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三版 > 正文

“农民老王”完成了“最后一次”捐献

王汉清昨天凌晨辞世,捐献遗体——

“牛死留根绳,人走留个名”。这句话在“农民老王”王汉清的微信里,出现次数很高。

有的人离开人世之前,会特地留下遗嘱遗言,对于老王来说,昨天却走得很平静。

昨天凌晨,王汉清在金华广福医院辞世。临终之际,他并没有对家里人留下特别的嘱托——因为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在获知自己时日无多之后,他和时间赛跑,已经为自己安排了一系列后事。

很多金华人对老王不会陌生,昨天,他去世的消息也在朋友圈里刷屏了,大家都在缅怀这位好人。这位金东曹宅的农民,连续23年捐款,曾荣获“金华好人”“浙江好人”称号,还曾获得“中国好人榜”提名。

本报最近一次报道老王,是在去年的9月9日,当天的3版刊发了《农民老王的第4笔“最后一次捐款”》,每次都说“最后一次捐款”的他,一次又一次“食言”,把自己的钱一次次捐出。

捐献遗体

老王完成了“最后一次”捐献

老王有三个女儿,小女儿王琼前两天刚刚从江苏赶回金华。她说,前天凌晨,父亲还能说话,吩咐阿姨拿东西,没想到白天就开始昏迷了,一直到昨天凌晨辞世。

“父亲走之前,没有特别的讲话和交待,一是昏迷来得突然;二是其实之前他最关心的事情自己都一一做好了安排,没留遗憾。”王琼说。

说了无数次“最后一次捐款”的老王,昨天应该是他真正的最后一次完成捐献了,老王的外甥女徐慧告诉记者,按照舅舅之前的愿望,完成了遗体捐献,供科学研究。

早在9年前,老王就已经填写了遗体和器官捐献志愿书,从那以后,无论去哪儿,他都揣着捐献卡,有时还会打趣地说:“要是出个意外,别人看到这张卡,遗体就能拉去用了。”

得知自己得肺鳞癌后,医生说这会影响器官捐献,老王一度心情郁闷,他甚至打趣说,哪怕捐骨头也行,医学研究也用得上。

王琼说,3月9日周六上午9点45分,家属会在金华殡仪馆为父亲安排一场追悼会。

奖学金会一直发

听闻老王离开的消息,受惠多年恩情的曹宅初中师生们特别悲痛。从1996年开始,老王在他的母校曹宅初中设立了“珏玫琼奖学金”,23年来,已经捐助了十几万元的奖学金,受益学生超过了1000名。

普通的农民老王,正是靠着这股坚持的热情,不仅在稻田里播种下粮食,也一点点把“善”种进孩子们心田。每一次发放奖学金,他都会穿戴整齐,佩戴上党徽来到开学典礼现场,亲手把一份份大红包,送到每个品学兼优的孩子手里。

而这样的惯例,却因为一次意外被打破。2017年9月,一向身体硬朗的老王被查出患了肺鳞癌,辗转外地就医,经历了一场大手术和后续多次化疗。23年来,他第一次缺席了9月的开学典礼。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老王开始习惯把“最后一次”挂在嘴边,也开始认认真真张罗奖学金的后续。

昨天老王临终前,对自己最牵挂的奖学金已经没有特别的交待,因为他早已做了安排。

去年9月的开学典礼上,老王就颇有“先见之明”地带来一份特殊的“协议”,是他的女儿王珏代表与金东区民政局签署的一份定向捐赠协议书。王珏委托银行每年定期将父亲在信用社的股金分红全额汇给民政部门,由后者转给曹宅初中,作为以后每年发放的奖学金。

“自从老王住院后,我们去看望了他好几次,去年10月还组织了30余名师生志愿者到老王家的稻田里帮忙收割旱稻。”曹宅初中政教处主任余平妹告诉记者,年前去看望老王的时候,他虽然不能说几句话,但看起来状态还不错。学校原打算过完“三八”节,再去看看他,可没想到传来了这样突如其来的噩耗。

余平妹至今记得,在去年3月学校的春季开学典礼上,老王补发了2017年因为生病治疗缺席的奖学金。在1000余名师生的注视下,老王喘着气,有些断断续续地感叹,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亲自为孩子们发奖学金了。可这样的“最后一次”,他后来又“食言”了。

一次复一次,这话老王翻来覆去说了多少遍已经数不清了,但刚说完,他又会跑去捐。周围人说,别人吸烟有瘾,老王是捐款有“瘾”,捐的时候都说是最后一次,却永远没有最后一次——直到昨天。

本报记者 杨林聪 何思涵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老王 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