解,区安监局、乡司法所、派出所都已介入。

苏孟乡参与调解的相关负责人说,在前期调查中,企业主方面有表示曹焕民是在非正常上班时间“违规操作”导致的事故。

“事发是在中午12点多,据说有人劝过当事人不要上变电箱、有危险,但他未听劝阻。”由于曹焕民还未清醒,事发地也没有相关监控,目前该事件的责任还未定性。

考虑到伤者急需医疗费用等现实,他们以保证治疗为先组织调解,希望企业主先垫付医疗费用,后续因企业主经济状况也不好,目前陷入僵局。随后,他们将为伤者家属联系司法援助,建议走司法途径维权。

事实上,大大小小的安全事故在所难免,现实生活中不少用工者和劳动者都缺乏法律意识和合同意识。有了劳动(劳务)合同,购买相应的意外伤害保险,一旦发生意外伤害事件,对双方权益都是一个保障。

不管是临时工还是长期工,有了合同,一旦发生事故,劳动者有法可依,顺理成章可获得法定赔偿;用工者也可以合理依托法律法规,减轻自身负担。同时,双方有了法律意识、合同意识,权利和责任明确了,反过来安全意识也会相应提高。

曹焕民的遭遇是不幸的,目前他们一家人面临的问题也比较棘手,如果您想帮助这个家庭渡过难关,可直接联系曹焕民的妻子王洪仙,电话是18757643235。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担子 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