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低保老人为孙子无户口发愁 婺城民警送上最好新年礼物

金华新闻客户端1月31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张黎明 通讯员 叶海燕 周静莉

1月29日,婺城区白龙桥镇村书记郭某一大早就接到婺城民警来电:村上万老伯夫妇的孙子的户口可以办理落户了,让他带着他们抓紧前来办理。郭某连说:“这是好事啊!好事啊!这下万老夫妇可以安心过年了,这是给他们最好的新年礼物。”

郭某随即带着万老伯夫妇及其孙子赶到婺城区行政服务中心公安窗口,顺利办好了落户手续。之后民警又陪同万老伯夫妇为办好了孩子的医保卡。万老伯夫妇拿着写有孙子姓名的户口本和医保卡,一时间竟泪流满面,抓住办证民警小方的手直念叨:“谢谢!谢谢!”

孙子上个户口,为何万老伯夫妇会这么激动?事情还得从去年11月初说起。当时,万老伯夫妇抱着孙子来到婺城区行政服务中心公安窗口,咨询如何为孩子上户口,一听需要孩子父母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孩子《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时,夫妻俩的表情瞬间凝重起来。这一细微情绪的变化被正在窗口接待群众的民警黄启颖发现,在询问万老伯后,黄启颖随即向窗口负责人杜啸波副主任汇报。

万老伯有一个独子,2015年,万老伯儿子万强(化名)在外打工时结识了有夫之妇李红(化名),两人在杭州一起卖服装并共同生活。2017年4月,李红在深圳一街道卫生院生下一个男婴。当时因李红未离婚,万强认为自己还年轻,俩人没结婚登记,所以也未给孩子办过《出生医学证明》,自然也没去上户口。2018年2月,万强发生意外因脑溢血死亡,李红就将孩子扔给了万老伯夫妇,悄悄离开了。

儿子意外病故,留下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悲伤加上劳累,两位老人的身体很快变差,田地里的活也干不动了。儿子生病花去了全家大部分积蓄,如今抚养孙子又成为了老俩口新的沉重负担,靠着村里补助才勉强保证基本生活来源。孙子看病因为没有医保卡无法报销医药费,想申请低保也办不了……这些都是因为没有户口“卡”住的。

为孩子上户口成了万老伯的心思,万老伯在儿子遗物里只找到一张写有李红姓名的出院记录,表明了孩子的出生日期和地点,李红的真实身份、具体住址一无所知。连孩子与万老伯的祖孙关系都没法确定,孩子的户口从何办起?

在了解情况后,杜啸波一方面与郭某联系,由村组织协助万老伯夫妇准备户口申报材料,一方面向白龙桥镇民政部门负责人汇报,与承担司法鉴定的千麦公司沟通,为万老伯的DNA祖孙关系鉴定争取经费补助和减免。与此同时,指定承办民警方樱频即刻向李红分娩的卫生院发协查函,核实李红的真实身份、户籍地址和住院信息。

民警原本以为,如果查不到李红的信息,那孩子可以由亲子鉴定来明确监护人,并以此准备申报材料落户。可是卫生院的回函让民警又犯难了,在卫生院的住院信息中,李红分娩男婴的父亲信息登记是她的真正老公,并不是万老伯的儿子,而亲子鉴定证明万老伯与孩子祖孙关系明确,两份证明内容对立,且李红的真实身份明确。怎么办?

只有找到李红或明确李红失踪才能决定孩子如何落户。眼看已到了2019年,春节快到了,“一定要让万老伯过个顺心年。”行政服务中心民警又联合辖区白龙桥派出所民警麻必荣,一同查找李红下落。民警赶到李红的暂住登记地,不想李红早就离开,留下的号码也停机了。民警想尽办法,最终通过李红几年前登记的一个号码辗转联系上了她。刚开始李红避而不见,在民警多次劝说下,李红终于被打动。1月24日,李红来到白龙桥派出所,因为之前李红登记的信息存在错误并且未离婚的实际情况,李红向民警明确表示,孩子由万老伯夫妇抚养。

有了李红的明确态度,服务中心立即为万老伯准备了相关材料并以最快速度走完了审批程序。1月29日,万老伯夫妇的心愿终于了了。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黄雪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