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210年的古树在夹缝中求生……城中村古树呼喊:请给我“松松绑”

金华新闻网3月14日消息 金报全媒体记者 孙梦婷 文/摄

植树节刚过,就有热心市民爆料:市区部分城中村的古树名木生长现状堪忧,能否对其进一步关注、保护?

3月14日上午,记者走访了三个城中村古树点,发现有的古树被围墙锁住,夹缝中求生;有的古树根部被水泥封死,根系将水泥地撬开了裂缝;也有的因周围房屋密集,多处树干被砍断……

1c5617d2-cb51-4a9a-b205-8bb774cfeb67_batchwm

村民说,这是村里的“娘娘树”

在婺城区新狮街道下裴村,有两棵古树,分别栽在村内池塘的两侧,庞大的树冠连到了一起,让这一处的风景更显古韵。

这两棵树上没有“身份牌”,但村民陈升仙说,这两棵树在她小时候就很大了,如今她60岁,估摸着两棵树的树龄差不多是100岁和200岁。

200岁的那棵是古樟树,斜斜地长在池塘边,边上还有一间徐公庙,村民们称它为“娘娘树”。这棵树的树根处有个自然形成的“拱门”,“门口”砌了个石槽,里面插了些香火。一些村民会在特定的日子来烧香,将蜡烛放进树洞内祈福。

323c4c18-4482-4591-bcHf-36ef7d91dbbe_batchwm

虽然是棵“吉祥树”,但它的“身子”被锁在了池塘两侧的石头围栏间,根部也被水泥封的严严实实,随着时间的推移,庞大的根系将水泥地拱起,部分水泥地出现了裂缝。

“树冠有多大,树根就有多大,它被这么‘锁’着一定很难受,生长受限,还不透气。”爆料市民杨德林看见古树的现状,特别忧心。“这样的情况不是个例,城中村较多,钢筋水泥‘困’住了古树。”

a9f0f67d-0e55-4927-9d21-6230801162bb_batchwm

210年的古树,在夹缝中求生

与下裴村的“无牌古树”不同,婺城区城北街道五星社区的古树在去年就被挂牌为“浙江古树名木”,但它的生存现状也不好。

边打听边找寻,穿过五星社区弯弯绕绕、高高低低的小巷子,记者终于在一小转角处找到了这棵古树。古树身上的牌子显示:这是一棵有着210年树龄的古樟树,树高15米,平均冠幅19米,树围346cm,属于濒危株。如今,它成了星虹巷两户人家围墙的一部分,圈在围墙中,艰难生长。

c36de20c-65d5-42d4-a63a-1aa227a81270_batchwm

由于长在密集的住宅区,古树部分树干已经折断,电线从树干间穿过,它的“身上”还钉着几个挂电线的瓷瓶。树根处,插着几根烧断的香。

杨德林说,很多古树都是村里的风水树,有些根部无法延伸,它只能往上长,长成了“头重脚轻”的模样。“时间久了,大风一来,它会面临倾倒的风险,伤树伤人。”

古树名木的遗留问题尚在解决

作为国家森林城市,古树名木也是我市的一大自然资本。

《浙江省古树名木保护办法》第十七条明确规定了禁止损害古树名木的行为。比如非通透性硬化古树名木树干周围地面;刻划、钉钉子、攀树折枝、悬挂物品或者以古树名木为支撑物……这些都属于损害古树名木的行为。

经过反馈,新狮街道下裴村的一颗古树已经在3月14日上午拓宽了生长空间。“有些树因为地理位置原因,不能用砌筑花坛的形式保护,我们就将树根处的水泥往外敲开十几公分,再用土壤覆盖,让它有生长、透气的空间。”新狮街道林技员钱国协说。

c3254707-737a-4945-b6f8-010b048dec3d_batchwm

市区城中村古树名木为何现状堪忧?市园林管理局绿化管理科科长卢云飞解释说,一方面,城中村古树名木管理主体一般是村委,一些村的保护意识还有待加强。另一方面,《浙江省古树名木保护办法》2017年10月才实施,如今还有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尚在解决。“我们会继续努力,加强对古树名木的保护。”

来源:金报全媒体 作者:孙梦婷 责任编辑:吴慧贤
关键词: 古树 松松绑 夹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