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七版 > 正文

母亲不记得他的名字只叫他“儿子”

花甲孝子邵招进13年如一日照顾病重母亲

本报讯(通讯员邵汉诚 记者王偲华)13年如一日照顾病重的母亲,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孝老敬亲的传统美德。他就是邵招进,市区新狮街道杨家相村村民。

邵招进今年60岁了。2005年,邵招进的父母相继中风。面对家庭变故,邵招进二话不说,担起照顾双亲的重任。邵招进及其姐妹曾多次带父母求医问药,但都没有太大效果。2012年,邵招进父亲去世,母亲余秀花病情日益严重。

为照顾好母亲不再打工

2016年下半年,余秀花不慎摔倒,原本还能坐起和缓慢行走的她只能卧床。起初,因为不习惯穿尿裤,余秀花时常撕扯尿裤,双手常沾满粪便,身上床上更是被弄得一塌糊涂。邵招进不怕脏臭不怕累,总是把老母亲打理得干净清爽。在邵招进的悉心照料下,母亲逐渐适应了穿尿裤。

因为摸不准母亲的大小便规律,从早上6时到晚上11时,邵招进每隔两到三个小时为母亲换一次尿裤,一天要换6次。邵招进在村子附近打零工,他给自己设置了闹钟,闹钟一响就往母亲的住处跑。他说,这不是闹铃,而是母亲的呼唤。经过很长一段时间,邵招进终于摸准了母亲大小便规律,换尿裤从一天6次降到一天4次。

母亲现在叫他“儿子”

今年下半年,余秀花记忆力突然下降。12月5日晚,邵招进和往常一样,将亲手烧制的面条送到母亲床前,并抱她起床吃晚饭。

“你是谁啊?到我家来干嘛?”母亲突然发问,邵招进愣了一下。他握着母亲余秀花的双手说:“我是您儿子呀,给您送晚饭来啦。”“我儿子?每天给我送饭的不是我老公吗?”余秀花又一次反问。这一次邵招进没有正面回答,因为父亲已过世多年。

“我真的是您儿子,您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我就是您的那个儿子。”邵招进趴在母亲耳边告诉她。“原来你是我儿子。”余秀花点了点头。邵招进问母亲:“妈,您还记得儿子叫什么名字吗?”

余秀花想了一会说:“我记不得你叫什么名字了,那我就叫你儿子吧。”从此,邵招进在母亲那里就叫儿子。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儿子 母亲 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