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阿甘妈妈”李丹芬:虽非亲骨肉,仍付父母心

金华新闻客户端1月18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陈丽媛

看过《阿甘正传》的人除了为阿甘不忘初心真诚善良的人生所打动,大多也会为他那位坚强睿智、举重若轻的母亲点赞。这部奥斯卡金像奖影片描绘了先天智障的小镇男孩阿甘自强不息,“傻人有傻福”地在多个领域创造奇迹的励志故事。“我们天赋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我的孩子应该和其他人一样得到机会,一定有办法解决的。”电影主人公那奇迹般的人生很难被复制,但现实生活中并不缺乏对折翼天使们不离不弃、静待花开的“阿甘妈妈”。

东阳市特殊教育学校的李丹芬老师就是其中之一,在过去17年里,她带了5届培智班,一边照料一边教导了40多名像阿甘一样智力不如常人的孩子。这些孩子有的成了运动冠军,有的成了木雕技师,有的学会了生活自理……虽然还有很多毕业生让她放心不下,但李丹芬相信,世界上没有无用功,只要多花点时间,孩子们就会有进步,哪怕是一点点的改变,她都能高兴好几天。

21岁的她做了12个孩子的妈

李丹芬38岁,成长在一个教育之家。高考时填志愿,家人们再三让她考虑清楚,她还是在特殊教育和幼儿教育之间选择了前者。毕业后进入东阳市特殊教育学校时,她是全校唯一的弱智教育专业教师,21岁的她成了该校第一个培智班的班主任。校长王荣仁回忆,在那之前,该校生源还是以听障孩子为主,后来大部分听障学生转入金华就读,智力落后的孩子就成了该校主要生源。面对一个班“按都按不到教室里”的智力落后孩童,很多经验丰富的老师都犯难。这个重担落到了刚刚毕业的李丹芬身上,当时连恋爱的都还没谈的她“忽然成了12个孩子的妈”。

全班12个孩子,有的患有学习障碍,有的患有多动症,剩下的都有不同程度的智力落后。有的孩子一进校门就哭,一不注意就跑出教室往校门外走,老师们最怕这种情况,因为一旦大意,孩子就面临着走失和意外的风险。那时候的李丹芬除了睡觉,所有的时间都和班上的孩子在一起,脑子里时刻紧绷着安全弦,她的心态和情绪却依然柔和。无论是第几遍将孩子从走廊上领回来,她的脸上总是笑眯眯的。有的孩子虽然不乱跑,却连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

一个14岁的大男孩常常在课堂上尿裤子,李丹芬只好请同事一起,不厌其烦地帮他清理、换洗。

有的孩子非常吵闹,不断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李丹芬要一遍遍地把他们带回座位做下,自己也蹲下来,把食指放在嘴唇前:“嘘,现在是上课时间,我们需要安静!”

还有的孩子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忽然就抽搐着倒地口吐白沫。因为在学校里学过急救知识,李丹芬很快就反应过来:是癫痫发作了,需要立即采取措施防止孩子窒息、摔伤、咬舌!

有的孩子与奶奶相依为命,经济条件不好又多病,李丹芬就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填到孩子就诊卡的联系人上,现在孩子都毕业了,她依然会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

好几个孩子是伴有并发症的,需要长期服药,家境贫寒,在李丹芬的奔走下,40多个孩子累计获得了5万多元爱心款。

“连素不相识的人,都能为我们的孩子付出,作为他们的老师,我们怎么能不尽心尽力?”可是,这些孩子连基本的纪律观念都没有,怎么给他们上课?李丹芬的答案很简单:“看孩子的反应,他们喜欢什么,我就陪他们做什么。”她自掏腰包买来零食和文具,鼓励孩子们遵守纪律、积极表现。她让班里的孩子情况好的和情况差的搭档,互相补助,以人际交往提升语文能力。

“每一次小进步都是极大的幸福”

“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很可爱,只要我们愿意蹲下来、伸出手,他们就会有进步。”由于语言沟通、心理交流等原因,要走进这些孩子们的世界并不容易。李丹芬回忆,一个学期之后,班里的孩子基本上都知道教室在哪里了。别小看这一点点进步,它背后凝结了无数悉心的付出。

当特殊教师会不会缺乏成就感?李丹芬笑着摇头,很肯定地说:“恰恰相反,他们让我感到很骄傲。”

小金的表现在班里一直很优秀。有一天,李丹芬在小金的铅笔盒里看到了两支特殊的水彩笔,她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在杭州出差时买的纪念品,上面还有她的刻字。李丹芬不动声色地在班会上告诉大家,自己的笔不见了,请捡到的同学把它们送回来。笔很快就被送回来了,让她意外的是,跟笔一起送来的,还有一张纸条:“对不起,我错了。以后不会了。”小金会写短语了!李丹芬激动不已,特意将5种颜色的画笔用彩纸包装好,送给了小金。就像小金承诺的,从此之后,她再也没有拿过别人的东西。那一年的教师节,李丹芬收到了小金送的卡片:“你是我最爱的老师,谢谢你!”和小金的感情一样令李丹芬感动的是她表达和书写能力的进步。这对于特殊孩子来说,实在太不容易了。

小布丁刚来的时候成天哭闹,不肯开口,两个学期之后,她终于能说出“老师”两个字了。现在三年级的她,每次看到老师都会问好。患有自闭症的阿杰这个学期已经能参与课堂活动了,学校的美食节上,他还帮老师搓了面团……只要孩子们有一点点进步,李丹芬都为他们骄傲而感动。

李丹芬还常带孩子们去学校的共建社区出黑板报,鼓励他们多与社会接触;带他们参与全球性的国际和平海报大赛,先后捧回了爱心天使奖、全国优秀作品奖等。她说,身为特殊教育老师,怀揣平凡的梦想,肩担特殊的责任,她其实并不特殊:“我们的校长总是在转悠,把一个个跑出教室的孩子带回去。我们的老师总是蹲下身子拥抱孩子,给予他们安慰和鼓励。”与普通教师相比,特教老师付出的努力或许更多,却不一定换得桃李满天下。耕耘时艰难,离别后依然担忧,李丹芬现在与大多数毕业生都保持着联系,她常为那些找到工作的学生高兴,但更多时候她还是为重度智力障碍孩子的生活忧心。

往前跑,不要停

影片中,阿甘有一双虚弱的腿,但在妈妈和好友的鼓励下,他不停的奔跑,跑到了足球场、越南战场、白宫……跑遍了跑遍全国。他说:“妈妈说,如果你想前进,你必须先忘记过去。我想这就是跑步的目的。”

这么多年和这些特殊孩子相处下来,李丹芬觉得体育是非常好的沟通桥梁。“教室里实在没办法安静下来的时候,或者教学内容他们怎么都学不会的时候,我就会把他们带到学校的操场上跑两圈。这个方法非常神奇,跑着跑着我就平静下来了,跑着跑着他们也不再亢奋了,事情并没有我之前想得那么糟。”

影片中阿甘和妈妈的对话

和阿甘一样,东阳市特殊教育学校里也有不少在体育上找到骄傲的孩子。为此,李丹芬给很多孩子当过陪跑。全国游泳冠军、浙江省英才奖获得者张飞英是李丹芬的第一届学生。她常常陪着孩子到东阳市人民路上的游泳馆训练,既当手语翻译,又当知心姐姐。孩子每天在水里游几千米,她在岸上来回陪跑也不下千米。

骆阳阳曾代表浙江省聋人篮球队获得两届全国冠军,刚开始她也是练游泳的,后来转到田径队,每天训练都由李丹芬陪跑,两人无话不谈。进入省队后,骆阳阳闹情绪不想训练了,骆父还会给李丹芬打电话求助。现在,退役的骆阳阳和同学一起开了一家甜品店,李丹芬也常去光顾,和爱徒约饭。

在浙江省特奥会上,李丹芬的学生陆海天、陈伟杰、吴帅取得了7金5银13铜的好成绩。背后离不开李丹芬日复一日的陪跑,“每个人每天我至少要陪跑1000米,鼓励他们不要放弃、突破自己。就连比赛时,我也尽量陪他们跑一段,尤其是冲刺阶段,否则成绩就可能不够理想。”她说体育不仅能锻炼孩子的身体,更重的是可以树立他们的信心,让他们知道成功虽然很难,但只要努力也是可以获得的。而这个过程中,虽然身体会累,但她很快乐,尤其是孩子们取得好成绩的时候,她会在终点线后和孩子们紧紧拥抱在一起。

现在,陈伟杰已经毕业了,手抖的毛病通过运动改善了,他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做馒头。“现在供应好多家饭店,他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每天加班送货都忙不过来了。”

奔跑的阿甘

每一朵花都有它绽放的理由,特殊教育这份工作对李丹芬来说更像是一个静待花开的过程——在沉寂中守候,在平实中品味,用爱心、细心、耐心浇灌孩子们一点一滴的进步,无比珍视地收获一份份独特的喜悦。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陈丽媛 责任编辑: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