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五版 > 正文

婺州公园斗牛雕塑 牛尾巴为何和课本里不一样?

金华画家登上中国美院讲坛,为斗牛雕塑“翻案”

1082481_zps_1547446888901

    斗牛雕塑

1082475_zps_1547447058652

    牧童评画

1082474_zps_1547446855308

    斗牛 洪兵 摄

昨天,我市画家陈李新给记者发来了最新摄制的一段讲课视频,这是前几天他在中国美院讲课时的全程录像。

陈李新是永康人,26年来坚守画牛,是当地很有名气的青年画家。这场受邀前往中国美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举办的讲座,主题就是以中国画中的“牛”为例,讲述乡土与时代视觉美学再提升。

金华是斗牛之乡,由来自金华、常年专一画牛的画家讲“牛”,这场讲座吸引了很多学员参加。

陈李新的这场讲座,他要为一桩千年公案翻案。

婺州公园斗牛雕塑的尾巴

为何和语文课本里不一样

很多金华人,特别是80后,都曾在语文教科书里学到过一篇文章《牧童评画》,有的地方也叫《杜处士好书画》,文章出自大文豪苏轼之手:

蜀中有杜处士,好书画,所宝以百数。有戴嵩《牛》一轴,尤所爱,锦囊玉轴,常以自随。一日曝书画,有一牧童见之,拊掌见笑,曰:“此画斗牛也,牛斗力在角,尾搐入两股间。今乃掉尾而斗,谬矣!” 处士笑而然之。古语云:“耕当问奴,织当问婢。”不可改也。

这段话的大意是说:四川有个姓杜的人,爱好书画,他珍藏的书画作品有成百件。有一幅戴嵩画的《牛》,他特别喜爱,用锦囊裹起来,用玉石作画轴,经常随身携带着。有一天晾晒书画,一个牧童看到了这幅画,抚掌大笑说:“这画上画的是角斗的牛呀,牛在角斗时力量集中在角上,尾巴夹在两条后腿中间,但这幅画却画成牛摇着尾巴斗角,画错了啊!”读书人笑了,认为牧童说得对。有句古话说:“耕地应当去问男奴,织布应当去问婢女。”这句话是不可改变的。

在金华,婺城区的雅畈斗牛就颇有名气,记者专门就此事咨询了婺城区雅畈小学副校长钟阳飞,他是从教经验丰富的语文老师。

钟阳飞说,以前人教版也就是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旧版语文教科书里,二年级下册里有一篇课文叫《画家和牧童》,讲的就是这个故事,使用的是白话文,不是文言文。此外,还有湖南等部分省市自编的教材里,也有这篇文章。

不过,从前几年开始,小学开始使用新版部编教材,目前新教材已经上到了小学三年级,在新教材里,这个故事已经从课本中删除了。

金华人都知道,在市区婺州公园,有一座金华斗牛雕像,描绘的就是斗牛场景,这已经是金华的地标。但是,这座雕像的两头牛,牛尾巴却是摆动的,而不是夹在两条后腿中间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钟阳飞说:“个人认为,根据斗牛时的角斗角力方式不同,尾巴应该有变化。”

斗牛时尾巴有变化

画家截取的是最具张力的一刻

“这是一桩千年公案,我们多年观察并分析后认为,这是牧童和苏轼的误解,这篇文言文误导了几代人。”陈李新说。

为了画牛,陈李新常观察牛,经常跑到永康历山等地观察斗牛,看过不计其数的斗牛照片和视频。

“事实上,牛和拳击运动员是一样的,两头牛交锋的时候,身体是自然放松的,冲向对方的时候,尾巴也自由摆动,因为放松才能跑得快。两牛接触的一瞬间,尾巴也自由摆动十分放松,因为只有放松了才会有速度和力量,而不是夹在屁股中间。”陈李新说,只有在两头牛相持时,尾巴没有着力点,才会自然地夹在屁股中间。

换句话说,斗牛的过程就像一个电视画面,尾巴也一直在变化,作为画家来说,最具画面感的就是两头牛刚刚接触的那一瞬间,而此时牛的尾巴还是摆动的,甚至是上翘的状态,“那么我们只有把它们接触的一刹那定格下来,才能给人一种强烈的力量感。同时,尾巴翘起时给人以一种张力,我看斗牛最适合画那一刻,定格在那一瞬间。”

陈李新的观点,在一些照片中得到了佐证。金华日报社摄影记者洪兵多次拍摄过斗牛题材,记者昨天翻看他拍摄的大量照片后发现,照片里很多牛尾巴确实不在屁股中间。

也就是说,戴嵩画的和牧童观察的,是两头牛相斗时的不同阶段,前者画的是相斗刚接触时的一瞬间,后者观察到的是僵持阶段,导致了一段历史误解。

■手法源于积累

陈李新说,画牛26年,他得到了很多感悟,中国牛勤勤恳恳,是农耕文化的一种象征,其实画家的手法也源于勤恳和积累。

“只有不断地练习,才能把转瞬即逝的生活片段快速记录下来,只有长期地积累,创作素材才会不断增加,手法才会不断熟练,等到要画的时候,凑在一起就是一幅好的作品。”

本报记者 杨林聪 文/摄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