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三版 > 正文

隐患不出网 纠纷分级调 案件庭前解

——永康“龙山经验”调查

记者 孙武斌 报道组 谭孝军

“5年时间,法庭收案量减少近一半,怎么做到的?”每个来永康市龙山法院学习考察的人都会提出这个问题。

龙山法庭下辖的龙山、西溪两镇,是“五金之都”永康的工业重镇,有1800多家企业、3万多外来人口,常有各类案件和矛盾纠纷发生。

在全国法院收案数量持续攀升的情况下,永康市探索以法治为保障、法庭功能前移、让纠纷尽可能地化解在诉前、案件尽可能地解决在庭前的“调解先行、诉讼断后”做法,形成“党政统筹主导、法庭职能前移、纠纷分级调处”的社会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 “龙山经验”。法庭的收案数从2013年的806件,降至2018年的413件,减少了48.76%。

2018年,浙江省、金华市主要领导在调研“龙山经验”时指出,“龙山经验”是加强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机制建设,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新时期“枫桥经验”升级版,对开创新时代基层社会治理新局面具有指导意义。由此,“龙山经验”也在全省得以推广。

走出法庭,培育调解骨干

2013年龙山法庭恢复设立,潘文接担任龙山法庭庭长。当时,他和助审员每人每天要审理六七个案子,忙得焦头烂额。除了办案,潘文接常在琢磨:怎么把收案量降下来?

那时,永康法院提出“调解先行、诉讼断后”的工作思路,即以法治为保障,法庭功能前移,让纠纷尽可能化解在诉前,案件尽可能解决在庭前。

潘文接就想出了“走”出法庭的“土办法”,带着法官、书记员下村走访,主动发现矛盾纠纷苗头,消除诉讼“隐患”。

一次走访中,潘文接得知:龙山镇发生一起建筑工人欧阳某某意外死亡的事故,家属围着包工头朱某讨说法。潘文接主动介入调解,以法庭名义联系上欧阳某某老家的江西省宜黄县法院,找到法律工作者和欧阳某某所在村党支部书记一起展开协商。最终,欧阳某某的家属没有起诉,各方达成和解,赔偿金当场给付。

经历此事,潘文接发现法庭职能前移,反而让工作更好做。于是,他提出“法庭培育调解骨干,骨干帮扶其他调解组织成员”的想法,组建调解员队伍,在村里设立法庭指导工作室、法治讲习工作室,培育基层治理调解力量。

一开始,由于法律常识匮乏,一些基层干部遇到矛盾纠纷“不敢调解”“不会调解”,干脆就让当事人跑法庭去起诉。针对这个情况,龙山法庭开展以案释法、集中授课、旁听庭审的办法,围绕“如何找准纠纷调解焦点”“调解中如何正确应用法律”“如何规范制作人民调解协议”等专题开展指导培训。

2018年,龙山法庭还启动“今日我当值”活动,每月请一名村干部到法庭值班,协助法庭工作人员在立案窗口受理案件,参与诉前调解。当地镇党委专门出台配合活动方案,辖区内村干部排班轮流进法庭、听庭审、解纠纷。

随着调解力量的增强,龙山法庭组建起调解人才库,请“两代表一委员”、村干部及有经验、有威望的调解能手参加。目前,共有379人报名成为义务调解员,基本可实现逐案选取相匹配的调解员跟踪调解。

潘文接说,龙山法庭的调解室使用率很高,八成案件在开庭前就已成功调解。2014年以来,法庭辖区内涉及非正常司法的20余起民事纠纷,经法庭指导调解全部妥善解决,无一起起诉到法院。法庭诉前指导调解案件由2014年的239件下降到18件。

党建引领,编织调解一张网

“坚持党建引领,是推进基层矛盾多元化解协调联动的根本保证。”永康市委书记金政说。龙山、西溪两镇党委都把法庭案件量作为评价基层一线自净功能的风向标。如果案件量增长,他们比庭长还着急。

龙山镇加强红色网格建设,制订农村党员干部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职责清单,明确如矛盾上交而网格未发现、未作反映的,将予以责任倒查、追究。西溪镇把网格员调解绩效纳入党员年终考核,作为星级党员评定的重要依据。

在考核与机制的推动下,各级调解组织从“可调可不调”变为“愿意调”“必须调”,尽可能多地将纠纷化解在诉前、解决在庭前。

龙山镇吕南宅三村曾是“问题村”,村内各类矛盾纠纷居高不下,镇干部进村难见村民笑脸,递交到龙山法庭的诉状也较多。龙山法庭主动对接吕南宅三村,在该村设立法庭指导工作室,成立“红星网格调解团”,从村干部到党员、村民代表层层认领矛盾纠纷,逐个调解调和纠纷,将“无讼”理念植入基层社会治理。如今,吕南宅三村成为“无讼无访村”。

推广吕南宅三村做法,龙山镇村村成立“红星网格调解团”,并从“省千名好支书”“年度好村官”等能人中选聘治村经验丰富的矛盾调解能手,组建“红色领军调解团”,对矛盾重点村定点联系指导,参与多元化解矛盾的全过程。同时,组建以区域党委为核心的“区域难题共商团”,化解区域内跨村的矛盾纠纷;组建以企业党建联盟为核心的“红色车间调解团”,重点化解企业员工生产难题、劳资纠纷;联合公安、检察等有关部门成立调解中心,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关联盟”。这五级治理团队,构成了全镇“调解一张网”。

大量诉前纠纷成功调解,群众的“心结”得以解开,龙山、西溪两镇已基本实现矛盾不出村、不出厂、不出校。

分层过滤,基层治理层次化

永康市法院将龙山经验概括为“党政统筹主导、法庭职能前移、纠纷分级调处”的社会矛盾多元化解机制。其中,关键问题是纠纷如何分级?龙山、西溪两镇创造了“分层过滤法”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模式。

第一层:网格调解+法律指导。有纠纷,网格员要第一时间发现、介入,想方设法就地调解处理;无法调解的,上报网格小组长,由网格长调处。

第二层:镇中心分流调解+法庭服务。不能就地调处的纠纷,一并进入镇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中心,根据纠纷的性质和繁简情况,分流到行业部门、派出所、检察室、劳动保障监察所等部门先行调处。法庭在各个环节提供法律服务,必要时参与联合调解。

第三层:法庭调解+法庭裁判。穷尽调解手段后,属于可诉事项的,引导诉讼。在这一过程中,法庭仍运用立案调解等多种手段开展调解。五年来,总的庭前调解率达80%以上。确实无法调解的,则加快审理进程,商事案件基本施行“三结束”制度,即庭审结束、宣判结束和法律文书制作结束,当庭宣判率90.66%,尽最大可能高效定纷止争。

在龙山镇综治中心,一张《一站式矛盾纠纷化解流程图》挂在醒目位置。各个环节,谁负责、谁参与、谁实施,都有十分清晰的处置流程和责任归属,形成了网格调解—村、企属地调解—部门调解—镇矛盾纠纷调处中心分流以及组织联合调解的诉前化解体系。

永康市法院院长楼常青说,纠纷逐层过滤,化解在基层、化解在萌芽,做到“隐患不出网、纠纷分级调、案件庭前解”,最终实现“纠纷下降、信访下降、社会综合治理能力增强”的良性循环。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隐患 案件 纠纷