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八婺观察 > 人可微言 > 正文

有尊严活着,有尊严离去 ——《人可微言》之四百十四

提示: 这篇稿子人可早就想写了,只因话题与过年的气氛不合,就一直没有动笔。现在年味已散,可动笔了。

人可

这篇稿子人可早就想写了,只因话题与过年的气氛不合,就一直没有动笔。现在年味已散,可动笔了。

这是一个死亡话题,借此想表达有尊严活着、有尊严离去的看法。

就在动笔写这篇稿子的前半个小时,人可看了一则消息:台湾一位节目主持人胰腺癌,花了巨额医疗费后,病情还是没有好转。他被疾病折磨得苦不堪,决定安乐死。在得到家人理解的前提下,去年6月,他和家人一起到安乐死为合法的瑞士实施安乐死。他读了告别词后,服下医生递过来的药,在儿子的怀里安详离去,妻子、女儿也在一旁抚摸着他。

这之前,人可看到了触发写此文的一则消息:去年12月24日的《现代快报》刊登了南京大学计秋枫教授在生命将尽之时,向朋友写下的致谢信我自发病到现在两年来,无数来自亲朋好友的关心、关怀、关爱,让我无以为报,既然还有一点时间,不妨我自己写一个答谢词。……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我今天要发个宏愿,到了那边,立刻去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恭候着我这边的知己好友过来,以惯蛋为主,辅之以谈经论道。……尊敬的朋友们,计秋枫现在恳请大笑三声,送我上路!

这两刚消息,让死亡这个想回避的话题,无法回避了——我们应当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死亡、接受死亡。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每个人都要面对、都要经历。谈及死亡,我们心情沉重;面对死亡,我们痛苦、悲伤和恐惧。谁也不愿意轻率地让自己、让他人走近死亡。然而,生活有着许多无奈,在疾病无法治愈而又时时受着病痛折磨,生活已毫无尊严的情况下,不少人或本能或理性的渴望安乐地死去。

人可曾与一位已故老人讨论过如何面对死亡。老人患癌症多年。面对疾病,他很达观。他对人可说,只要能像样地活着,我就要好好地活着,开开心心地活着。如果没有生活质量和尊严了,就让我从容地回去。在临终前的两天,老人既不能吃东西,又不能控制大小便,身体插着各种管子,病痛使他痛不欲生。他对人可说,这样活着对大家都是痛苦,没意思了,你们就让我回去吧。

去年年底,人可参加一位朋友的遗体告别仪式,惊奇地听到朋友女儿的致词:“……在此,我祝福父亲,祝福他脱离了疾病的折磨和痛苦……”后来想想,朋友女儿所说的是大实话、真心话,是充满着对父亲深情厚意的话。脱离了疾病的折磨和痛苦,何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哪怕是生命的代价。

文章写到这里,人可似有许多话要说,但又不知怎么说。面对死亡,节目主持人、计教授、老人的正能量表现,都值得我们思考,而朋友女儿的对父亲的祝福,更值得我们品味。

欲知人可后面开评什么,且看《人可微言》之四百十五。

来源:金华新闻网 作者: 责任编辑:张怡静
关键词: 尊严 微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