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永康“燕子窝”, “春泥”如何护花?

改革开放以来,养育了126名大学生

川塘,作为永康市前仓镇前仓村的一个自然村,藏着一组让人惊讶的数字:从1978年至今,这个只有400多常住人口的小村庄养育了126名大学生;眼下,从这里走出去,包含考上大学在外工作、经商办企业在外定居的人数已达400多人,组成了另一个“川塘村”。

穿过这组数字,看向这个村庄的往昔岁月:村民们在夜幕中陆续收拾起农具,三五成群从田野回到他们的村庄,村中各个角落的炊烟袅袅升起。村中高高低低房子的窗户次第亮起,一个个学子在灯下读书,他们在知识的海洋里,与一个个高人会晤,拿下一个个高地,攻下一座座城池,走向外面的精彩世界。时代在变,村民的生产生活方式在变,而学子们灯下苦读的身影不曾改变。村民们在这个形如“燕子窝”的村庄里生活了700多年,从这里飞出去的“小燕子”,季季、年年,生生不息。

三口池塘700多年历史

川塘村中有三口池塘,分别是底塘、外塘、车公塘,呈“川”字形排列,村庄因此而得名。

村庄远山环绕,村前平川沃野,形如“燕子窝”。村内有一口池塘,名底塘,是最早在这里居住的村民的生活水源。后来村里人口增多,为满足村民洗涤所需,又挖掘了后来的外塘。外塘在“燕子窝”外,原来只是一片低洼处,村民们叫外塘滩,后来外塘滩被一次次拓宽、加深、衬砌,最后成为名副其实的池塘。

外塘主要供村里村民生活洗涤所需。关于这口池塘的往事,今年80岁的朱陈安老人记忆犹新:古时村中有村规,上午9点之前村里的妇人可以在外塘洗涤,而在9点之后就严禁村里的妇人洗涤了。原因是川塘村田地多,有许多田地租给外村人种植,每年稻谷收获的季节,都有许多外村的佃农挑着稻谷来交租。一是有外人来村里,妇人要避生;二是空出洗涤的地方给外村的佃农洗手洗脚。

随着外塘的形成,在“燕子窝”居住的村民因为发展受限,慢慢在外塘附近造房聚居。老支书朱林通回忆,为田地的灌溉之用,村中又挖掘了车公塘。朱陈安补充说,这车公塘的底部有许多水坑,这些水坑在干旱季节分属不同的房头灌溉。这样即使在大旱年头,村里的灌溉用水依然能有序供应。每年大年初三,是村民们期盼的日子,因为车公塘会放水捉鱼,塘里捉上来的鱼会分给村里的男丁,只要是村里的男性子孙,无论是在村里,还是在遥远的地方,都会有一份鱼留给他,表明故乡挂念着他。

火热的生活丰收的画卷

两位老人的回忆,把一个热火朝天的生活场景呈现在记者眼前:上午9点之前,外塘埠头上浣洗的妇人一定是欢声笑语,互相打趣,不时扬起暗红色的木槌,捶出清脆的声音,惊扰了池塘上欲近还远的鸭群。妇人们看着时间点,待外人进村之前,把一切都洗涤完毕。9点之后,来交租的人陆续多起来,村里车水马龙,人群簇簇,好不热闹兴盛……

从内塘到车公塘,从一口塘到三口塘,从几户人家发展到村庄,串起了无数个生产和生活的场景,串起了一个流动发展的川塘村。

村庄之外,阡陌交通,是一幅一望无际而黄灿灿的美丽画卷。1988年,永康老报人朱维安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川塘村小田多,人均拥有一亩,川塘村对土地有着深深的眷恋。一年365天,川塘人天天操劳在田间。村干部到镇里开会,也要利用吃午饭时间回到村里田畈上转一圈。田地虽多,也是寸土必争,就是一条田埂,他们也忘不了种上大豆。他们知道科技对于生产的重要性。全镇有拖拉机59台辆,该村就占了31辆。全镇有脱粒机180台,川塘占了35台。

朱林通回忆,川塘村是个农业村,年产粮食几十万斤。要产粮食就要水,水利是农业命脉,1962至1964年,全村在岩桥背后造起了毛狸冲水库,蓄水20000平方米。1999年,在上级有关部门的协助下,全村干部村民筹集6万多元,从前仓村运进黏土,又对毛狸冲水库大坝进行了卡心挖掘加固。

一头是庄稼一头是知识

在外塘洗涤的妇人回到家里,接待完外人的男人们拿着农具走向田野。他们日日月月积累的财富,除了生活用度,大都交到一所所小学、中学、大学。孩子们在这个热火朝天的场景中长大,一边参加劳动,一边读书,一边向往着外面的世界。

村里69岁的老会计朱政策想起往事,如同打开一条江河的闸门,记忆奔涌而来。他有一个儿子、三个女儿,四个都是大学生。为了四个孩子的读书,家里养猪婆、养条猪、养鹅,一年365天起早摸黑。

卖小猪的时候,总是在农历初九、十四的前仓集日,凌晨两三点起床,推着手推车到集市上去卖。秋天的时候,家里种的橘子堆了满满一屋,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总是凌晨就骑着自行车到各地赶集,好卖的时候一早就能回来,行情不好的时候要到傍晚才能回到家。

朱政策一直说,只要孩子们能读上去,他与妻子再苦再累都是幸福的,即便是借也要供他们读到大学。

与朱政策一样一直念叨着这句话的,还有村里77岁的朱林肖。朱林肖健谈、语速也快,许是大半辈子一边田野山林一边集市的快节奏生活养成了她的说话语速。她回忆说,大豆、桃子、李子,有什么好的,都拿到集市上去卖,不好的才留给自己吃。夫妻俩在村里包了两片茶山,自己摘茶叶、制茶。夫妇俩分工合作,制茶是丈夫的拿手活,卖茶就成了朱林肖的生活常态。集市上卖的东西凑到整数了,就存着给孩子们交学费。

朱林肖是集市上的常客,一年四季田地里的东西轮流卖。但也免不了碰到糟心的事。农历年底,朱林肖把村里外塘分来的鱼、自己家里种的茡荠、米糠等拿到缙云集市上去卖。卖来的钱却被“白七”偷走。

风风雨雨中,孩子慢慢长大,一个个考上大学。她的大儿子毕业于武汉城市学院,供职于金华市建设局,小儿子毕业于浙江财经学院,在永康市招商银行工作。

一头在学堂一头在田野

田野,分明也是另外一所大学。

李苏位今年83岁,和老伴在川塘老家过着恬静的日子。而在40多年前,在孩子们成长的岁月里,在铁路局上班的丈夫长年在外地工作,李苏位带着孩子们在学堂与田野之间进行着一场别样的“战斗”。

她清楚地记得,那时候丈夫一个月的工资40多块钱,远不够孩子们上学和一家人的用度。为此,她就把家变成了养殖场,养起了猪、鸡、鹅等。孩子们在七八岁时就跟着洗衣烧饭了。

“双抢”是每年最忙的时候,李苏位总是天未亮就起来烧饭,烧好猪食,烧了一家人的早饭——粥和麦饼。孩子们也总是天未亮就起床,吃过早饭到田里割下稻禾再去上学,中午回家,再到田里把李苏位用打稻机打下来的稻谷用手推车推回家。

李苏位回想往事,欣慰地说:“和孩子们一起劳动,让他们养成了勤劳节俭的品格,能理解生活的不易,懂得珍惜。”李苏位的四个孩子,除了大儿子因为当时的政策原因没有走进大学校门,其他的孩子们都如愿成了大学生。二儿子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三女儿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最小的儿子毕业于北京外贸学校。李苏位曾经来到孩子们的大学,当孩子们的老师给她让座、倒茶时,她心中充满了骄傲。

先人在制订朱氏家训“耕读传家”时,一定知道耕与读的关系,因为在田野里晒过日头挥洒过汗水的人,才会明白生活的不易。他们在田野的劳作中学会忍耐,在忍耐中煅炼意志;在劳作中看到大自然的美妙与神奇,感受四季变化的风雅与美丽。有了这些经历,书里的内容便读得真切和生动。川塘村村前的平川沃野,分明也是“小燕子”们试飞的训练场。

从“春泥计划”到村外之村

11年前,朱天寿接任川塘村村委会主任之后,提出并实施了川塘村的“春泥计划”,内容包括制订教育计划、开展教育活动、沟通教育信息、共享教育资源等,并每年组织拔河、乒乓球比赛等活动。

朱天寿制订实施的“春泥计划”,与先人留下的“乐育英才”牌匾在岁月长河里遥遥相望,彼此心照不宣。彼此心领神会的,还有解放之前就有的“川塘小学”,一枚存留至今依旧明亮如新的“川塘小学校长铃印”,白底赤字依然跳动着历史的希冀。

“再苦再累,即便是借也要供他们读到大学。”熟悉了川塘村,发现这句话已经深入每一个川塘人的心。看着孩子们走进一所所学校,是他们心中最美好的事情了。他们都知道知识就是财富的道理,都明白读书是改变人生命运和家族命运最好的途径。

400多人在川塘村,400多人在“村外之村”。“村外之村”,正是川塘人心中的梦想和骄傲。他们当中,有公务员、工程师、教师、律师、企业家等,他们在祖国的各个地方,甚至是海外,为祖国建设建功立业。这个“村外之村”,也包含着在漫长的岁月里,早早走出村庄的先人们精心营造的世界,他们留下来的“父子司马”“廉台雅望”牌匾可以窥见他们创造的精彩。

川塘村在不断发展,“村外之村”不断创造着传奇。

本报记者 吕纯儿 文/摄

来源: 作者:吕纯儿 责任编辑:
关键词: 燕子窝 永康 春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