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中新报 > 五版 > 正文

34岁单身男突然遭“女客户”追求 背后竟是发小“男扮女装”搞的鬼

记者 王旭航 通讯员 楼剑平

“我本来不想报警,只要他把钱还给我就行,没想到这家伙太过分了。”说起不久前反目成仇的发小曹某,阿进(化名)直言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竟被曹某“男扮女装”,以恋爱之名骗走近4万元。

34岁单身男做业务时遇“真爱”

34岁的阿进来自安徽宿州,去年8月在杭州找工作时,经曹某建议来到义乌务工。“他当时说,义乌可以做网贷、信用卡、pos机之类的,还可以教我如何帮人提升支付宝信用分、提高花呗借呗额度等,点点手机就能赚点业务费。”听曹某这么一说,阿进也就没有多想。

来到义乌后,曹某安排阿进住进了自己的出租房,还推荐朋友给他认识。业务起步阶段,曹某见阿进没有客源,又主动介绍客户。

“曹某推荐了一个叫霞君的女客户给我,说需要办理一个花呗套现业务。”阿进说,业务初期为谨慎起见,他都会征询一下曹某,后来曹某给他发了一个二维码让其转发给霞君,即可完成花呗套现。

“没几分钟,霞君扫了二维码之后说已套现成功。曹某则告诉我说后台可以直接识别到客户的支付宝,然后还转给我8元钱的业务费。”一来二去,阿进认为真得如一开始所想,来钱又快又简单。

几次接触下来后,霞君称自己是开理发店的,很多小伙子都是月光族,想要提升一下花呗借呗的额度,但单月提升的费用需要380元,太高了,想要先支付一半,剩余的当月付清。

“因为办理人员较多,后来我问了一下曹某,说可以先付一半,其余由我先垫付,如果客户没还清,之前支付的一半业务费不退还,归我所有,这样对我来说是不亏的。”阿进说。

可之后的剧情令阿进怎么也没想到,交流几次后,霞君居然主动提出想要跟他处男女朋友。“我长这么大,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她后来多次关心我,我就很感动。”两人很快建立了恋爱关系,阿进也以“男朋友”的身份为霞君垫付了2.8万元之多的业务款。

心仪的“女朋友”竟是发小假扮

直到去年11月,霞君突然跟阿进说自己生病了,在义乌看中医没看好,需要去南京那边动个小手术,大额的医药费让她难以负担。

“我先后给她4次转了1万多元,但一提到要见她,她就各种找借口,一会儿说还没过危险期家人不放心,一会儿又说病重头发剪了不好看。”一次次借口,阿进不免起了疑心。后来他发现霞君的头像是“霞理发”,下面还有个地址,通过软件搜了一下发现是江苏徐州的一家店。

今年1月27日,阿进找到这家理发店,一到门口他便意识到这事儿一定与曹某有关,并从该店求证到并无霞君这个人。“这家店,之前我和曹某一起来过,再加上那个霞君的微信号是用曹某名字的首字母开头的。”阿进的猜想很快得到了证实,曹某承认自己在外欠了钱,联想到这些年阿进一直被家人催婚,便用网恋之名骗取他的钱。

“摊牌后,我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念着情面还想让他慢慢还我钱,可直到春节后,曹某也没有还钱的意思。”2月16日,阿进向义乌市公安局稠江派出所报了警。

接警后,警方对阿进提供的聊天记录、转账凭证进行梳理,确认曹某有作案嫌疑,并很快将其抓捕归案,曹某也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据曹某交代,他之前欠了几千元钱,在阿进来义乌之前债主催得紧,便想着用霞君的身份从阿进身上“捞一笔”。本想骗够了就收手,借霞君之口提出分手,没想到阿进因为第一次谈恋爱,听到分手后当晚痛苦不已,“没办法,之后只好继续‘谈’下去,阿进也越来越愿意砸钱。”曹某说。

目前,曹某因涉嫌诈骗罪已被义乌警方刑事拘留。

来源: 作者:王旭航 通讯员 楼剑平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单身 背后 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