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四版 > 正文

检察官为迷途少年 当起临时“父母”?

一封有错别字的感谢信背后 是一个温暖的“补爱计划”

“谢谢你们大家的帮助,以后我会越来越好,我没有读过书,写的字,希望你们不要介意。”1月9日,婺城区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收到了一封特殊的感谢信,信上的字像是一笔一画“画”出来的,通篇没有标点符号,但画有四个大大的爱心和一个咧嘴笑的小孩。

这封信是涉罪少年小孟(化名)写的,承办检察官周春梅读完信,欣慰地说:“他是我帮教过的孩子中身世最苦的一个,很庆幸能帮他找到人生的方向。”

孤儿长成

初入社会却失足涉罪

2018年3月,16岁的小孟快步跟上“华哥”走进一个高档小区。看“华哥”撬开别人家的门,小孟迟疑了一会后也跟着走了进去……“华哥”把从室内偷出的金银首饰等财物交给小孟。二人刚出小区,就被警察抓了个正着。

在检察官提审时,小孟总是低着头不怎么说话。他是个孤儿,不知亲生父母的模样,虽说有养父母,但年迈的养父母有自己的孩子,也无力精心养育小孟,他从小就靠左邻右里给点饭吃过日子。

他只上过两天的学,所以不识字,大部分时间都在放牛、种菜,牛不说话,他也不说话。直到他满16周岁,村里一个叔叔愿意带他到外地打工,他立刻同意了。

小孟在建筑工地扛过钢筋,在塑料厂做过包装胶带,在饭店当过传菜员,但因年龄小,没一处会让他长期干。2018年年初,小孟来到金华,没找到工作,这才有了跟“华哥”入户盗窃的事。

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后,除了接受法律的惩处,本还应由其监护人加强管教,但不论是小孟的养父母,还是带他出来的叔叔,一听说小孟犯了事儿,都表示没能力再管教他,更不愿拿出钱代为赔偿给被害人。被羁押在看守所里的小孟得知这个消息,低着头默不作声。

没有监护帮教条件

检察官悉心创造社会观护帮教条件

“小孟,你愿意自己去劳动赚钱赔偿被害人吗?”听到检察官的问话,小孟突然抬起头,坚定地说:“愿意!”

婺城区检察院“蔷薇工作室”的检察官们决定为小孟开启一场“补爱计划”,但为实现教惩并举,小孟盗窃行为给被害人造成的3000元损失要小孟来偿还。

经被害人同意,检察官对小孟变更强制措施。小孟出了看守所后,检察官担当起他的“临时监护人”,组建了观护帮教团,和司法社工一起给他添置衣物、安顿住宿,教他做人做事的道理,带他参加社会公益活动,抽空还教他识字写字。

几经波折,我市一家爱心饭店的厨师长愿意接收小孟为学徒。“这孩子能吃苦,抢着干活,也好学,不到三天就把厨房里各种调料标签上的字都认全了。”厨师长很是肯定小孟的表现。

小孟涉案的事,除了厨师长其他人不知道。检察官还时常以食客身份到小孟打工的饭店吃饭,趁点菜时朝厨房张望,默默关注他的表现。

今年元旦前,小孟给检察官打来电话,开心地说自己攒齐了3000元,想尽早赔偿给被害人。经检察官安排,小孟拿着赚来的钱赔偿给了被害人,表达了歉意悔意。

1月9日,小孟的观护帮教期结束,检察机关对其宣布不起诉决定,他终于获得了真正的“新生”。小孟说要用存起来的钱买点年货,回家感谢养他长大的人,年后继续踏踏实实工作,过上安稳的日子。

记者了解到,小孟是去年婺城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蔷薇工作室”帮教的第46个涉罪少年。该院自启动“春苗计划”未成年人观护帮教项目以来,引入专业青少年事务社工机构,创设因人施策的“五堂帮教”模式,对帮教对象开展行为矫治、心理干预、技能培训、帮教考察,助其顺利复归社会,有效提升了未成年人全方位司法保护和犯罪预防工作的实效。

本报记者 倪国栋

通讯员 丁夏维 张一诺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