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六版 > 正文

精神病人肇事不等于无责

记者 张黎明

2月18日,市第二医院司法鉴定所应金华一基层法院要求,参加一名患有精神病的犯罪嫌疑人审判出庭作证。在庭审中辩护律师提出,该犯罪嫌疑人既然已鉴定为“精神分裂症”,为何法医精神病鉴定意见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而不是无刑事责任能力?就此问题,司法鉴定所法医精神病执业鉴定人胡纪明专家进行了专业性解答,使庭审顺利进行。

在一般人的观念中,凡是精神病人犯罪的都可以免于追责,这源于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提出“精神病患者造成危害后果的,只赔偿由他造成的物资损失,不应受到其他的惩罚”的立法主张。近代,随着犯罪心理学和司法精神病学的专业化发展,逐渐形成了“更强调作案当时的心理状态,即辨认能力与控制能力的法学要件”,而把精神疾病或精神缺陷的医学诊断放在较次要的地位。

我国《刑法》第十八条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后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其中所指的辨认能力并非指对一般事物和是非曲直的抽象认识和判断,而是指对其特定环境、特定时间下特定行为的实质性辨认能力。

精神疾病患者实质性辨认能力是否受损通常通过行为动机、对作案行为的违法性质、后果的理解来综合判断。在精神病患者具有实质性辨认能力的前提下才考虑其控制能力,不具备辨认能力的行为人就不具备法律意义上的控制能力。在控制能力的评定中亦要充分考虑其社会功能受损程度、既往行为方式、作案诱因或先兆、自我保护、作案环境的选择、作案后果等因素。故精神病人犯罪的不等同于无责任。

关于精神病人犯罪刑事责任能力的评定方法,目前我国采取“三分法”,即“无”、“限定(或者部分)”以及“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在金华市第二医院司法所2018年度的刑事案件法医精神病鉴定中结论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占总案件的56%,“限定刑事责任能力”的占总案件的17%,“无刑事责任能力”的占总案件27%。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四条规定:“实施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经法定程序鉴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可以予以强制医疗。”随着我国法治社会的健全,目前精神病人犯罪经法医精神病鉴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经人民法院判决强制医疗后由强制医疗机构收治。

线索提供:姜玉飞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