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专题 > 2019 > 02 > 新春走基层 > 正文

【春运观察】“反向春运”:有子女在的地方,就是家

金华新闻客户端1月22日消息 金报全媒体记者 许健楠 唐旭昱/文  钟路 唐旭昱/摄  陈斌/摄像

“你什么时候带孩子回来呀?”“不回来了啊?”短片《啥是佩奇》中,李玉宝一听儿子不回来,难掩失落,便进城与家人团聚,还带去了一只鼓风机做的“佩奇”。

现年61岁的何绪强比李玉宝大三岁,今年过年,他去广东惠州的女儿家。1月22日上午,在铁路金华站,他正提着大包小包候车,行李中,最醒目的是迷彩色的编织袋,里头装着一个大玩具,是送给外孙的新年礼物。

至于什么玩具,他没有说,但肯定不是“佩奇”。为什么去女儿家过年?何绪强哈哈一笑,说:“有子女在的地方,就是家。”其实,他和很多父母一样,都渴望儿女回家过年。

何绪强和李玉宝,是“反向春运”家庭的缩影。有这么一群人,从家乡或别的地方来到子女居住的城市过春节。

从“常回家看看”到“常回子女家看看”

再远的距离、再艰难的跋涉,回家团聚是春节的真谛,也是不变的信仰。老何一家其实挺奔波的,花甲之年的他是河南人,膝下一儿一女,均已成家,外加他一个人。

儿子在义乌开淘宝店,儿媳是陕西人,今年春节,一家三口要去陕西过年,凑老爷子一起去。老何不愿意,嫌太远。说想去看看在广东惠州的女儿一家。

其实,这一路也不近。他买了一张硬卧火车票,这一趟去,要坐13个小时。他原本可以在义乌坐火车的,可是抢不到票,只能辗转坐车到金华,再坐火车南下去女儿家。

他带了方便面,还偷偷地在矿泉水里灌了满满一瓶白酒。无奈在安检处被查,一脸舍不得,也只好说:“不带了,扔了就扔了。”

除了那只编织袋,他手里还拎着一个红色礼盒,比编织袋小了好几号。“那是给女婿买的茶叶,也不是什么太高级的东西,意思意思得了。”只是给外孙的玩具,一点也不含糊,轻易不肯拿出来给外人看。

老何最记挂这个小外孙了。没事的时候老爱跟他视频通话,听他亲昵地叫“外公”。

除了河南,义乌、陕西、惠州这三座城市,成了这些年老何越来越熟悉的地方。于他而言,子女生活的城市,多了一分亲切感,住起来也不生分。跑来跑去累不累啊?“早就习惯了,我就一个人,子女在天南海北的,我也顺便多走走看看。”

老何说,时代不一样了。以前有首歌里唱:“常回家看看”,现在他是“常回子女家看看”。

交通便利,让“反向春节”成为潮流

的确,像老何这样踏上“反向春运”路的中国人越来越多。59岁的季苏(化名)是南京人,他的儿子在金华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五年前结了婚,也在金华安了家。今年过年,儿子要值两天的班,嫌赶来赶去太匆忙。季苏就说:“那今年就别回来了,我跟你爸来金华过年。反正也从来没在金华过过年。”

今天上午,两人坐高铁抵达金华。“三个小时真的快,过去想都不敢想。”季苏说,现在交通发达,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出个门也不累。这让“反向春节”成为可能。她甚至没带什么行李,除了随身一个装衣物的行李箱。

“空手就来了啊?”记者问。“是啊,一路上多轻松。”原来,她在出发之前,早就把年货打包寄出了,现在快递这么发达,江浙沪地区的邮费也不贵。省得一路扛过来了。寄的东西都有什么?“都是南京当地的特产,酱鸭、盐水鸭。买得不多,据说金华这边不太爱吃鸭?”

在她看来,“反向春运”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过去过年都要回家看父母,家是围着长辈转的,现在不一样,都是老人围着子女转,子女在哪,长辈在哪。

记者注意到,在春运的大军中,越来越多的老人,正是《啥是佩奇》中的主人公李玉宝的现实版,他们大多在家乡居住,子女在外打拼。逢年过节,他们便踏上与子女团聚之路,离开自己的故乡,到子女生活的城市过年。

据旅游网站携程的调查显示,90后已成为2019年春运的主力,同时把父母接到自己所在的城市,把父母安排住在高星酒店、在酒店吃年夜饭,感受不一样的春节,更成为不少90后表孝心的重要方式。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子女 观察 就是 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