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中新报 > 五版 > 正文

八旬老人丁樟禄为安顿乡愁推开“一扇窗”

“村庄可以消逝,但绝不应被遗忘”

记者 王志坚 文/摄

最近,家住义乌佛堂镇塘下洋村的丁樟禄老人有点忙。他一边整理与赤岸镇山口村有关的资料,一边四处奔忙将材料送到相关部门和村落,呼吁人们“把根留住”。

丁樟禄今年83岁,白发苍苍的他因多种疾病缠身,身体已大不如从前。“上个月开始,我陆续听到义乌不少行政村被撤并了,心里就急得发慌,很想为此做点什么。”老人说,行政村规模调整是社会发展所需,村庄可以消逝,但绝不应被遗忘。

说起丁樟禄老人,义乌人也许不会陌生——四年前,只有小学一年级文化的他,写了10多万字的书稿《一个消失的村庄——山口村》。后来,在义乌有关部门的推动下,一本26万余字的新书《记住乡愁——消失了的山口村》得以正式出版。有关部门还专门为他举行了新书首发仪式,老人也因此一时成了“红人”。

为留住乡愁萌生出书想法

1970年,为了建设柏峰水库,义乌赤岸镇山口村的村民成了移民,散居在佛堂、赤岸两镇的30个村庄。从此,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山口村被淹没在柏峰水库底下。

9年前的一天,义乌有关部门通知原山口村的226户户主领取移民补助金。丁樟禄欣然前往,不想这变成了一次难得的团圆会。“虽然大家都老了,但一见面依然叫得出名字。闲聊得知,有的村民早已过世,有的村民很有出息。”当晚回家,丁樟禄辗转难眠,认为自己在山口村生活了34年,应该写一本关于山口村的书,为在那里生活了几十年的村民们留下一抹乡愁。

第二天,丁樟禄翻箱倒柜找出了山口村搬迁前的一些老资料,拿着村民的安置名单统计表和笔记本,骑上自行车,开始了挨家挨户的走访历程。“有的户头跑了好几趟才见到人,走访过程非常辛苦。其间,笔记本用了近60本,自行车轮胎换了五六次。”丁樟禄说,为了收集30个村226户人家的资料,他整整花了5年时间。

“有些年轻人不认识我,不愿掏家底说家事,有的甚至嘲笑我这么大岁数了还发癫写书,酸甜苦辣真是一言难尽。”说起走访中遭遇的尴尬,丁樟禄摆摆手说。

走访中,丁樟禄也收获了诸多的感动。有一次,他冒着高温走访,因中暑昏迷倒地,村民连忙送他进医院,并帮他垫付了所有费用,有的村民还特意带着水果、营养品上医院探望。“后来,有不少村民还结伴主动到我家来接受采访,还给我提供了许多珍贵的老照片。”丁樟禄说,村民们对自己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原山口村住处有着很深的感情,得知他要写书记录山口村的历史,老一辈人都很配合。

为筹集出书费

打工之余四处捡废品

2014年7月,丁樟禄终于编出10多万字的初稿《一个消失的村庄——山口村》。当他拿着书稿向佛堂镇志办有关负责人咨询出书事宜时,工作人员的一番话让他傻了眼。“听说自费出一本书要好几万元,愁得我好几天没睡安稳。”为筹集出书经费,当年已是79岁高龄的他毅然到赤岸镇一家纸箱厂当门卫,空的时候就拉着破旧三轮车四处捡废品变卖攒经费。

“我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当时77岁的妻子也没经济收入,还要照顾一个智力四级残疾的儿子,经济状况很差,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出书。”让丁樟禄至今还难以忘怀的是,同厂的一个贵州小伙帮了他很多忙,10多万字的初稿全是小伙帮他打印的,且没收过他一分钱。“我小学没毕业,虽然会写字,但文章中错别字一大堆,全是小伙在打印时帮我改正的,我很感激他。”

“如果没有众多好心人的帮助,我出书的心愿肯定没那么快实现。”丁樟禄从书柜里小心捧出一大叠纸张已泛黄的书稿,脸上溢满喜悦。“书稿出来后,佛堂镇志办的李邦林、陈江斌等人给我提了很多修改意见,还帮忙联系了义乌市文联、市志办、作协等单位的多名专家文人,一起帮我修改文章、润色文字、补充山口村的历史资料等。时任赤岸镇人大副主席朱天平等众多好心人也给了我诸多无私帮助。”

据悉,当李邦林、陈江斌等人将丁樟禄的初稿推荐给义乌市志主编吴潮海后,吴潮海不仅向义乌市档案局提议将该书列入《档案义乌》丛书,由政府部门资助出版,还欣然为该书作序。他认为该书不仅为义乌增添了人文新“景点”,也给原山口村的住民找到了心灵靠岸的地方。

据介绍,为提升该书的质量,义乌市档案局专门成立《记住乡愁——消失了的山口村》编辑部,安排专业人员对老人的原稿进行文字修改和资料补充,为该书出版花费了10万元资金。

八年辛劳终于换来一本“村志”

2015年11月27日上午,一场备受义乌市民关注的《记住乡愁——消失了的山口村》新书首发式在义乌市档案局举行。“感谢大家帮我实现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愿望,我已死而无憾了。”新书首发式上,时年80岁的丁樟禄看着散发着油墨清香的新书时,双手不禁颤抖起来,称这是他80岁生日收到的最好礼物。

当天,丁樟禄还领到了1200本新书。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一大捆还散发着淡淡油墨香的新书绑上自行车后座,到后阳村的同族中分发。此后半个月时间里,丁樟禄天天沉浸在喜悦中,把由义乌市档案局资助出版的1200本《记住乡愁——消失了的山口村》一书亲手送到村民们手中。

丁樟禄的这本书里,除了大量关于山口村历史的记录外,还有很多感人的人物故事,村里原先的能人志士、好媳妇好公婆等全罗列在内,还配了很多老照片。像一本村志,又像一本200多村民的回忆录,更像一本包罗万象的山口村百科全书。

“这本26万余字的书籍,就是山口村的村志,它凝聚着我八年的心血。”在丁樟禄的记忆中,群山环抱之中的山口村山水秀丽,山上香樟树、苦槠树、枫树等古木参天,还有叠罗汉岩、牧羊峰、老翁拜佛、叱石成羊、石蛙等天然景点,一条乾溪自南而北绕着山口村,常年溪流淙淙,滋养着全村900余人,更有那黄大仙出生地及神仙隐壁、狮子摇铃等美丽传说。

丁樟禄说,赤岸山口村是一个义乌版图上早已找不到的村庄,因为他的执着,终于从水底重新浮出了水面。《记住乡愁——消失了的山口村》一书不仅唤起了原山口村村民的美好回忆,让已消失的山口村永远留在大家的记忆中,而且加强了迁移到30个不同村落的原山口村村民及其后代的联系,让原山口村的优良传统、好人好事得以代代相传,向社会传递更多的正能量。“以前,大家各居各村,很少走动。有了这本书后,彼此间的联系又多了起来,我感到很欣慰。”

据相关部门资料统计,从2006年开始,随着城市现代化建设的推进,我国平均每天有20个以上的行政村正在消失。最近几年,因建造水库、国防建设、下山脱贫、旧村改造等种种原因,直接或间接造成村庄的消失数量更为惊人。据统计,自然村的消失速度已达到一天80至100个。正如丁樟禄老人所说的,村庄可以消逝,但绝不应该被遗忘。丁樟禄编写的《记住乡愁——消失了的山口村》一书,可以说为我们推开了一扇留住乡愁的窗户。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乡愁 老人 丁樟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