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八版 > 正文

金博馆长眼中的“网红”

故宫“看门人”为文化管理者留下新标杆

记者 叶骏                    

“入宫”7年的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退休了。4月8日傍晚,这个消息毫无意外冲进热搜前十,国内诸多媒体争相报道。单霁翔此前的“网红”操作及其开放、亲民特质,让他的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远远超出其所处的文博界、文化圈。

金华市博物馆馆长徐卫也一直关注着单霁翔。“他最新的动态就是将于近日参加宁波文博会,继续推进故宫博物院的文创工作。一个人的上任与退休都成为大热,这并不多见。故宫现在的关注度空前,他之前几任院长都没有这样过。”

当然,单霁翔带动故宫的一系列“网红”操作,徐卫更看重其代表的精神。“文博引发关注、带动流量是好事,单院长给全国的文博界树立了一个标杆,推到了一个新高度,给同行打开了好多扇窗。这让我们压力不小,但更鼓励我们不能太保守,可以有更多的作为。”

对网红“看门人”的第一感觉

徐卫是武义人,毕业于复旦大学文物博物馆专业,2008年从武义调至金华市区工作,2014年任金华市博物馆馆长。此前在武义工作期间,他因为俞源、郭洞等地文保工作,与国家文物局有过很多接触,第一次见到单霁翔就是在武义。

2006年时,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的单霁翔到武义参加活动,徐卫随县领导一起到高速路口迎接,并在武义随行陪同。徐卫的第一感觉是,单霁翔为人随和,很亲切;朴素简单,吃饭等都怎么简单怎么来;思路清晰,讲话要点明确。后来在安吉生态博物馆开馆时,徐卫又碰到了单霁翔,并听了他做的报告。

这么多年来,徐卫对单霁翔其人其事颇多了解,尤其是他从国家文物局转任故宫博物院后这七年。“毕竟故宫是全中国人民、甚至是世界的故宫,保存的都是国之重器,国人都很关注。他当时是临危受命,当时故宫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没有实力大咖是镇不住的。上任后,他必须有一些大动作,他也确实做了大量工作。”徐卫说,只是没想到单院长的动作源源不断,故宫名副其实地成为国内博物馆的“第一网红”。

故宫开放亲民树立新标杆

单霁翔当院长的主导思想,是“开”而不是“关”,是“出”而不是“收”,文物应该是让人看、让人触摸,而不是秘而不宣。到底“开”到什么程度,与过度营销和商业化之间存在一个微妙的度,也让这位“出格”的院长处于夹缝中,尤其遭遇了这两年的口红、彩妆、开放夜场、火锅等等一系列事件之后。但可能很多人都忘了,单霁翔最大的愿望,其实很朴素:“将故宫扩大开放”。

徐卫说,单霁翔的开创思维,让故宫变得亲和了。一是过往“游客止步”的区域正变成展区、展馆,2018年故宫接待观众达到创纪录的1754万人次,超过排在第二位的法国卢浮宫700多万人次。二是让文物“活”了起来,故宫一直在文创领域积极探索,其“卖萌+搞笑”的方式及产品迅速俘获一大批忠实粉丝,也收获了巨大的商业价值,2018年其文创产值高达15亿元。三是与媒体的深度融合,很好地推介了原本沉睡的文物,激活了博物馆。近两年来,在《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上新了·故宫》等文化综艺节目及纪录片的影响下,故宫在消费者中的热度有增无减。这些都极大地拉近了年轻人,扩大了文物、文博的可看性与关注度。

徐卫认为,不管对单霁翔的作风喜欢与否,不可否认的是,他为新时代的文化管理者立了一个新标准。在这个新媒体时代,他成功吸引了更多的外行人对于600年紫禁城的重新关注,对于中国历史文化的全民全情投入。“这份关注,不仅在院长的流量光环身上,更在于人们前所未有地把目光聚焦在以往深似海的宫门之内,开始知道乾隆的秘密,皇帝怎么过大年,故宫的雪什么时候下,哪个角度最美。”

身边的博物馆也在改变进步

“北京最大的四合院”的看门人,是单霁翔作为院长最为人所知的标签,这来自他的接地气。发掘自身的文化内涵和外延,这是当下新媒体时代的选择,也是一种“适者生存”。单霁翔带着故宫拥抱互联网,在保有文化内核的同时,琢磨出一种符合时代的文化传播方式。

据了解,“网红”故宫给博物馆界打了一针强心剂,金华市博物馆也从2015年正式开馆后,努力走在更开放、更亲民的路上。在正常馆陈之外多做主题临展,去年还搞了74场宣教活动、60场巡回展;加强与北大、复旦及浙师大等馆校、馆所合作,还有与省博等的馆际交流;名家书画展、书画捐赠渐成品牌,婺州窑、茶文化、黄宾虹作品展等主题活动受欢迎;文博大讲堂举行文物修复、鉴宝等专场,免费开放……

如今,我国各地的博物馆正以一种全新的面貌出现在大众面前,获得人们的喜爱。跨界合作令博物馆在更广泛的人群间引发关注,让年轻人将视线投到博物馆上。“这些年文化创意大热,故宫IP很强大,创意很丰富,这给了我们不小的压力,但我们也会逐步加强相应的文创设计与开发。”徐卫说。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金博 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