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二版 > 正文

让农村更美农业更强农民更幸福

记者 楼盼 盛游

如今走进农村,杂物乱堆、垃圾乱倒、鸡鸭散养等脏乱差现象已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街道整洁干净、生态环境优美、乡风文明和谐。我市大部分农村建起了文化礼堂、居家养老中心、健身广场等设施,极大提升了农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尽管我市和美乡村建设成效斐然,但距离打造乡村振兴示范区的目标还有一定差距。市两会上,代表委员纷纷献计献策。

加快新农村建设步伐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我市农村老宅、老街落后面貌有所改善。但不可否认的是,仍有部分农村新房老宅交错、老巷新街纵横,难免给人一种新农村发展缓慢的印象。

“我们应遵循乡村传统肌理和格局,按照节约集约用地的要求,大胆规划、加大旧村改造力度。”市政协委员冯向伟建议,要实施多村合一,并加快集聚提升。现有规模较大的村庄,应通过科学规划,整合村内的土地指标,腾出置换空间,建设和美村庄。要实施搬迁撤,改善生活环境。对位地处偏僻、交通不便、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频发等的村庄,应实施村庄整村搬迁撤并,通过旧村指标置换新村建设空间,因地制宜复垦或还绿,增加乡村生产生态空间。要实施名村保护,发展特色乡村。应努力保持村庄的完整性、真实性和延续性,全面保护文物古迹、历史建筑、传统民居等传统建筑,加快改善村庄基础设施和公共环境,发展乡村旅游和特色产业,形成特色资源保护与村庄发展的良性互促机制。

市人大代表陈灵莉建议,新农村建设要因村而异、因地制宜,科学规划、分步实施。建设过程中坚持少硬化、多绿化;少种珍贵且难以护养的花草,多种本土易栽易管的多年乔木;少买巨石、少建牌坊,多就地取材;不破坏文物,尽量保持生态自然,把资金要素全部用在刀刃上,还要着重对村庄的保洁制度常抓不懈。

市政协委员朱小胜建议,要以完善规划编制为引领,对全域乡村的空间形态、产业布局、生态保护、功能设施和公共服务等进行修改完善、系统设计,真正做到“一村一品”“一村一蕴”“一村一景”。要以强化生态宜居为抓手,加强乡村外部风貌塑造和内部功能提升,完善乡村道路、电网、宽带等基础设施,建设具有诗画江南韵味的美丽乡村。要以创新社会治理为保障,加强乡村基层党建,推动形成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

“撤村建居后,原农村的道路、环卫、路灯、绿化、排水、消防等市政设施建设,尚未统一纳入城建市政部门建设和管理。”市人大代表邵建国说,村改居后既无法享受新农村建设的各项补助政策,又没有享受到市政配套建设资金的红利,导致大多数村改居基础设施相当落后。他呼吁市财政加大对村改居社区基础设施配套建设的财政投入力度,将村改居社区的基础设施配套建设一并纳入城市市政部门建设和管理,让农村新形态也有新面貌。

发展乡村新产业新业态

国内外的经验表明,乡村的衰落很大程度上源于产业不振、经济不兴,要实现高水平的乡村现代化,就要加快农村供给侧改革,大力发展乡村新产业新业态,推动农村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近年来,我市大力推动乡村振兴,形成了不少亮点,但也存在一些薄弱环节。

在市政协委员吴瑞成看来,乡村振兴、产业兴旺,关键是要做足“农”字文章。城市建设规划、土地利用规划和产业发展规划,要充分考虑农业、农村发展因素,留足农业和乡村发展空间。农村产业应坚持以一产为基础,融合二产、三产,突出环境特色、物种特色和文化特色来打造休闲、观光产业。特别是要精心培育以村为单元的美丽“微盆景”,连片造景,形成以镇(街道)为整体的“小公园”,逐步将各地的精品田园风景线组合成浙中大花园。此外,要探索推进“现代农业园区+家庭农场”“公司+家庭农场”等经营模式,培育一批新生代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让骨干农业主体发挥农业发展的示范、带动作用。

市人大代表朱利群说,发展休闲旅游产业,首先就要完善道路交通网络。目前,婺城南部山区乡镇主要通过南二环、白汤下道路、虹戴公路相连接。虹戴公路绕行里程长、服务交通量已饱和;白汤下线道路拥堵、等级低。他建议,通过拟建的南山大道,将南部山区所有乡镇的旅游资源串联起来,并尽快谋划确定婺城南部区域交通廊道线型,启动330国道外迁工程及南山大道、城市三环合线建设。

“当前,我市乡村产业发展主体培育力度还不够大、融资引资渠道还不够多。”市政协委员蒋玲芳建议,加快培育从事现代农业的新型经营者、劳动者、中介组织等主体,完善由农业大户、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龙头公司、中介组织等组成的新型经营体系,发展多种形式的规模经营。探索村级集体经济经营模式创新,完善农村资产评价体系,完善村民股权分配制度,引导和支持村集体成为真正的经营实体,全面参与乃至主导农村产业项目开发,使农民能从发展中得到更多实惠。

“现代农业生产技术虽然取得一定进步,但依然改变不了靠天吃饭的命运,一场极端自然灾害、一场严重疫病或者一次价格重大波动,都可能导致农业全年收入急剧减少。”市人大代表王艳俏建议,通过农业保险扩面为农民分担风险,比如结合省政策性农业保险目录表和我市主要种植养殖产业的特色品种(草莓、蔬菜、柑橘、桃、花卉等),筛选出3~4个品种作为农业保险扩面对象。同时,财政部门应保障专项资金,提高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比例。

选准领头雁引进培育人才

这些年,我市农村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这种变化主要依赖于政府财政的巨大投入,不少农村“造血”功能仍然不足,个别经济薄弱村甚至连基本的日常开支都无法承受,更不要说进一步建设发展了。因此,新农村建设必须以发展产业为基础,变“输血”为“造血”。当下,金华农村不缺资源,关键缺乏懂经营、能干又会干的人才。

在乡村振兴“人才杠杆”的问题上,市人大代表赵永良格外关注农村干部这一群体。他建议,高度重视村级组织换届中对候选人的资格审查,切实把好工作岗位能力关;真正建立一支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有后劲的村级干部队伍,以保障生活基础、拓展发展空间为着力点,解除村级干部后顾之忧;优化队伍结构,提升综合实力,及时将年龄大、文化程度低、工作推进缓慢、跟不上时代发展节奏的村级干部调整下来,让发展意识强、有能力想干事的人担任农村发展的领路人;配强农村后备干部队伍,培育可用之才;加强培训,不断提升农村干部理论素质及农业农村工作的管理水平。

“人才振兴是乡村振兴的基础,乡村技术人才在乡村振兴中发挥了‘神经末梢’和‘落实前哨’的重要作用。”市人大代表高文兴建议,搞好“筑巢引凤”工作,以“三变”改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为契机,深入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为专家人才大展手脚搭建舞台;搞好“孵化培育”工作,大力推进农民职业化,壮大本土人才,培育一大批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能创新的新型职业农民;搞好人才服务保障,对引进的人才主动解决好入驻前和入驻后的难题,关注青年群体的诉求,倾力支持,热心服务,尽快帮助他们熟悉了解农村农业,尽早发挥带头致富作用。

“近年来,金华有序组织发挥乡贤建设家乡作用,取得良好成效。但是,我们调查研究发现,目前发挥作用的主要是大乡贤,中小乡贤群体尚没有足够重视、充分挖掘。”市政协委员方家鸿说。他建议,组织部门应引导乡贤在农村成立临时党支部,发挥党员乡贤模范带头作用,去带领其他乡贤参与农村治理。还可以集合乡贤中能人,成立农村产业振兴、村民治理、文化发展、生态保护等主题的研究小组,充分发挥乡贤自身专业技能水平,帮助探索农村发展之路。也可以依据乡贤自身优势和特长,以需求导向组成专业队伍,以项目回迁参与乡村基础工程建设,以信息回馈导引乡村发展方向,以技术回援攻克乡村发展难题,以资金回流增加乡村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提供等。

以文化引领促进乡风文明

文化是乡村的“灵魂”,乡风是乡村的印记。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过程中,我市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以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核心,以乡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为载体,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取得明显成效。但客观地说,当前文化助力乡村振兴中还存在一些不足,比如乡愁的碎片化、乡味的营销格局偏小、乡约的规则意识不浓等等。

民进金华市委会建议,要重新认识各地不同的乡村文化资源及其价值,以“一村一品”的态度来打造乡愁特色,守住金华文明之根。要从“眼耳鼻舌身意”全方位打造乡村“老味道”“老手艺”等传统文化感知体验系统,让在这片土地生长、从这片土地走出去的人都能在乡村共享这份集体记忆。要结合乡村实际和村情民意,制订(修订)有生机、易落实的村规民约,通过加强宣传引导,提高村民的认同感。

市人大代表朱之辉建议,以乡村振兴为着力点,打造“诗路金华”文化品牌。要组织相关研究者对古代著名诗人在金华的足迹进行整理,搜集相关诗文,绘制相关路线,结合诗路讲好金华故事,融入“钱塘诗路”建设。具体操作要有项目支撑,如以诗路为主题文化的诗路乡村、诗词公园、书画碑廊等,并配以策划节会活动,如举办李渔戏剧文化节、艾青诗歌节、施光南乡村音乐节、徐霞客古道旅游节和浙中诗路动漫节等,通过开展活动吸引广大游客走进金华古村古道,聚集人气财气。

在市政协委员卢淑芳看来,体育赛事也可以助推乡村振兴。如磐安县冷水镇小章村是个400人的小村,利用废旧厂房,建起了气排球馆,两年承办赛事活动280余场,参赛人数达8万余人次,实现增收680余万元,成为体育网红村。不过,卢淑芳在调研中也发现,体育助推乡村振兴还存在内容单一、产业趋同等问题。

卢淑芳建议,一方面要培育乡村体育赛事品牌,结合金华好山水,将“浙中马拉松系列”和中国山水四项公开赛打造成知名体育赛事,举办群众基础好的气排球、武术、徒步、露营、户外等体育休闲、交流展示活动。另一方面要推进乡村全域体育旅游,加快乡村体育旅游融合、跨界发展,创新体育+古村落、农林、影视、养生、文创等发展模式,增强乡村景区和体育项目间的黏度,延伸体育旅游产业链。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农民 农村 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