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象金华 > 发现 > 正文

永康的细节 评吕纯儿的永康《十四村》

提示: 文楼村少年程正谊,因为家贫而遭遇退婚。正在他苦恼的时候,好运气来了,后塘弄村的吴员外看中了少年程的潜质,认为他日后一定会发达,他将夫人花房里的二十四位姑娘全部送到少年程面前,让他看中谁选谁。

永康是由诸多细节组成的。

吕纯儿的永康《十四村》,就展现了千年永康的若干生动细节。

文楼村少年程正谊,因为家贫而遭遇退婚。正在他苦恼的时候,好运气来了,后塘弄村的吴员外看中了少年程的潜质,认为他日后一定会发达,他将夫人花房里的二十四位姑娘全部送到少年程面前,让他看中谁选谁。

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并没有将少年程砸晕,他自有他的择偶标准,弄了把扫帚当道具。二十三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款款从他面前走过,对那把故意横倒的扫帚视而不见,第二十四位姑娘来了,只见她先弯下腰,将扫帚扶好,拿到合适的地方放好,极其从容。这最后一位姑娘,正是吴员外的女儿,虽然貌不如花,却成了少年程的妻子。

少年程选妻子,真有点像现代外企选人才,冷不丁来一下,等题目揭晓,大多数人如梦初醒,这也算测试?对,细节决定成败,一切都在细节中!

少年程果真没有让吴员外失望,官一直做到了“大京兆尹”。

当少年程变成官员程、老年程的时候,他对子孙有个交代:以后,每年的正月初一,你们都要到后塘弄村的外婆家拜年,要一直拜下去。于是每年的正月初一,文楼村的程氏后人,浩浩荡荡来到后塘弄村拜年,第二天,后塘弄村的吴氏后人,又浩浩荡荡地到文楼村回拜,场面壮观。

我问吕纯儿:现在,这两个村的风俗还是这样吗?

吕纯儿笑着说:还是这样,每逢春节,很热闹。

这样的细节,已经不是细节了,它早就凝聚成为一种感恩报德的精神,这种精神,一直推动着中华民族的发展。

我一下子想起了历代传奇中那些类似的故事,或者感恩报德,让人感动得泪涌满面;或者忘恩负义,让人痛恨得咬牙切齿。好多故事,其实都是演绎和捕风,掺水又掺水,但这一个,“二十四姑”扶扫帚,却活生生就在我们身边,她一直存活到现在。

2

数年来,吕纯儿一直在寻找永康的细节,精神的,现实的,孜孜不倦。

比如,诗文之村金城川。那里有传承数百年的“枫崖书屋”,这书屋仅仅只是一个读书之地,明清以来,金城川的读书之地还有:鼓涛书院、高士书院、芪清轩、怡如轩、友竹轩、琴鹤轩、漱芳轩、静怡轩、培桂轩、临清轩、十松书馆、耘思义塾、环清书屋、万卷山房等等,这么多可以读书的地方,且是一个村,村小书屋多,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晴耕雨读的典型,实在让人神往,我宁愿在这样的村里生活!一个爱书人读书人,从三个字或四个字的枯燥书院名称中,完全能想象出书院的场景,它是我们心灵和身体成长的地方,在那里启航,就有可能走向理想的远方。

比如,清渭街的匠人。铁匠、铜匠、锡匠、应树德堂、应兰顺妇科、陶月仙馄饨、胡岩金肉麦饼、孔传叨打铁……反正,这个村,就是由这些能工巧匠和百年品牌组成的。两县古道,千年老街。这里的繁荣,一直沿续到今天。吕纯儿有些痴迷地站在打铁匠孔传叨的身旁,听他讲打铁经:“一炉二炭三钢四铁,当数手艺第一。”打铁67年,有着十几万小时的经验,这样的铁匠,我不敢说是中国之最,但至少也是中国传统打铁工艺界的翘楚。

其实,整个永康,就是个能工巧匠之乡。

吕纯儿在《芝英》一章写道: 在“十八恭”的年代,芝英还有一个“百工汇”。春秋两季都有几个集市日例行聚会。如每年农历的正月初八、正月十三,各地手艺人自发会聚于芝英集市,徒弟找师傅、师傅找徒弟、各行各业的人出门做手艺、生意所需要的工具和材料等,一般也都可以通过“百工汇”找到。

可以这样说,永康五金在全球的名气,其源头就是明清时期走街串巷的各类手艺人,他们和现今,一脉相承。

吕纯儿经常会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寻找细节,那是她魂牵梦绕的地方。她说,她从小就在父亲制作缸的现场,耳濡目染。她自己也会绣花,我惊奇,一个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的年轻女子,也会这样传统的手工细活?她说,她们村,好多人都会。

3

《十四村》以一种平实而简洁的写法,将永康的细节一一展现。

吕纯儿的职业是记者,她的行文风格也如她的为人交际,几乎没有拖泥带水。从她的文字中,我完全想象得出她在永康田野奔跑的形象,带着采访本,匆匆行走在古村落里,永康的700多个村,她都想跑……乡间那些水灵灵的植物、飘香的瓜果、村头蹲着晒太阳的老人、随着她跑东跑西的狗狗,这一切,都会牵动她敏感的神经。她对大地的感情,对故乡的眷恋,都凝结成了简洁的文字,汇入了永康《十四村》。在这里,我看到了她对古村落文化的执着和热情。《十四村》不只是细节,更有她对永康历史文化的探索和理解,特别是她对历史人物事件的描述和回应,增加了字里行间的厚重和深度,也给人以想象和思考。

我笑着对吕纯儿说,你的《十四村》写得有些节制,下回,应该可以有些散淡淡的拖泥带水,再加些柔情蜜意,《永康十四村》应该是充满人间烟火味的鲜活存在。

你爱《十四村》,《十四村》也爱你。

全球人都希望永康。

我们都爱永康。

是为序。

(作者为鲁迅文学奖得主、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散文学会会长)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