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专题 > 2019 > 02 > 新春走基层 > 正文

【新春走基层】浦江“葡萄村”的新年期待:“美丽经济”让村民的“生态饭”越吃越香

金华新闻客户端2月9日消息 金报全媒体记者 许健楠 文/摄

猪年春节一过,曹街村村民曹永泗57岁了。按他自己的话说:“又老了一岁啦。”

可他女儿不这么看:“老爸,我感觉你越活越年轻了。”

老曹转念一想,有道理啊:“现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活得开心、没负担,可不就是越来越年轻了么。”

20多年前,他是一个养猪专业户,天天起早贪黑地干,还亏了几十万元。四处借钱,没人愿意借,愁得不得了。家里只有一栋破房子,没有车,妻子还跟他离婚了。按现在的话来说,这简直是一个 loser。

后来他成了一个葡萄种植专业户,从“污水经济”转型“美丽经济”。他承包了30亩地种葡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买个车就花了90多万,盖了小洋房。

老曹哪儿来那么多钱?一年光种葡萄的纯利润就有30万元。此外他兼顾葡萄收购和销售的业务,还提供葡萄钢架搭建的延伸服务,“今年我打算把葡萄经销的业务搞上去。”

在曹街村,像曹永泗这样的葡萄专业户有70多户。浦江葡萄全国有名,而在浦江,曹街早已是远近闻名的葡萄专业村。2月9日,正是大年初五,新春走基层,金报全媒体记者选择来到这里实地找寻答案:小小葡萄引爆的“美丽经济”,让当地农民有什么样的获得感?

现年64岁的村支书曹龙水当了18年的村支部书记,也是省人大代表。他告诉记者,村里300多亩地大都是用来种植巨峰葡萄,村里种的葡萄都是不用农药的,最好的吃法就是洗干净了连皮带籽一起下肚。

种葡萄能赚钱,一开始没几个人信

最初鼓励大家种葡萄的人,就是曹龙水。

过去,曹街有30多家私营企业,有五金厂、服装厂等,办这些企业还有污染。更重要的是,大多数村民的生活还是依靠田间地头和打工的收入。怎么样才能让乡亲们富起来?

曹龙水指着村口浦阳江边绵延不绝的葡萄大棚说,这些地原本都是沙地。“我们把这些地翻一翻,这种砂砾土质,很适合种葡萄。”

他专门到外边去考察、学习。回来之后,他铁了心要带领大家一起种葡萄。

种植葡萄要投入一笔钱,有村民很是犹豫:这能赚钱吗?

他就带着村两委的一帮干部先干起来,还承诺“领着农民干,做给农民看,拿我做试验,风险我承担”,要求每个村干部家中开辟出一块“葡萄种植试验田”。

第二年,曹街村的葡萄就成熟了,这种着色好、糖度高、甜而不腻的葡萄卖了一个好价钱。从那以后,种葡萄这件事再也没人怀疑了。

刚开始时,葡萄种植户缺乏科学种植的意识,觉得传统的种植方式挺好。他一户一户上门动员,终于做通了一部分葡萄种植户的思想工作,让他们建起了大棚。不久,大棚葡萄的经济效益就显现出来了,葡萄售价几乎是露天栽培的两倍。

后来,曹街村还办起“浦江葡萄节”,一年一度,来的客人也是四面八方,不光自己到田里采摘,还要把后备厢装满才肯回去。曹街的“美丽经济”初具规模。

葡萄产业做得大,村民们的腰包自然也就鼓了起来。走在村里,小洋楼鳞次栉比,保时捷、奔驰等高档豪车随处可见。

两年前,根据浦江县农业局调查显示,曹街的人均农业收入达到了人均38000元/年。

57岁的洪冬仙是村里最普通的葡萄种植户。过去在外做生意,三年前回家种葡萄,4亩地,一年能赚8万元。再做点别的生意,日子过得挺滋润。

一串葡萄的新年期待

在曹龙水看来,这一切并不是终点。在村口,两段总长度约2.6公里的“葡萄长廊”已经完工。未来,这里将是一片藤蔓连绵、葡萄串串的美景。“一条叫七彩长廊,一条叫景观长廊,这会是吸引游客前来参观的新景点。”

2019省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曹龙水看到一句话:“推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他满怀信心地说:“我们村的‘葡萄长廊’正是践行了这一发展思路。”

走在村里,道路宽敞、整洁。村里投入了80多万元实现了道路硬化。村里建了大大小小的花园,移步易景,就连曹龙水废弃了的五金厂也改成了小花园。环保洗衣坊、小区充电站、乡村书屋、居家养老照料中心……一样都不能少。农村建设项目除政府补助外,资金缺口由村里想办法解决。

“如果村集体经济不行,很多事做不了。”曹龙水的心得是,乡村振兴绝不是‘饭来张口’。乡村要真正振兴,还是要依靠广大农民的力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不久前,曹街村与周围村庄整合,改名为横山村。猪年春节,村里家家户户挂起了红灯笼,还把堂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村民们期待,新村带来好运,希望能延续“葡萄村”的传奇,将“葡萄长廊”打造成农旅结合的新爆款,也期待“美丽经济”让村民们的“生态饭”越吃越香。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