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三版 > 正文

金华“愚公”与荒山较劲15年

半山腰上打造“世外桃源”

1328461_zps_1555049679688

劳作歇息时,练会儿书法

1328459_zps_1555049622563

老叶规划再建一个观景台

1328458_zps_1555049723438

 半山腰上的“英艳山庄”

记者 陈丽媛 文并摄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很多人向往陶渊明先生笔下归隐田园的生活,78岁的叶文庆也不例外。与大部分人不同的是,他将向往付诸行动。

花15年的时间,叶文庆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将一座只有13根毛竹的荒山变成了竹海氧吧。养鸡放鸭、栽树种菜,更不容易的是,他还在半山腰上建起了自己的“世外桃源”。这里有敞亮的四角凉亭,有厨房、卧室、书房、厕所,还有储藏室、酒窖、鱼池、健身房、观景长廊……这些都是他手推肩扛,自己设计施工,一点一滴地打造起来的。

叶文庆是婺城区安地镇喻斯村人,村上的老屋距离市中心约20公里,他却偏偏把钱和精力投在荒山上。现在喻斯村已经发展成远近闻名的生态旅游村,不少相熟的村民不无惋惜地对老叶说:“你这些钱要是用来在山下造房子,早就住进漂亮的大别墅了;要是用来建农家乐,现在也发财了。”叶文庆却不以为然:住在山上的好处太多了,现在连当初强烈反对他的子女都改变了想法。

竹林深处有人家

清明小长假的第二天,晴空万里。从市区驾车近1个小时,终于看到了喻斯村口的车队长龙。古香古色的水车廊桥、灯笼高挂的农家乐、人头攒动的小吃摊、点缀着五颜六色游乐设施的溪滩……热闹的场景今非昔比,从镇上到村里这一路也比几年前开阔了不少。不变的是连绵的远山、葱郁的古木、清澈的溪流,以及从村中通往大山深处的那条羊肠小道。

这条小路一边是溪水淙淙,一边是花田灌木,窄得容不得两人肩并肩同行。沿着它步行约1公里,四面已是群山环抱,抬眼可见北面山腰上有灰墙白柱,上覆琉璃红瓦,那便是叶文庆的“英艳山庄”了。

看似近在眼前,走到山脚却还有一段小路,等到眼前出现台阶状的山路,周围的景致便也有了变化。在红艳艳的映山红、金灿灿的油菜花、红瓣黄蕊的山茶花簇拥下,一座红砖灰瓦的简朴门楼显露眼前,额枋上写着“英艳山庄”四个红色大字,两旁的白墙上也书写着一副红色对联——“青松缀英迎贵客 红日吐艳拂春风”,让人精神为之一振。走进门楼,西边是菜园鸭舍,东边通往待客凉亭。这座凉亭可算是叶文庆家的客厅,比一般的凉亭开阔,摆着大小两张八仙桌,还有一组仿红木的沙发。凉亭的西侧是一套三居室的平房,有两间卧室和一个烧土灶的厨房,厨房外有一口水深近1米的鱼池。凉亭的东侧有依山而建的观景连廊,尽头依次是洗手间、狗舍和鸡窝。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可不就是《桃花源记》里的描述吗?也许是老叶管理有方,坐在凉亭里饮茶,眼前青山满目,身后炊烟袅袅,顿觉清风拂面,心旷神怡。泡茶的水是山中石缝中的一眼泉水,老叶说即使是最热的旱季,这个泉眼也不会断流。

平房里的卧室侧面开门,外面放着一组健身器械,一旁的白墙上是老叶自己写的“生命在于运动”。天气好的时候,这里也是夫妻俩晾晒笋干、菜干的场地。平房靠山处还别有洞天地设置了存储空间,藏着老叶待客的家酿。再往上走,地势陡然攀升,通向叶文庆新建的书房。房间四面采光充足,唯一的家具就是一张长桌,上面摆着红纸、笔架和墨水。书法是他最大的爱好,有了这间书房,他感觉在山上的时间过得更惬意了。

乐当“愚公”得健康

“英艳山庄”坐北朝南,坐落在曹基腰上。2003年,曹基腰还是一座荒山,村里没有人看得上,叶文庆却喜欢这里的环境,承包了50年欲发展毛竹经济。他清楚地记得,一开始,这座山上只有13根毛竹。

从村上的老屋走到曹基腰,来回得半个多小时。为了把毛竹种好,老叶索性在山腰上搭了个茅草棚住了下来。山中冬暖夏凉,空气清新、泉水甘冽,随手种点菜就能自给自足,而且还非常鲜美。老叶住得不肯下山了。他在家中宣布了自己大胆的想法:建凉亭、造房子。妻子谢玉岳倒不反对,几个子女却炸开了锅。“我们兄妹4个在市区都有房子,生活条件都不错。老人无论去谁家,都能生活得舒舒服服,为啥偏要在深山里吃苦头?”大儿子叶盎春反对得最强烈,叶文庆那段时间常往医院跑,胃和肝都不太好。“老人在山里万一发病了怎么办?造房子又是那么累的事!”

小叶不肯妥协,老叶一意孤行。几个子女商定:这回大家都不帮老叶,让他知难而退。

“英艳山庄”开建那一年,叶文庆63岁。勤劳朴素惯了的他,也不愿多花钱请工人帮忙,自己买好水泥、木料,用手推车一趟趟从村里往山上运。从山脚到山腰上的近百级台阶都是他慢慢砌起来的,砂石则是从对面白峰坞废弃的矿道里滚下来的。吃不消的时候,他也会请人帮忙,但自己也不会袖手旁观。就像愚公移山一样,老叶一点一点地实现自己的山庄梦。这个过程并不顺利,风大的时候,凉亭的顶被掀翻过,雨水多的时候,好不容易砌好的墙也被冲倒过。过程虽然辛劳,老叶却乐在其中。

15年过去了,13根竹子发展到了5000多根,老叶一根都没舍得卖,自己也像那些竹子一样“长”在了山上。在和荒山较劲的15年里,他几乎没上过医院。分析其中的原因,除了山上的自然环境,和自己的心态情绪,老叶说,还有就是刚开始住上山的时候,老友很少来,递烟劝酒的人少了,他不知不觉就戒掉了这两个不健康的嗜好。

谢玉岳搬上山后,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里的生活。“这里的生活很清静,种种菜、喂喂鸡,日出日落,一天就过去了。”老人的左腿有骨刺,走路有点瘸,不过除此之外,她的身体也很健康,每天都要上上下下地在菜地里忙活。

老人走到哪里,家中的土狗小黑就跟到哪里。他们养的鸡在毛竹山上闲庭信步,鸭子可以从鸭舍顺流而下,游到山下的小溪里,有时也会连爬带飞地来到山尖上,但天一黑都会老老实实地回到窝里。每逢周末子女孙辈们过来,从菜地里采摘新鲜蔬菜,和攒好的土鸡蛋、土鸭蛋分成四份,让他们带回家的时候,也是谢玉岳最高兴的时候。

夫唱妇随待客忙

“英艳山庄”取自两个女儿的名字,叶文庆说,以前有说法称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他却恰恰相反,希望女儿常回娘家。有了“英艳山庄”,孩子们果然如他所愿,回来得更频繁了,特别是女儿。儿子平均每周回来一次,女儿经常是一周回来3次,除了带着各自的小家庭回来团聚,他们还常把知交好友带上山。几乎每个周末,老两口都要忙着招待客人,乐此不疲。

“笋是刚刚从山上挖下来的,马兰头厨房前面就有一片,萝卜、青菜都是自己种的,鸡鸭也是我们从蛋里孵出来养大的……大家吃得开心,我们就高兴,一点都不累。”虽然“英艳山庄”位于群山环抱中,叶文庆和谢玉岳却都喜爱热闹。“英艳山庄”里,到处都是楹联题字,有的是叶文庆自己写的,有的是访客相赠的。碰上感兴趣的客人,叶文庆会兴致勃勃地把他们带到书房,泼墨挥毫、慷慨赠字。这是他在山上生活的乐趣之一,2015年他加入了金华市老年书画研究会。他喜欢写“寿”“福”,写好后再盖上自己的朱白对章送人。逢年过节常免费帮村民写春联、送福字。

走进青山绿水,喝着清冽的山泉水,吃着深山孕育的有机菜,在凉亭里坐看山中四时的变幻,来过“英艳山庄”的客人都向叶文庆竖起了大拇指。叶盎春现在非常感激父亲当年的执着:“首先是二老住在这里后身体更健康了,其次他们也为我们打造了一个待客休闲的好地方。说实话,我们请朋友去其他地方吃饭,都不如这里吃得原汁原味。吃完饭,大家还能爬山、溯溪、挖笋、拔菜,也挺有特色的。来过的人都对这里印象深刻。”

也有访客为老叶出谋划策:要是把“英艳山庄”做成特色农家乐,生意一定很不错。叶文庆摇着头说:“我不想赚钱,只愿一家人健康开心,子女们常回家看看。”

这几天,老叶准备把观景长廊再往前铺一段石阶,在南边建一个观景台,既方便自己放鸭,也欢迎游客上来走走。“全都不收费,欢迎大家上来喝茶观景。”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愚公 金华 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