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三版 > 正文

家人在哪里 哪里就是过年

■胡婷

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非要移风易俗,不过旧历年。全家人兴高采烈地过年,在吃大鱼大肉,他偏要吃炒饭;大家在熬夜守岁,他偏要早睡。这种不流俗的举动和勇气,赢得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赞赏,也让她第一次认真思考,究竟为什么要过年?

这个少年就是李敖,这个少女是我。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自己正当傻呵呵盼着过年放假、收红包和穿新衣服的年纪,李敖已经在做生活实验,对习俗进行思考和质疑。人和人的差距真的是天差地别。为什么从来没想过,我们每年要拿出一段时间,大家聚在一起胡吃海喝?是农耕文明的遗留,对平日物质匮乏的报复性补偿?可是我们现在又不缺衣少食了……

然而,一到放寒假,我还是冒着严寒去火车站排队买票,耐心地从门外排到门口。在车上,半夜挤在座位上或者站在过道上不能动弹。年年这样,年年回家,只为了和家人团圆。只要和亲朋好友在一起,做什么都无所谓。大鱼大肉吃到吐?一年就这么一回,长辈们做菜也很辛苦,将就一下就好了嘛。更何况在我们小辈的强烈要求下,菜也“移风易俗”,荤素均衡了起来。每天打牌虚度生命?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就这么几天打个牌而已。其实,打牌就是为了享受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的感觉,麻将桌下面放个暖脚器,后面围了一圈看牌的亲友团。到了晚上,赢家把牌资贡献出来买夜宵,全家人一起高高兴兴去吃泡粉和猪杂,成为每个春节温馨的回忆。

可是一毕业,就发现苗头不对。“一个月赚多少钱?”“谈男朋友没?”每天要被问上个无数遍,特别是多年不见的老街坊和远方亲戚,突然特别关心起你来。第一年只是试探性地问,到了后来就变成催婚和逼婚了,既有苦口婆心地劝说,也有理直气壮地斥责,从早到晚如坐针毡,这么过年有啥意思,还不如去外面清净清净,看看东北的雪。

在东北过了个潇洒浪漫的新年后,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这一年,少见父母一次面。替父母想想,他们每年最大的期盼,就是春节全家团聚在一起,就这么卑微的心愿,难道还要让他们失望吗?还有家族里的兄弟姐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深,平时天各一方,只有过年才能见上一面。更不用说可爱的外甥外甥女们,好想见他们……

接下来的那个春节,更加珍惜家人在一起的时光。看到母亲在厨房操劳,我平时酱油瓶倒了都不扶一下,回家后甘做厨娘,在厨房打下手。打牌打腻了,就端茶倒水递瓜果,陪家里的小朋友玩。那个大年三十的记忆是,洗不完的菜和洗不完的碗。好在弟弟一起帮忙,后来轻松了不少。

年前,在广东成家的弟弟升级做爸爸了。托他的福,今年全家有机会体验广东的年俗。家人在哪里,哪里就是过年。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家人 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