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见证五世同堂 入选历史建筑 两位老人守护的古宅有了“护身符”

金华新闻客户端1月18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陈丽媛

“2018年,我家最大的喜事就是祖屋‘汉裔堂’成了市里的历史建筑。有了名分,我就不怕它被拆、被卖了。”刚刚迈入古稀之年的刘金荣说这话时,人还躺在市中心医院康复科的病床上。他在不久前经历了一次车祸,左手经历了三次手术,花了不菲的医疗费。尽管如此,他和妻子孙翠琴还是觉得过去这一年收获很大,和记者聊起汉裔堂“升级”故事时,老两口一直笑容满面。

为了守护祖屋,刘金荣夫妇从杭州市区搬回金东区源东乡老家,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他们多方奔走呼吁,并拒绝了不少高价求购的商人。2018年3月,老人和汉裔堂的故事登上了金华日报,来自多方的关注和重视让这座历经200多年风霜的古民居重新焕发了生机。

古牌楼下有好家风

汉裔堂位于金东区源东乡两头塘村创业街12号,占地面积57平方米,一进三开间,为砖木结构建筑,屋内的冬瓜梁、平梁、雀替、斗拱上有简洁的木雕装饰。写有“汉裔堂”三个字的牌匾悬挂在屋内正中,下面摆着一幅祖先挂像。汉裔堂外的木牌楼是这座古民居的特色,它四柱三间,开间有6米多,木雕装饰细致而精美。横梁上有镂空雕花梁架,上面的额枋上刻有阳文“眼见七代五世同堂”,上方还有镂空雕花卷轴,牌楼正中原本还悬挂着木质圣旨牌。

刘金荣从小就知道汉裔堂五代同堂获嘉庆皇帝“钦赐七叶衍祥之额”嘉奖的历史,他也一直记得母亲“保护好祖屋”的嘱托。刘金荣有7个兄弟姐妹,对于保护祖屋这件事大家都很支持。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陆续有文物贩子找上门来求购,价格从30万元开到100万元,刘家人都没有卖。从那个时候开始,刘金荣就开始关注古建筑保护的相关信息,说起文物保护政策和牌楼牌坊建筑特色来头头是道。近年来,他又跑了不少地方,希望为汉裔堂寻得更周全的庇护。

刘金荣的女儿已在杭州定居,他和妻子也在女儿家附近买了房子,生活便利也老有所依。但汉裔堂在2013年发生了雕花构件失窃事件,两位老人不放心祖屋,就从杭州搬回了老家。这次刘金荣的手受伤时,就因为源东乡和市区的距离,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孙翠琴照顾起来也遇到了诸多不便。住院期间,老人还惦记着汉裔堂的安全,花了2000多元钱,为祖屋装了监控系统。

老人守护汉裔堂的故事,获得了源东乡政府、金东区文物局、金东区规划局、市文物局、市规划局的关注,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建议下,刘金荣在2018年5月为汉裔堂进行了金华市区第二批历史建筑申报登记。不久后,市规划局会同文物、住建等部门的工作人员,来到汉裔堂进行普查和价值评估。专家们认为该古民居虽然存在圣旨牌、斗拱缺失的情况,但依然兼具建筑价值和历史价值。市规划局的工作人员王陈平为两位老人多年守护祖屋的精神而感动:“木牌楼是这座古民居最有价值的部分,它不仅有建筑价值和历史价值,古牌楼下还传承着孝义的好家风。200多年前这里五代同堂父慈子孝,200多年后这里还有不忘祖训守护家史的故事。它的教育意义一直都在,也符合我们当下创建文明城市的精神。”

2018年11月,金华市区第二批历史建筑建议名录公布,经征求意见、专家评审,153处金华市区第二批历史建筑于上周正式公布,汉裔堂名列其中。据介绍,这批历史建筑具有三大价值:突出的历史文化价值、较高的建筑艺术价值、一定的科学技术价值。“历史建筑跟文物建筑的区别就是,文物价值不一定很高,但是它对于一个城市历史风貌的承载,以及地方记忆的一个凝结,它就像我们家里的一个“传家宝”,拿出去它不一定价值非常高,但是它对于我们祖祖辈辈延续下来一个文化的传承、历史延续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市规划局编审处副处长王陈平说。

从传承者到守护者

刘金荣一直都知道,守护老建筑,要有情怀,更要靠法律。

根据我省相关规定,未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或文物保护点的建筑物、构筑物,达到相应条件,可由当地市、县人民政府确定并公布为历史建筑。历史建筑是一座城市文化底蕴的基石,是一本活的历史教科书。公布历史建筑名录,是在文物保护范围之外,对其他历史遗存建筑设立的又一道法律保护防线。“只要被公布为历史建筑,我心里悬着的那块大石头就放下来了,至少不用怕被拆被偷了。”刘金荣说,他和妻子有守护祖屋的决心,但就怕汉裔堂被盗被拆。因为牌楼前的几处旧房一年前已经被拆除,裸露出来的牌楼增加了被盗的风险,而此前他也曾听闻祖屋可能被拆除的消息。

汉裔堂这次进入历史建筑建议名录,刘金荣和妻子就像吃下了定心丸。规划局的工作人员还给老人们带来了好消息:《金华市传统村落保护条例(草案)》也即将出台,它将为历史建筑提供更加细致的保护。其第二十三条规定,市、县(市、区)人民政府应当组织实施不可移动文物、历史建筑、传统建筑等保护建筑保护利用示范项目,开展传统村落内保护建筑修缮、改造示范。保护建筑修缮、改造示范应当制定方案,并经专家认证或评审后实施。实施非国有保护建筑保护利用示范项目,应当与所有权人签订保护建筑保护协议,对保护建筑的保护义务等事项作出明确约定……自筹资金修缮保护建筑且不改变传统风貌的,县(市、区)人民政府可以给予补助……因公共安全等特殊情况,确需拆除、异地迁建传统建筑的,应当经县(市、区)人民政府批准。

关于汉裔堂,刘金荣还有两桩心事,一是修复,二是守护。这座砖木结构的古民居年久失修,漏风漏雨,木构件缺失、损毁了不少。刘金荣夫妇一直想修,但是老人只有记忆,没有古建修复技术,不能让汉裔堂发挥历史建筑的文化展示和文化传承价值。“圣旨牌是蓝底金边的,上面有5条金龙,用铜丝做的胡须活灵活现。缺失的牛腿上雕着梅花鹿,连鹿毛都是栩栩如生的。还有一个雀替上雕的是哪吒闹海……”刘金荣说,有没有保护经费,他并不在意,最重要的是汉裔堂能被保护起来,他和妻子愿意继续留在祖屋里,成为这座古建筑的守护人。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 陈丽媛 责任编辑: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