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东阳金报 > 正文

动人的“最后一课”

东阳一老教师安详离开,“四不”《遗嘱》让人肃然起敬——

记者 董超毅

“不设灵堂,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开追悼会,不葬入墓地。”12月11日中午11时,85岁的退休老教师卢文春,在东阳市人民医院的普通病房里,静静地离开了。老伴朱秀姣拿出的一份《遗嘱》,让陪伴他最后一程的亲友们惊讶不已。

一次出行萌生

一个全新想法

昨天中午,朱秀姣老人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她说,丈夫年轻时在东北参军,转业回南方后成了一名中学政治教师。

上世纪80年代初,卢文春在讲课时常常犯“像雷击一样”的剧烈头痛,1981年,他被确诊为患有脑瘤。那时候全国只有北京协和医院、上海华山医院两家有CT设备,能开展相关手术。卢文春在上海接受了手术,或许是上天眷顾,术后恢复得相当不错。回到工作岗位后,他没请过一次病假,直到1995年退休。

两位老人有一个幸福的大家庭。5年前的一件事,让卢文春萌生了一个全新的想法。2013年,二老住在杭州的小女儿家。清明节前的一个周末,女儿、女婿开车载父母到杭城东北部的皋亭山千桃园赏花。原先预计半小时的车程,因为途经杭州半山公墓,周边道路大拥堵,多耗了近两个小时。一行人没赶上午饭,草草结束游玩后回家。

“回来我们俩就讨论,已经亡故的人,何必再给生者添堵。”于是,卢文春草拟了一份《遗嘱》,希望身后子女能将他们二老海葬,不留任何骨灰。

2014年,二老的一位朋友的先生去世,灵堂就设在高层的居民房的客厅。“我们的朋友守灵7天,每天以泪洗面。吊唁的人来来往往,还影响了邻居的正常作息。”经过这件事,二老回家后又继续讨论,最终定下了本文开头的“四不”《遗嘱》。朱秀姣说,这份文字,子女事先都未曾知晓。

拒绝浪费资源

只住普通病房

本月3日,卢文春因胆管细胞癌晚期住进了医院。7日,老人的病情急转直下,经过多方会诊,专家们一致认为,没有任何的手术余地,积极治疗也只能勉强拖延几周甚至几日生命。

看着病床上痛苦万分的老伴,朱秀姣心如刀割。“‘不要送进ICU了,也不要插管了,不要浪费社会资源。’妈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一时错愕了。”老人的女婿吕忠是东阳本地知名的医务工作者,面对长辈这样的要求,他肃然起敬。“我们原本希望爸爸能熬一段日子,等到在国外念书的小外孙放假回来再看他一眼,但作为医生,见到患者家属能有这样的认知,我很骄傲。爸妈给我们树立了榜样。”吕忠说,岳父在普通病房住了9天,以减轻痛苦的治疗为主。

卢文春担任过中小学校长,朱秀姣也从事了一辈子的教育事业。数十年的从教经历,他们早已桃李满天下。老人病重期间,身在世界各地的学生纷纷联系朱秀姣,表达前来探望的意愿,都被一一婉拒。《遗嘱》传开后,学生们说,老师给他们上了动人的“最后一课”。

生前,卢文春为3名子女留下了3本相册,上面记录了他从年轻到晚年的幸福时光。“想我的时候,便拿出来看看,我永远在那里。”

昨天,卢文春的遗体火化后,家人将骨灰盒寄存,来年春天,他将归于广阔的大海。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