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五版 > 正文

跨越40年 金华儿女用心架起开放之桥

记者 唐旭昱 胡淳华 陈斌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的种子也在老挝生根发芽,金华人援建的两座桥,架起了绵延40年的改革开放伟大历程。

40年前, 金华工程兵

参与修建南乌江大桥

丰柏银,67岁,汤溪镇仓里村人。40年前,他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建筑第143团参与了南乌江大桥的建造。当时,他是二营五连的一名战士。

1978年4月8日,中老双方在南乌江大桥边举行隆重的新东线公路交接仪式和通车典礼活动。这座桥,是当年中国援老筑路工程中最大的一座桥梁,也是老挝当时境内最长的桥梁。

遥想当年,他差点把命搭在这里。

“砰!砰!砰!”丰柏银记忆最深的,是当年自己在水里引爆炸药的声音。

南乌江大桥建造之初,围堰是重要一步。围堰的一个关键环节,是爆破。丰柏银的任务,就是和排长一起使用10多米长的梯子爬到围堰后的内部,进行人工引爆,再爬梯子返回。炸药的引线1.5~1.8米长,每人每次需要点燃25个炸药,随后要在1分钟之内爬上10多米长的梯子,才能活着回来。

“看到这些桥墩,就想起当年大家毫不犹豫跳入江中的样子。”丰柏银感慨道。

一次引爆任务出了意外。一个炸药被水浸湿,无法正常点燃,出于安全考虑,丰柏银放弃了。不料,当他爬上来的那刻,炸药爆炸,梯子瞬间被炸断,而排长的一只手刚好被他抓住,逃过一劫!

这个地方,他永远忘不了,躲过了爆炸,又差一点死于疟疾。

“很艰难,但也很骄傲。”他说。在老挝援建的金华籍老兵有85人,其中29人是在二营建桥部队。

2018年8月9日,时隔40年后,15名金华籍老兵及部分家属一起,再一次回到老挝,踏上“回忆之旅”。

40年过去,大桥几乎完好无损。大家说:“当年,用的可是中国先进的技术和材料。”

40年过去,桥没有变,通往采石场的路还在,营地旁边的河还在,不过,桥边的房子多了不少,建得也漂亮,市场繁荣,还成了旅游胜地,世界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而南乌江大桥,就是热门地标。

72岁的当地老人康派,就住在桥头一栋房子里,是家也是旅馆。每年,靠这间旅馆,康派一家有不少收入。康派说,这一切都得益于中国人造的这座桥。

康派和大家拥抱再见,一如40年前。老人说:“没有这座桥就没有这个县的今天。”

40年后,金华企业

再建老挝-红狮大桥

南乌江大桥建成40年后,在大约500公里外的万象省新河县,由中国援建的另一座大桥——老挝-红狮大桥横空出世。2018年5月27日,该桥正式通车启用。

两座桥,跨越40年,不变的是,这些年来中国人在筑梦全球的不忘初心。

对于当地人来说,摩托车是最日常的交通工具。自从新桥开通,那蓬村村民翁坦马冯比以往更频繁地外出。翁坦马冯说:“新桥宽敞、平整,重要的是不收费,这一切都很棒,我们感谢中国企业!”

老挝-红狮大桥由老挝万象红狮出资600余万美元建设,横跨万象省南立河,是连接新河县与帕蓬乡的重要交通设施。大桥通车后,为新河县的人民出行带来很大便利。

8月,国内的夏季,老挝的雨季。38岁的塞西本荒在入职红狮3个月后,拿到了人生中第一笔高温补贴。这对许多老挝籍员工来说,是个新鲜的概念。

塞西本荒个子不高,皮肤黝黑,穿着工作服、戴着口罩在水泥装运操作区干活。认真、仔细,小心翼翼。他的工作内容包括巡查,以及设备的清理。

发高温补贴的这天,塞西本荒准点下班,跨过老挝-红狮大桥,绕到镇上买些菜、水果和零食。

塞西本荒住在那代村,距离公司约4公里路程,每天骑摩托车上下班。

他不知道这家中国企业进驻之后,会给当地带来多大的改变。但他清楚,自己的活动半径扩大了。他开始骑着摩托车过桥,去到以前到不了的那些市场。

2013年,我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红狮控股集团走出国门,在缅甸、尼泊尔、印尼、老挝四个国家布局了5个大型新型水泥项目。其中,万象红狮公司位于新河县,2016年开工建设,2018年投产。

目前,在这家公司,老挝籍员工189名,包括老挝大学生和新河县周边村民,占员工总数的一半多。老挝万象红狮水泥副总经理龚伟介绍,公司成立以来,得到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公司也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参与公益事业,先后为当地提供就业岗位500余个。

新河县常务副县长翁·沃拉善表示,自从红狮水泥厂进驻、老挝-红狮大桥建成通车,当地的交通运输、社会经济都得到提高,人民生活日益改善,拉近了农村与城市的距离。

红狮集团是国家重点支持12家全国性大型水泥企业之一,而扎根老挝的万象红狮公司,已开始向中老铁路等重点工程供应水泥。

翁·沃拉善提到,对于中国,红狮是走出去;而对于老挝,红狮是引进来。2005年,老挝正式开始实施“改革开放”,“中国的成功发展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宝贵经验”。

翁·沃拉善表示,中国和他们是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比如正在建设的中老铁路,是‘一带一路’的重要项目,红狮水泥也参与其中。预计2021年建成通车后,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将更加紧密,交流将更加频繁”。

40年来,两国人民架起

一座座“连心桥”

2017年5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说:“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新时代,充满朝气的年轻人也在感受着改革开放和“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影响。在老挝琅勃拉邦,来自中国的年轻人与当地人,正搭建着心与心相遇的桥梁。

李航和沈亮,都是1994年出生的金华小伙,两人也是高中同学。在琅勃拉邦,他们经营着一家叫“某地”的青年旅社。来老挝一年多,两人经常结伴去孤儿院献爱心。“希望更多人来关注这些孩子。”今年,李航发起爱心活动,给孤儿院募集了近2万件衣服。

从老一辈造桥开始,爱一直在延续。

在异乡的故事,有他们与中国游客的相遇,有他们与外国游客的告别,也有他们与当地人的交流。两个年轻人像是文化使者,帮助中国游客融入当地,给住店的外国游客推荐线路,也让外国游客和当地人了解中国。

独在异乡,沈亮和李航说,会想家,但并不孤单,“这里有不少中国人,也有越来越多的老挝年轻人开始学习中文,我们彼此成为朋友”。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弹着吉他,轻声哼唱着《成都》的年轻人叫阿博,苏发努冯大学学生。阿博是他给自己取的中文名,博代表博士、博学。“希望自己的中文说得越来越好。我的梦想是毕业后去中国旅行,然后在老挝进入中国企业上班”。

和阿博一样努力学习中文的老挝大学生并不少。走在苏发努冯大学,同学们都很热情:“中国人?”

“是!”听到回答后,很多人就会努力用简单的中文和你交流。

前段时间,苏发努冯大学成立了孔子学院,首批17名学生已经开始学习中文。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将改革进行到底。”如今,中国正以“一带一路”倡议推动新时代改革开放进程。无论是40年前的桥,还是40年后的桥,抑或是一所所孔子学院、更多的李航和沈亮,架起的一座座“连心桥”,都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谱写着一个又一个举世瞩目的中国故事。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金华 儿女 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